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刘四婶寻短见

莲花江华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方圆之狱最新章节!

    村口不远有一个很宽大很深的大水塘,这水塘主要是为了防止天旱横穿田野的那条河沟没有水时用来灌溉稻田的,平时很少用得着。

    不过,这宽广的水塘却是村里女人们在和自己男人吵架后用来演绎跳水自杀的绝佳之所,就像一个专门用来演跳水自杀的“影视基地”。

    它确实是一个表演自杀的最佳选择,其优势如下:

    一,湖水干净,就算被灌进几口也不会因为水中的细菌而感染疾病;

    二,水底也没有乱七八糟的怪石和碎玻璃,跳下去也不会被石头夹住脚或者脚被玻璃划伤,方强辉的老伴十年前就因为糊涂地没有选择好地方,去跳田野里的那条河沟,人没有被淹着,脚却被碎酒瓶划了一道大口子,杵了半个月的拐杖才恢复。

    三,水的深度刚好让人不能怀疑他们的自杀是装腔作势的,水太浅,怕被人们察觉出来这跳水自杀是一个闹剧。水湍急怕跳下去变成假戏真做给冲走了。

    如此演戏的好地方,也曾经上演出了几场好戏,李嫂在这里表演过,朱三娘在这里哭闹过,陆伯娘在此也留下过深刻的足迹。虽然她们的自杀最终都以失败告终,但却对村里的人们而言水塘真的不错。

    “又去跳水了一定!”

    王天华和顾小浩一直和大人们看着刘四婶和刘四叔的唇枪舌剑的较量,也亲眼看见四婶朝村口发疯似的跑去。

    人们心里也清楚一场跳水自杀的好戏又要上演了,于是,不知是出于对四婶的紧张还是因为有热闹看,总之是个个都朝村口追去,看样子就像怕去晚了没有亲眼看见四婶跳水自杀会给自己带来遗憾似的。显得都是那么匆忙,那么争先恐后。

    四叔也有些紧张,他从来没有这么跟四婶吵闹过,要是四婶真的想不开跳水了,那可就追悔莫及了,但是一想到四婶那可恶的阴阳怪气的声音,与人们打情骂俏的动作,矫作含羞的嘴脸,心里怒火又冲了上来。

    他假装满不在乎地慢慢跟在人们的后面,但是心跳加速的厉害,他与众人朝水坝而去。

    到了水坝,却意外的看不见四婶的人影,这可是非常奇怪的现象,以前李嫂他们在这里表演是不像现在坝上没有人呀。

    “难道四婶不是来自杀的?”马树伦已经酒醒,嘻嘻哈哈的跟在人群中来瞧热闹,见水坝上没有人,心下好像有些失落地对身边的屈二狗说,“或者是不是去了别的地方?——哦天啦,千万别傻乎乎的想着去跳那条河沟,方强辉的老婆可是一个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例子。”

    “最主要的是我们扑了个空,没有看见四婶影子,还得四处寻找。”

    屈二狗瘪瘪嘴,看来还真失望。

    “这里有只鞋!”

    失望的人们正四处张望寻找四婶踪影之际,王天华在水坝一处看见了一只千层底面绣花布鞋,四婶离去时还穿在脚上的那只。

    大家急忙上前仔细的看了看,认定确实是四婶的那只鞋以后,众人再看看这水面,有一大片地方的水是浑浊的。

    “这次不是装的,一定跳下去了。”马树伦叹了口气,“四叔出手那么重,四婶一定是伤心过度然后想不通真的就来自杀了。更可惜的是四婶跳下去挣扎时的动作一定很滑稽,这样的精彩场面是看不见了,真遗憾!”

    “不错!”屈二狗睁着眼睛使劲的看着那片浑浊的水,就像他能看穿水底一样,说,“四婶一定是在腰间栓了一块大石头,现在已经沉到水底了。”

    “太残忍了,”李嫂嘟哝着,“四叔太狠心了,居然逼死四婶,这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啊,看他四叔如何向四婶娘家交代。——不过,四婶也太不爱惜自己了,装就装呗,何必要那么认真,真是贱命一个。”

    刘四叔心里更慌了,他也顾不得面子,双腿跪在水坝上哭喊起来:“老伴了,你为哪样想不开呀,我还以为你只是吓吓我而已,想不到你真的自杀了。都怪我呀,都怪我呀。”

    他边哭边用巴掌扇着自己耳光,忏悔着自己的不是。

    “他四叔先别忙着哭丧,”马树伦走上前来拉着四叔说,“先把四婶捞上来,对着尸体哭那才体现你的真心。”

    四叔一听这话,虽然有些生气,但更确定他老伴真的跳水了,而且现在一定死了。于是哭的更伤心了。

    哭了会儿,他似乎想起什么,一下子爬起来,拉着马树伦和屈二狗的衣襟瞪着眼睛骂:“就是你们这些酒鬼,杂碎们,你们要是不强行灌我老伴的酒,她也不会和我吵架,更不会跳水自杀。我要你们还我老伴。”

    “老鞭子!”屈二狗向后退让挣脱刘四叔的手,说,“关我球事!又不是我要灌她酒的,是她自己要喝,我都被她灌醉了,现在头都还有些晕呢。”

    马树伦也是向后退让,说:“简直是胡扯,我们本来不要她喝的,是她硬要找我们喝酒。你管不好你婆娘想拿我们出气?”

