10 凶冥杀阵2

青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茅山神婿最新章节!

    陆羽转身推开了宅院大门。

    一座普通的宅院。

    院子里有一方池塘,池塘里长着几片荷花,其中一片荷花上蹲着个蛤蟆。

    陆羽很想过去“一戳一蹦跶”,但不敢轻举妄动。

    除了蛤蟆,荷塘边的柳树上,还停着一只喜鹊,树下,还卧着一只狸猫。

    阵法,就跟游戏一样,内容越多,像素越高,越是烧显卡和内存——阵法越是详密,需要布阵之人投入的真元和精力也就越多,其中,活的东西尤其“烧内存”。

    但这种镜像阵法,又必须由活物来充当阵眼的枢纽,但假如只有这么一个活物,很容易被人识破,所以布阵之人往往还会布置几个活物充当陷阱。

    蛤蟆,喜鹊,狸猫,这几个活物,其中一个是阵法枢纽,其余都是陷阱,一旦选错,轻者被随即传送到阵法深处,重新来过,重者触发杀机,直接gg。

    如果时间充裕,陆羽有不少检验的方法,可以在尽量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慢慢试出正确枢纽,但是现在呼吸更加困难了,自己得抓紧时间!

    “可惜我身上没灵符,虽然有笔墨纸砚,现在画也来不及了……哦对啊,我有罗盘!”

    刚在小摊上几十块淘到的松木罗盘,没想到这会儿就派上用场了。

    当下取出罗盘,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中间的天池上,写下一个“敕”字,这是茅山一脉开盘的专门手法。

    一时间,磁针哗啦啦转个不停,并且上下浮动,这在风水上叫“跳针”,意思身在某个很大的磁场中间,因为缺乏参照物,罗盘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来定位。

    “乾为天,坤为地,万象入阵,逆转阴阳……”

    陆羽一只手拨动罗盘,根据指针的移动,脚下不停地走动,这个过程,有点像调整收音机的频段,使其接受到特定磁场传来的信号。

    突然,指针停下来,指向了某个方向,陆羽拨盘的手也停顿下来。

    “坎,甲癸,离宫,位犯壬、癸……哦豁,是这里了!”

    陆羽朝着指针方向快步走去,直接进了池塘,来到上面蹲着蛤蟆的那朵荷花边上。

    “还真是它!”

    这时,他的耳边突然想起布阵之人的声音:“少年,我辛苦布阵,好不容容易将仇人引到里边来,何必坏我好事!”

    陆羽不理他,伸手要去抓蛤蟆,突然心中一动,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

    擦,差点被他骗了!

    这是镜像阵法,阵中的一切,与现实都是正好相反的!

    好家伙,真挺阴的,故意求饶,想要干扰自己的判断。

    陆羽摇头笑了笑,转过身,往相反方向一点点搜罗起来,来到河边时,他拨开草丛,找到了一尾鲤鱼,浮在水面上,大口呼吸着。

    虽然看上去栩栩如生,但阵法中的活物,基本上是不能移动位置的,真想让它动也行,那就需要布阵之人投入极多的真元和精力。

    这样的话,可能都不需要别人破阵,他自己这边就先垮了。

    陆羽正要伸手捞鱼,突然一个“人”从天而降,朝他扑过来。

    定睛一看,是个方头方脑的白纸人,五官都没有,可见作法的人有多匆忙,连五官都来不及描,就把它丢进来了。

    这是他无奈之下唯一能拿出来的防御手段了。

    不过……也就是看着吓唬人,这纸人实际上没什么战斗力。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陆羽单手结成凤眼印,砸在纸人的白板脑袋上,只听砰的一声,纸人裂开了。

    碎裂成无数纸片,从空中落下。

    陆羽捞起鲤鱼,耳边,布阵之人的声音再度响起:“好啊你,咱俩这梁子算是结下了,敢不敢留个姓名!”

    “马宝国。”

    “好!姓马的,你给我等着!”

    陆羽不理他,将鲤鱼用力捏碎。

    周围的一切景物,都迅速融化,消失不见了。

    陆羽转头张望,发现自己站在一条偏僻的胡同里,四周景物,与之前阵法中那条胡同一般无二。

    不远处,一个光头仰面躺在地上,双手蜷在胸前,不住哆嗦着,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

    还好,有一口气。

    陆羽走过去,双手在他肚子上一通按,一边打量他的五官:吊眼,鹰钩鼻,准头尖细,口若覆船,光面相看,就是凶神恶煞之辈。

    “跟这种人打交道,得当心……”陆羽暗自提醒自己。

    “啊!”

    光头大叫一声,急促地呼吸起来,好半天,总算缓过来,低头朝身上看去,“咦,我身上的刀伤呢!”

    “阵法之中,都是虚假的,当然,你如果死在里头,那就是真的死了。”陆羽看着他,说道,“对方是个风水师,你是怎么惹到人家了,人家非要干死你?”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这个……说来话长,对了,他人呢?”

    “作法失败,当然逃了。”

    光头缓缓点头,眼中露出一抹狠色,但抬起头看陆羽时,神情却激动起来,“小兄弟,今天要不是你,我就得横尸在这了啊!”

    “别客气,毕竟是有偿服务。”

    光头愣了下,“哦对,哈哈,你不提我都忘了,走,咱俩先找个地方坐坐,我让人送酬金过来!”

    陆羽跟着他,出了古玩街,在路边找了茶馆,进去到包间里。

    光头喝了两杯茶,精神彻底缓过来,开始跟陆羽闲聊。

    他自称名叫赵五,是个古董贩子,至于跟那位风水师的恩怨,他没提,陆羽也就没问。

    轮到自己介绍时,陆羽干脆继续用“马宝国”这个名字,声称自己是外地来的,还没找到工作。

    “马老弟,你年纪轻轻,就能识破这样的风水杀局,实在了不起啊!”赵五冲陆羽竖起大拇指,恭维道。

    这时候外面有人敲门,赵五伸手开门,一个看上去三十来岁的男子推门进来,将一个手提包放在桌上。

    陆羽第一时间没去看包,而是盯着这人夹着烟的一只手。别人抽烟都是烟嘴朝着手心,烟头在外,他正好相反,烟嘴朝着手背,抽烟时候勾着手,把烟头用手腕遮住。

    陆羽心中一动,大概猜到了这两人的职业。

    “这是说好的五万块谢礼,马老弟笑纳。”赵五拉开拉链,然后直接将提包丢给陆羽。

    五万块……

    陆羽内心是激动的,这是他穿越之后,赚的第一笔钱,虽然有偶然因素,也算是开门红了。

    “马老弟,你擅长风水,有没有兴趣跟我合作一把,挣一笔大钱?”赵五品着茶,看似不经意地说道。

    “合作什么?”

    “这个,几句话说不清,等两天我这边安排好了,咱们见面细谈,如何?”

    “到时候联系呗。”

    陆羽大概能猜到他的目的,也没当场答应。

    赵五很满意,跟他交换了手机号,起身告辞,“我这边有点事,先走一步,这里茶不错,马老弟你坐着慢慢喝。”

    “我也有事,一起走。”陆羽跟他交换了号码,也跟着出了包间。

    开玩笑,走的晚的那个要付茶钱,陆羽之前看了物价牌,一百八一壶茶,够自己一家三口好几天的菜钱了。

    离开茶楼,已经快十一点了,陆羽坐车回去,愉快地买菜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