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曹家新贵3

一慕倾心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诸子百家由我做主最新章节!

    心随所想,我脸上便流露出一丝狡黠的神色,手上自然而然的托起茶盏。

    盏中茶水莹莹生碧,似有烟霞袅袅,真是绝品好茶。

    我低头抿了抿里面的香茗,清冽沁香溢于口中,一股沁人心脾的爽意直通全身,美得不得了!

    我心中啧啧的赞了一下:这老头儿好会享受。

    哪里晓得这一番动作,看在这对面的老头儿眼里,竟让他浑身战粟起来。

    他脸色惨白如霜,像是见到了十分可怕的东西,“咯噔”一下,瘫坐在案几旁,形如死灰。

    这老头儿有毛病吧?

    这丫搞得我有些无语!

    我疑豫一下,方才想起好像自己还没有回答他的最后一个问题,似乎他问的是:“天有姓呼?”

    我无暇再去想这个无聊的问题,慌忙的扶起老先生,但哪里知道他居然不知好歹,一下把我推开。

    然后他提笔甩墨,龙飞凤舞,在蔡侯纸上慌乱的写了一席字:“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也。”

    书写罢,他便呼天抢地,逃也似的飞出去了。

    不,准确来说他应该是窜了出去,像受惊了的蛇一般,连衣袖被门畔凸起的木刺扯坏也没在意。

    “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也!”

    我不去管他,走到桌案前拿起蔡侯纸,仔细的品读、斟酌着这一句话。

    我凝眉一想,有些怀疑:是不是这白胡子老头儿生气,故意要骂我。

    “奸雄?”

    我奸吗???

    我喝花酒给钱,我逛女闾付账,我给的五铢钱从不缺斤短两,他凭啥说我奸?

    “哼,明显是带着个人感**彩的、不负责任的极端伪评价,小爷再也不来找你品评了!”

    我为此生了一肚子气,愤愤不平的回了家。

    当然,我不是爱吃亏的主儿。

    在临走之前,我带走了许邵书房中所有的上好茶叶,又大闹了一番,这才作罢。

    我回到家,小心的把许邵的手迹稍微改动了一下,然后把写着“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英雄也”的蔡侯纸,送到了父亲面前。

    他此刻仍是不愿见我的,因为我的平舆之旅是不辞而别。在他的眼中,我依旧是那样的放荡不羁,没有摆脱少年心智。

    不过,当他拿起我递给他的蔡侯纸,念出那上面的字迹,又看到名家许邵的印章时,那冰冻许久的脸庞终于开始展露笑颜了。

    这一笑,父亲恍若年轻了好几岁。

    可见他也是知道许邵本事的,见此,我深感不枉平舆之行。

    他双目绽放出熠熠神采,看着许邵的那幅手迹连连点头,似在细细品味其中的内涵。

    半晌之后,他像是领悟到了什么,伸手怜爱的摸了摸我的头,一片慈爱的模样竟像极了我已故去的娘亲!

    这是父亲不曾表露出的柔情。

    这一刻,我想起了娘亲,想起了她对我的种种关爱和无限包容。

    幼时的我无论闯了多大的祸,她对我都不曾责怪,总是笑眯眯的蹲下身子,摸着我的头说:“我们的阿瞒很聪明,总有一天会长大的,对不对!”

    旧时的记忆一幕幕闪现在我的脑海,如电影剪辑一般……我仿佛又回到了偎依在娘亲身侧的日子。

    可是我很清楚,那样恬静的日子不复存在了!

    顿时,我觉得眼底一阵酸涩,似有湿意堪堪浮出,但我强忍住了!

    我明白此刻的我,必须要以刚毅的面貌出现在父亲面前,这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他审视我良久,方捻须道:“吾儿孟德天资,吾弟不识,何其愚也!”

    他的声音中有一种充满豪气的欣慰,像是看到昔日栽下的幼苗,今日已成长为了参天大树!

    “父亲过赞了!”我谦逊回道,声音很是中肯,并没有表现出极大的欣喜。

    此刻的我,表现的不骄不躁,十分勤勉,但心中的欢喜和得意却早已经无以复加了。

    我能够想象得到,下次叔父再偷摸向父亲告状,被父亲大声呵斥时所流露出的惊愕和吃瘪表情!

