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曹家新贵2

一慕倾心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诸子百家由我做主最新章节!

    对于我的相貌,我自信比及战国时候的美男子徐公和宋玉,也不会逊色丝毫!

    这一点并非是我自夸,实在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我儿时的玩伴,像曹仁,曹纯,曹洪……他们都用“谯郡第一美男子”来称赞我。

    还一个个的要把自家妹妹往我怀里送,妄想与我结为秦晋之好……好吧,我托大了,这几个人家儿貌似都没有妹妹,夏侯兄弟家才有个刁蛮小妹。

    来到许邵书房后,我来不及等待他出言赞美,便娓娓道明来意。

    但哪里知道在我说出这番话之后,他竟当即表示拒绝!

    他双臂拢于胸前、背对着我,一副趾高气扬的态度,让我眉头大蹙:要说我曹操还是第一次用热脸去贴别人的冷面!

    心中暗敷道:难道是我送的礼物还不够贵重麽?还是他有意如此……我有些不悦,但却无可奈何。

    我按捺住心中的不耐烦,很贱的赔着笑,苦口婆心、好说歹说的规劝他,甚至是请求……但他却是死活都不肯给我品评。

    最后,他又搬出个什么狗屁规矩“三不品”来搪塞我:第一,心情差不品;第二,天气不好不品;第三,相貌不合意也不品。

    “这干瘦老头儿,丫的事儿还挺多,真是个难相与的主儿!”

    我气愤的白他一眼,然后扭头看了看外面阳光明媚的大好天气,又疑惑的看着他手捻胡须、悠然品茶的样子,登时恼怒起来!

    哼!

    什么“三不品”,分明是故意刁难于我,想让我跋山涉水、翻山越岭白走一趟!

    想耍我?没门!

    你丫还老了一点!

    我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来到这里,自然不肯因为他的什么“三不品”而饶他。

    煞气在我的眉间凝聚起来,我决心要搞一搞他!

    我心思很活络,眼珠一转,一条妙计便在脑海里形成了。

    我微微一笑,跳到了他的身畔,在他惊异的眼光之下,抓起了他颌下那缕白花花的胡须,然后又很无赖般的钻进了他的怀里,虽然他是男的……我使出了死缠烂打的撒娇本领,好慢丝条理的折磨他!

    在折腾了一番之后,这个倔老头儿终于执拗我不过,勉强低头屈服了。

    “你读过书吗?”

    他脸色被我气的发白,看向我的眼中饱含愠色。

    说话的时候,胸腔一起一伏,那被我扯得乱糟糟的胡子也跟着一抖一抖,一点也没有了刚才闲云野鹤般的气定神闲。

    在我看来,这倒是有趣极了。

    不过,他问的这个问题着实是句废话!

    想我曹操六岁识字习文,八岁通读百家之书,十岁已经出口成章,十五岁成名沛国谯郡第一才俊……这虽然是铁打的事实,但是我绝对不会这么说的,因为我有些顾虑。

    我刚刚惹恼了这老头儿,如果在向他说出我这般辉煌的成绩,他一定免不得要对我质疑,以为我是在大言不惭!

    虽然我知道这是他的嫉妒心在作怪,但在另外一个层面上讲,老人们总是希望年轻人都是循规蹈矩、内敛含蓄的,所以如果我的回答能更委婉一些的话,想必更能够得到这老头儿的好评!

    想到此处,我故作洒脱的向前迈出一步,负手而立,对他目不斜视道:“不曾读过!”

    我的声音掷地有声,仿佛不读书是一件极其高雅的事情,做足了低姿态!

    我想他对我这般谦虚低调,一定很满意!

    但谁知道我话音刚落,这老头儿的脸色顿时一凌,眼中的愠色即刻变为惧怕之色。

    那双眸子微合,黑褐色的瞳中闪现出一个“十”字星般的光点,好似捕捉到了什么。

    他眉色深凝,神情庄重,当即拍案而起,用手指着我道:“你说,天有头呼?”

    “有之。我曾听闻:在商纣之时,上帝有灵,曾探首西顾西岐,以告周王起义,乃有八百诸侯会盟孟津,以灭商纣。故此,天亦如人一般,有头!”

    想要考我“武王伐纣”的典故麽!呵呵,好笑!

    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嘴角上扬,伸手将他指着我的手指给拨了下去,心中笑道:老头儿,随便用手指人可是不礼貌滴!

    “那、那、那天可有耳、耳乎?”

    他似乎被我的聪明智商给吓住了,满脸的惊骇之色,声音中亦有禁不住的颤抖,刚才指责我的手指也慌乱的扶住桌案。

    他的反常行径令我有些莫名其妙,我有这么可怕麽?

    真不知道他到底在担心什么!

    “有之。天处高而听卑,常闻人云:鹤鸣九皋,声闻于天。若天没有耳朵,那它何以听之?!”

    我依旧不假思索,张口说道。

    因为这样的问题对我来说简直是小儿科!

    ……

    这个老家伙,天马行空的盘问着我一些不着边际的奇怪问题。

    而我是第一次前来品评,也不晓得名家平时的品评流程到底是个什么样儿!是矣也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心中则暗暗盘算着他有没有在故意哄骗我。

    忽然之间,我心中想起了一个关于名家的典故:“白马非马”。

    这“白马非马”说的是名家的一位大贤——公孙龙的故事。

    有一日,公孙龙看上了儒家大贤孔穿(此人乃孔子六世孙)所乘的一匹白马。

    这白马矫迅异常,价值千金,公孙龙喜欢的不得了。

    翌日,他便去孔穿家做客,席上,他故作无意间提起一句:“唉,这世间白马非马!”

    孔穿听闻,面带嘲讽、鄙夷之意,心中暗道:这名家大贤如何不品人,反倒品起马来,难道他的精神有些问题?

    莫不如叫我耍他一耍,也好让儒家的风光压过名家一头。

    于是道:“鄙人前日偶得一匹白马,不知优劣,公孙兄见多识广,不若给品评一下?”

    公孙龙心中窃喜,当即应允。

    二人便来到马厩之前观赏白马,片刻后,公孙龙道:“这白马是白马,却并非是马;这马是马,却并非是白马……”

    一番设有圈套的言辞下来,居然让有心要他出溴的孔穿,当场承认了“白马非马”,而且他还非常恭逊的让公孙龙牵着白马,洋洋得意的回家了。

    念及此,我忽的想到一个问题:

    假设这老头儿有家财十万贯,但是,这十万贯钱却并不代表着他有钱了。

    既然他不是有钱了,那便是没钱。既然他没钱的话,那这十万贯岂不就是……就是我的了!

    呵呵,我对名家的思想有点喜欢了。

    ps:1.关于公孙龙,大家不熟悉的可以百度一下,他绝不是个好鸟。2.求兄弟姐妹们给点力,新书还在裸奔,求大家给赐个马甲!收藏一下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