    李嫂走过来,劝说着:“算了,现在说这些是没用的,赶紧找根长点的竹竿或者说木棒之类的,在浑水里搅一下,看看尸体在哪个地方,先捞起来再说了。”

    “我已经找来棍子了,”顾小浩气喘吁吁的从村里跑来,肩膀上扛着长棍子说,“这棵棍子能用吗?”

    “又不是抬年猪,这根棍子太重谁能用?”方强辉的老婆斜脸白了看顾小浩一眼,口里喃喃说,“草包!”

    她的这话却被顾大娘听见了,顾大娘气愤的走过来看着方强辉的老伴说:“他方伯娘,你说这话是啥意思?什么草包?我娃有哪些地方得罪你了,你要这么记恨他?你难道看见男娃就生气吗?”

    顾大娘这一说,方强辉的老伴顿时脸一阵青一阵白,她认为顾大娘这话里藏着话,意思是在嘲笑她生了六个女儿,这可是方伯娘的大忌。

    她对于生了几个“赔贱货”而没有一个继承方家香火的男娃心里着实有些尴尬,为此还躲过计划生育,可是躲来躲去还是生的是女孩,生了五六个只好放弃了,但是心里始终不大甘心,也觉得生了六个女娃儿甚为丢脸。最怕村里人笑她不会生,所以,村里只要对她提起生男娃的事情,她都觉得这些话是故意在嘲笑她。

    顾大娘这么一说,她先是尴尬,接着非常生气的大骂:“干什么?你能生个带把的了不起啊?是呀,我生的全都是赔钱货,那又关你球事?你还不是克夫命。”

    顾大娘一个耳光扇过去,骂着说:“克夫?克你妈逼。”

    方伯娘不妨顾大娘这闪电般出手,一时没有防备,被扇的是两眼发花,头昏目眩。摇摆几下方可站稳。

    她回过神来,立即冲上去一手抓起顾大娘的长发使劲的往下扯,另一只手漫无目的的乱抓,最后撕扯着顾大娘的衣服。

    顾大娘也不甘示弱,双手在方强辉老伴的胸前一阵乱刨,扯坏了方伯娘棉衣上的扣子,顿时露出一件薄薄的t恤,两个ru房由于年纪的关系失去了年轻的光辉,现在像两个水袋挂在胸前,在t恤内甩来甩去。

    顾大娘想抓她头发不着,于是向准方伯娘t恤里不停摆动的两个“水袋”以快狠准的气势一把抓住,使劲的往前拉。把方伯娘的肚子上的皮肉都扯皱起来。顾小浩见自己的娘与方强辉的妻子正打斗的激烈,也站在一旁一脚一脚的踢在方伯娘的腿上。

    方伯娘一时还应付不过来,这时候她觉得生个男孩更加有必要了,否则自己今天也不至于吃亏。

    “哎哟,”方伯娘疼的急忙挣扎,说,“他娘的,居然抓老娘的咪咪。”

    于是她也学着顾大娘的方式也抓向顾大娘的胸脯,可是顾大娘衣服太厚抓不着,又转而抓着顾大娘的头发。

    王大娘见状,急忙上前扳开方伯娘如钳子般的手,口里劝着架。几个人也上前分开两人,都说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把刘四婶从水里捞出来。两人这才愤然停战。

    力气稍大的王德柱接过顾小浩的木棒,拿住一头便在水里搅了一阵,却什么也没有。

    “没有人呀,”王德柱搅了半天,然后收回棒子说,“是不是她抱着石头沉到水底去了?”

    刘四叔一听,“哇哇”地嚎啕大哭,跪在水坝边脱开衣服想跳下去,一旁的黄村长急忙拉住他,而他却挣扎着往水边走。

    “哪个身体强壮而且游泳技术好的下去捞一下?”黄村长一旁大喊。

    “马树伦去!”众人异口同声,大家觉得马树伦身体还不错,这么冷天应该不会感冒的。

    马树伦犹豫一下,然后像个英雄一样的站出来,先活动活动四肢,脱下衣服剩下裤衩,结实的肌肉顿时展现在众人眼前,女人们偷偷地看了一眼,羞涩的别过脸去。

    “噗嗵”一声,马树伦像一条鳄鱼般钻进水里去了,岸上的人也似乎感觉到水的冰凉,就在马树伦跳下去的那一瞬间,个个都似乎打了个冷战。

    “没有!”钻进水里不久,马树伦把头露出水面喊着,冷的牙齿打颤,声音发抖。

    刘四叔又开始嚎叫起来,他又挣扎着想要走进水里。

    “不要捞了,在这里的。”这时王天华在田野中大声的喊。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