    我想,那场景一定会很美妙!

    而且,到时候我一定要拉着子廉一起看他出溴!所谓“子廉”,也就是叔父的儿子,我的从弟——曹洪!

    但不幸的是,我还没等到看叔父笑话的时候,就大病了一场。

    不知怎的,我自平舆回来之后,时常的做一些无厘头的“恶梦”。

    梦里的场景光怪陆离、震世骇俗,常在夜半时分惊得我一身冷汗,乃至于有次还把我给吓尿了……咳咳,那夜是喝水太多了,没忍住。

    另外,如意这个书童兼丫鬟,真是太可气了,只顾兀自贪睡,竟不知道伺候我起夜,这岂不是白白养了她。

    在梦里面,我看见没有马拉的车跑的居然比马还要快;拿铁造的大鸟竟然比鲲鹏飞得还要高;水中的大船也能如游鱼一般,沉入水底……

    梦中我见识了许多闻所未闻、世所罕闻的东西。

    恍若进入了另外一个充满传奇的世界一般。

    更甚至,我在一个长着四方扁平脑袋、整天呱呱叫的怪物脸上,看到了我自己!

    你说我这病怪不怪?!

    所幸的是,这怪病在一个月之后就突然间好了,而且之后也在没犯过。

    我曾一度怀疑这是许邵那个老头儿,又或者是混蛋叔父,在背后诅咒我的缘故。但我的猜测对不对,那我就无据可考了。

    我所能做的只是将自己此时的症状记载下来,等哪一日寻到不世名医,在向他问诊。

    因为我怕这病会留下后遗症!

    大病初愈之后,我便去了谯郡第一女闾:燕春楼。

    许久没来光顾燕春楼了,这里居然又新来了一批勾栏美人,传说是花了大价钱从西域买来的,颇有异族风情。

    我叫了几个过来观赏,这些人的相貌果然不同寻常。

    从中点了两个姿色上等的红牌姑娘,左拥右抱着陪我喝花酒。

    酒过三巡,正在温存的时候,我不经意间瞥见一人。

    观其音容笑貌、身形姿态,像极了我的损友袁绍。我站起身来,仔细定睛一看,居然还真是他。

    袁绍出身名门,却生性妄自尊大,受不惯族中长老约束,名义上尊崇长辈,但暗中却每每与之背道而驰。

    是故,我儿时常与他一起玩耍厮混,干些不为人知且不为人耻的“大事”,也算的上是“共患难的故交”。

    只是几年不见,他的变化着实有些大了,我刚刚才仔细辨认了一下。

    现在看他的身材,虽然比我略高了那么一丁点儿,但看上去还是像个肉墩子,就算是搭配上璀璨绝美的华服,亦是不能掩盖他可笑的缺陷。

    不知道要比俊美绝伦、身姿秀雅的我输了几筹!

    我望着他的背影笑着摇头叹息:真不知道他这几年去哪逍遥快活了,竟将自己养的这般臃肿,像这样的大块头,可真是肉肆上的一品货色呀!

    路过错过,绝对不能放过。

    我热情的将袁绍招呼过来,替他叫了几个姑娘作陪,又不着声色的奉承了他一番,他便飘飘然的不知所以,春风得意起来,很有风度的请我大吃筵席,而且声明是他最后付账。

    这好不畅快的玉盘珍馐其间,自然免不得一番高谈阔论。

    席间,他邀我去帝都洛阳干一番大事业,说的吐沫横飞、天花乱坠,大有一副到了洛阳城,我就能飞黄腾达的架势。

    他虽说得光彩,但我却知道,他四世三公的家世门风,早已铸就了他好高骛远的心性,所以眼高手低,再也难成大事!

    若是小时候的我遇到这样的状况,定会忍不住要对他嗤之以鼻,喷他一脸:“当我不知道么,你志气大而智力小,色气厉却胆子薄。典型的胸大无脑,根本没啥本事,小爷才不去呢!”

    但此时的我,却只是笑着推脱了几句,并未放在心上,只向他举杯道:“本初兄,喝酒,喝酒!”然后便碰了一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