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曹家新贵1

一慕倾心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诸子百家由我做主最新章节!

    时间到了中平六年三月。

    时值暮春,合该是万物齐苏之时。只是今年的春天似乎来的特别晚,往日里早已花开荼蘼的洛阳,在夜间依旧能够感受到严冬的彻骨寒意。

    在帝国皇宫的宣平门前,屹立着一队头戴九凤朝阳乌金盔、身穿鱼鳞玄铁甲胄的“汉家武卒”。个个脸色神情肃穆,身姿挺拔如枪,气势如虎。

    而其中那个身披红锦百花披风的年轻小将,便就是我了。

    暗蓝色的天空有些迷蒙,高空中悬着一轮溶溶的明月,洒下银色的光华。

    月亮女神赠送的银装素裹的确很美,但却给不了我丝毫的温暖,唯有这耳边呼呼作响的风声,伴随着我左右。

    “——呼呼呼!”

    又一阵疾风掀过,扬起细密的风沙,如无数利刃打来,叫人难避其锋。

    我不得不裹紧了披风,身子紧贴着宫门内侧,好让自己尽量避开这沙石和冷风的吹袭。但这风却无孔不入似的,依旧如刀一般,割的我脸生疼。

    我仰头望月,目光有些飘渺和空虚,不禁喟然长叹道:“难道这,就是我努力的结果吗?”

    忆起我幼时束发读书,向父亲言明志向时的情形,我不禁感到自惭形秽,心底变的哀凉起来。

    话说,那时父亲问及我的志向,我心里顿时就想到了三句话。

    第一句是《史记·项羽本纪》中的“彼可取而代之也!”

    第二句是《史记·高祖本纪》中的“大丈夫当如斯!”

    这两句话说的是楚霸王项羽和汉高祖刘邦,分别见到秦始皇出游时,仰慕他的无上威严、华丽高贵、赫赫权势时,所感叹的一句话。

    而我想到的第三句话,则是《孟子·滕文公下》中的一句经典:“一怒则诸侯惧,一息则天下安。”

    这是评价战国时候的张仪、公孙衍二人的一句话。

    这几人皆为人中之龙,其旷世功绩犹如昭昭日月,任凭历史长河的滔滔之水也淘不尽他们的光辉。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那一刻,突然间就想到这几句话。

    正想着说句媲美这些话的句子时,我才发现,自己胸中的笔墨着实有些少了。

    这一时仓促,我竟没有回答上来,急的脸色通红,身体也有些微微颤抖。

    这时,叔父曹炽却在旁边说话了。他长叹了一口气,颓然道:“唉!我侄孟德焉能如此无为耶!”

    “哼,这是什么话!你咋不对你家儿子这样说?”

    闻言我大皱眉头,心中有着万般的委屈和无奈,用希许的目光望向父亲,希望他不要因此而误会了我。

    但却见父亲听了他的话后,脸上表露出难掩的失望和垂丧之色,好像是认同了叔父的话。

    他看着我的眸光已不复平日里的沉稳,有些黯然,黑色的瞳仁里似乎充满着无限的苦涩,像是遭受了沉重的打击。

    他无言审视我片刻,然后摇了摇头,转身拖着一席好似灌了铅的身体,离我而去。

    并且,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很难见到他对人言笑,而对于我的解释,他更是视若枉闻。

    有时我闹得厉害了,他就索性不再见我,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发呆,一闭门,就是大半日的光景。

    而我只能隔着厚厚的窗花,悉听他那絮乱的心跳声。

    这让我极度郁闷!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混蛋叔父造成的!

    为了证明他的话是错的,我赌气跑到了汝南平舆许邵那里,想让他品评一下我,借此来改变父亲对我的态度。

    对于许邵这个人,我略有耳闻。

    他号称传承于在春秋、战国时候盛极一时的诸子百家一脉,乃名家后裔。自诩独具慧眼,识尽天下英才,人称“拔士者”。

    其实,我也不相信他会有这么大的本事!他的眼也不过是黑白相间,肉眼凡胎,又不是火眼金睛,若能“识尽天下英才”,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但我又听说,他谈论乡党人物,一张利嘴或褒或贬,不久之后居然能够验证其言。

    并且更为难得的是,受他肯定或赞扬的人,身价陡增百倍,从此一步登天。

    一时之间,四方志士慕名云集,聚会于平舆请他品评,连他随口说几句话就被誉为“月旦评”,传的神乎其神。

    在这个时代里,名望是最为重要的东西。

    德高望重的人不仅会受到士人敬重,更能够得到官方认可,甚至能够借机谋取一些官职。

    当然,这一条也是我最为看重的。因为我到了弱冠加笄的年龄,想出仕做官,光耀门楣。

    于是,我在无奈之下前去找他。一路上心里满怀希冀,盼着此事能够提升我的名望,运气好的话,还能谋个官儿当当!

    可是我到了平舆地界儿,才知道许邵这家伙的架子有多大。

    登门拜访,礼节自然是少不了的。

    我先是亲自登门送了名刺,这期间自然少不得准备一份价值不菲的礼物,又陪着许府的管家说了一堆温颜软语的措辞,临走之时还揣给他三五贯钱……可竟在这样的诚心之下,我依旧入不得许府半步。

    最后,我又在平舆等了足足有半个月的时间,这才见到了许邵——这个老得掉渣的家伙。

    和想象之中的不同,他没有世外高人的仙风道骨,亦没有鹤发童颜,我所见的只不过是一垂暮老朽而已,风吹即倒的那种。

    我都有点怀疑他是不是冒牌货!

    不过唯一值得称赞的是,他有一双墨色的眸子,暗光沉沉,竟宛如泛着光泽的灵曜石一般。

    很是符合我在路上打到的,别人对他的称赞:许君的慧眼那可是能从沙砾里辨识出金镶玉的!

    他见我之后,一双沉静的眼睛陡然间精光四射,看我的眼神也变得锐利如刀,凝视里有一种惊讶和不可置信的含义。

    我以为他是惊讶于我形貌昳丽、器宇轩昂,心中不禁暗暗窃喜起来:“唉!像我这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男子,在女闾吃香就已经很让我不好意思了,没想到今日连这五旬老翁也……咳咳,他该不会有龙阳嗜好或者断袖之癖吧!”

    对上许邵的目光,我的心里有些打颤,他该不会对我有些什么特别的意思吧?

    我的性取向可是十分正常,消受不起这等艳福呀!

    ps:1.项羽和刘邦大家应该都熟悉,但张仪和公孙衍的风光要胜过这两人数倍,有兴趣的可以百度一下。2.这是我的第二本小说,质量人头保证。新书冲榜,急需各位书友的收藏和推荐票,求支持啊。如果看的爽,那就投票、收藏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