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没有那么容易被打倒

进击的水蜜桃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冤家住隔壁:女人我要吃掉你最新章节!

    S市最昂贵的私立医院,VIP病房

    “衍哥哥,绑架的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我是被他们逼迫才不得已录了那段视频,如果我不照他们所说的做,就会被烧死。”巴掌小脸上带着滚滚泪珠,李可拉着唐衍的手,哭得梨花带雨,“衍哥哥,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绝对不会去伤害总裁的。”

    唐衍将她搂入怀里,宽厚的胸膛带着令她安心的温度,声音沉稳平静:“我相信。”

    她的人品他又怎么会不清楚,还记得在网球场,她不小心打死了一只小鸟,都跪地伤心自责了好久。一个这样善良的女孩子,又怎么可能去做伤害别人的事情。

    不必她解释,他都知道她遭受到了什么样的待遇和委屈。

    “真的吗?”李可抬起小脸,水汪汪的大眼闪烁着惊喜与感动,“衍哥哥,你真的相信我是无辜的?”

    唐衍点了点头,安慰道,“不要多想了,安心养病。”

    他的话一向不多,只喜欢用行动来表示。这件事情,他一定会替她讨回公道。

    如今,李可自然不会想着要去报仇,因为最紧要的事情就是让唐衍和其他人相信自己,否则唐家人对她的成见会更加深。

    “谢谢你,衍哥哥。”依偎在唐衍的怀里,李可的眼泪把他的衣裳都打湿了。

    然而,唐衍相信李可,唐家其他人却不相信她。

    “好了,资料都发出去了,只等媒体曝光了。只要消息一经证实,安远的股价一定暴跌。”按下了回车键,将邮件发送了出去,扬起帆一击掌,笑着对安如心说道。

    “嗯,等着看好戏吧。”安如心抱着小猪坐在沙发上,点了点头。

    出了“当众认罪”的事件,所有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安家这下子是同唐家彻底决裂了,S市大大小小的企业都纷纷见风使舵,立即同安远撇清了关系,连安远的员工上门都恕不接待了。

    而同时,新加坡的极速船坞公司也被曝出是一家皮包公司,在向安远付了一笔定金之后就再也音讯全无了。而这时,安天赐已将安远全部能流通的资金都压在了生产线上,包括那些签订了附加合同的贷款资金。

    再加上慈善基金的丑闻,一时间,安远即将破产的传闻甚嚣尘上。

    “安夫人,今天冒昧打电话来,是想问问您,这个月的利息钱能准时回款吗?”一大早,蓝欣的手机就没有消停过,都是各种各样的催帐电话。她很恼火,不知道是谁把她的号码泄露出去的,但天赐在警局协助警察问话,安远目前只能由她主事。

    “是齐老板吗?”目前最好不要得罪人,所以蓝欣还是笑着说道,“您放心,安远每个月的利息钱都还得很准时的。”

    对方似乎并不买账:“安夫人,恕我直言,现在安远的负面新闻传得沸沸扬扬,你也知道,我只是做小生意的,很担心钱收不回来。要不,这个月的利息钱我不要了,你把本金还给我就行。”

    蓝欣听得直冒火,这个齐老板,要不是以前有过一点交情,她怎么会同意这种小人物入资安远,赚钱的时候屁话不说,一可能亏钱就唧唧歪歪。

    “齐老板,你多虑了,安远再怎么说也是一家老牌上市公司,没有外界传闻的那样不堪一击。钱我倒不是不愿意退,而是既然已经签了合同,那还是按照合同办事吧。有什么问题请你直接找我的助理,我还有点事,先挂了。”蓝欣不客气地挂断了电话,气得瘫坐在椅子上。

    她的身边是公关经理廖碧倩。

    “夫人,您别生气,气坏了身体就不好了。”廖碧倩浓眉大眼,眉宇间透出一股女子少有的英气,她说话做事都很沉稳,此时劝起了蓝欣。

    “这些人真的烦死了。”蓝欣干脆关掉电话,对廖碧倩说道,“碧倩,这几天媒体这边还得辛苦你了。”

    廖碧倩笑得十分从容:“夫人,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蓝欣对人一向刻薄,但对于廖碧倩却是出奇地友善:“你别夫人夫人地叫我了,太见外,叫我伯母吧。天赐那孩子,也不知道怎么的,还不带你回家吃饭。”

    没错,安天赐正同廖碧倩在交往,但这只是蓝欣对其另眼相看的一个原因。廖碧倩的工作能力一直都很出色,尤其是在处理唐衍和安如心解除订婚的事情上,通过各种渠道将安家打造成了惹人同情的“受害者”,再利用广大民众憎恨小三的心理,反转了舆论攻势,令矛头通通对准了唐家,在廖碧倩高超的公关技巧下,一时间,安远的股价甚至还因为安如心被“三”的缘故有了上涨,淡化了慈善基金丑闻造成的负面影响。

    这样的人,蓝欣又怎么会不懂得珍惜?

    廖碧倩似乎有一点难为情,“我同总裁才刚开始——”

    蓝欣笑得十分亲切:“虽然你们交往的时间不长,但是我们全家上下都对你很有好感。改天伯母亲自下厨,你可一定要赏脸哦。”

    “谢谢伯母。”廖碧倩也不是扭捏的女人,蓝欣也就喜欢她的直率。

    聊了几句家常,廖碧倩就将话题转到了公事上:“虽然不知道是谁从警局探听到了当年撞人的案件,但是我也特意打探了,警方没有证据起诉天赐,这个公关危机很好化解,我已有了一套方案。”

    蓝欣仔细地听廖碧倩的话,越听越眉开眼笑。

    “伯母没有看错你,你果然有本事。”蓝欣夸奖道。

    廖碧倩微微一笑:“谢谢伯母夸赞。其实天赐的事不是本质问题,本质还是在于安远的财务状况,时间一长,资金漏洞会越扯越大,到时候很难办。”

    蓝欣的眼神变了变,敛去了笑容,沉默了很久很久,内心仿佛在经历剧烈的挣扎,最终,她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说道:“钱我可以想办法。”

    廖碧倩知道蓝欣的娘家在台湾也是有钱有势的,可是看她的表情,似乎不是要像娘家人求助,那她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