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坟茔怪相2

青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茅山神婿最新章节!

    “陆羽!”

    “你快放下!”

    众人大惊,生怕这个疯子会做出伤害病人的事。

    楚天城担心妻子,更是立刻就要冲过去,却被陈大师伸手拦住,睁大眼睛,瞅着被陆羽握住的那只病人的手臂,雪白的手腕上,赫然有两条交织在一起的血线,两段分叉,形状如一只简易版的蜈蚣。

    “这……”

    陈大师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大师,你手段高明,这‘死线缠绕’,自然不会看错吧?”陆羽瞅着他,静静地说道。

    内心却是也有点慌,他在赌,赌陈大师有没有开口认错的勇气。现在满屋人最相信的就是这位,万一他拒不认错……

    亵渎病人,冲撞大师,就凭自己目前这身份,根本担待不起,八成另一条腿也要被人打瘸。

    “陆羽,你不是个坏人,你现在放开我妈,事情还有转机!”楚莹莹咬着嘴唇,几乎在哀求陆羽了。

    “他……说的没错。”陈大师咬牙吐出这句。

    病房一下子安静下来,楚天城等人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转过头,怔怔地望着陈大师。

    “你小子是懂那么一点,不过也就是无意中看到了病人手腕上的血线……若是我先看见,我也猜得到是与阴宅风水有关,这很难吗?”

    陈大师的师侄、那位蔡理事也是风水大拿,面带不屑地反驳道。

    陆羽轻轻一笑,“你以为,我是碰巧发现的?”

    “青气上眉梢,必有外客到,青气下眼角,必是亡灵扰,青中带黄命门绕,多是先人……什么来着,对,多是先人没埋好,这风水总纲,陈大师想必也背过的吧?”

    蔡理事一脸惊奇地转头望着陈大师,这是哪家风水总纲,自己学艺多年,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陈大师没理会,盯着陆羽说道:“所以,你先看到青黄之气萦绕命门,才想到去检查手腕的?”

    “正解。”

    陆羽冲他笑笑,转头对楚天城说道:“阿姨的病根,出在你家祖坟风水上,治,还是不治?”

    楚天城彻底傻了,求助地看向陈大师。

    陈大师叹了口气。

    “这位小先生,说的没错。尊夫人的病,全靠他了,老夫技不如人,告辞了。”

    当下找助理要来红包,还给楚天城,一脸失落和尴尬地往外走,这时陆羽穿过人群,拉住了他。

    “陈大师,一时走眼,谁都有的,再说你带着这只魇回去检查,发现问题根源也是早晚的事,说起来也不算失手,另外到了墓地,有些事我一个人搞不定,还得请教陈大师,陈大师可不能丢下我先走了。”

    陆羽这么说,是不想砸了陈大师的招牌,导致两人结怨,毕竟自己初来乍到,别的不说,他也需要结识一两个当地法界的大佬,有事能帮衬一把,顺带,也能通过此人了解下这个世界的法术规则之类。

    陈大师能放下面子说出真相,让陆羽对他很有好感,想要争取下。

    “是啊陈大师,您之前的手段,简直惊为天人,大伙都看到了,这次拙荆的病能治好,您老可是头功!”楚天城是官场人,反应极快,也明白了陆羽的意思,上前拉住陈大师的手不放。

    陈大师十分感激地看了陆羽一眼,重新恢复笑颜,“也好,老夫正想见识小先生的手段,我陪你走一趟!楚长官,请带路去尊家坟茔,一探究竟。”

    “你们都留下吧,我亲自带两位大师过去就行。”楚天城吩咐道。

    陆羽嘴巴朝楚莹莹努了下,“她作为子女后人,还有事要做,得跟着。”

    楚莹莹神色复杂地望着陆羽,事情变化太快了,她到现在还有点没适应过来。

    “那个瘸子,怎么……该死!”

    望着与陈大师携手出门的陆羽,阿力表情扭曲,一拳砸在自己腿上。

    楚家是本地人,祖茔就在离市区不远的牛头山上,开车半小时就到了。

    楚天城扶着陈大师下车,又来扶陆羽,趁着跟前没人,低声说道:“陆羽,楚叔叔看走眼了,郑重跟你道歉,这件事,还拜托你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好说。”陆羽只是笑了笑,之前楚天城虽然怀疑他的实力,也在情理之中,说的话也不过分。

    楚天城带着大伙来到自己父母坟前,说道:“就是这了,我父母去世后,一直埋在这里,当时也找风水先生看过,并没什么问题啊。”

    陆羽观察了下风水,道:“非但没问题,这坟前坡后靠,沿山成林,是个风水挺好的地方。陈大师你看呢?”

    陈大师听他问自己,内心很受用,也四下观察一番,眉头皱起来,“的确,看这风水,是很不错,这就怪了……”

    “陈大师,你看这棵树!”陆羽伸手指向坟后边一棵巨大的柳树,大伙也都跟着看,但谁也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陆羽刚要解释,陈大师双眼一下睁大,吃惊道:“这树冠的方向,是反的!”

    大凡树木,都是朝南一边的枝叶格外茂盛些,因为接触的阳光更多,但这棵柳树却正好相反,朝北一边的树冠竟然比朝南一边繁茂得多,枝条全垂下来,有些直接搭在了坟上,将半个坟都罩在了树荫下面。

    陈大师内心道了声惭愧,如此异象,自己竟没能第一眼就看穿,不由得更加佩服陆羽的本事。

    “楚叔叔,这树一直都在这吗?”陆羽问。

    “一直有,但以前……似乎不是这样的?”楚天城挠着头,“我记不清了,要不是小陆你提醒,我根本就想不到这树有问题,小陆,这代表什么呢?”

    陆羽笑道:“楚叔叔,你觉得什么情况下,柳树才会无视阳光,硬生生改变树冠的朝向?”

    楚天城皱着眉,摇摇头。

    “在水边?”楚莹莹怯怯说道,“我记得在公园的湖边,好像柳树不管种在哪个方向,树冠都是垂到水里的,不过我不确定……”

    “没错,柳树喜阴喜水,它这北方既然没水,就只可能是被阴气吸引过去的,人死后,如果土葬,棺材会生出死气——死气也是阴气的一种,但随着棺材和尸骸的腐化,阴气会很快散去,除非有特殊情况,坟下成了尸巣,能不断产生尸气,又泄露不出去……”

    陈大师听到这,脸色早变了,急忙问楚天城:“楚长官,令尊堂是何时殁的?”

    “我爸二十多年前就没了,我妈……也有十一二年了,怎么?”

    “这么久……但尊夫人被魇纠缠,是这几个月的事,说明以前的风水没问题。”陈大师突然想到什么,朝陆羽看去。

    陆羽也在看他,点了点头。

    这块坟墓,被人恶意篡改了风水,并且做成了罕见的尸巣,甚至那棵怪异的柳树,也是这个风水杀局的一部分!

    已经不光是风水的问题了。

    这坟下面,很可能有僵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