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完美血脉

DuaN叶云天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不灭剑皇最新章节!

    一滴殷红如玛瑙的血珠,稳稳地停在江白指尖,散发出妖艳诡异的血光。

    江白用狐疑惊奇的眼神,紧紧盯着这滴,来自自己体内的鲜血。

    据说,这是一滴融合了,人类与妖族双重血脉,可以无限进化,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完美精血。

    他从没想到,自己的血脉,居然如此特异。

    江白紧皱眉头,心中犹豫不定。

    “想清楚了么?你是想做一辈子下人,永远被人踩在脚下,最后像只蚂蚁一样,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么?”

    周围没有别人,江白面前,放着一把四尺长的剑,剑身灰白,普普通通,却在这时发出了声音,“还是抓住这唯一的机会,与我滴血认主,然后为了梦想,努力拼搏,挖掘自己的每一份潜力,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强者之路?”

    “唯一的机会么?”

    江白的眉头渐渐舒展,也许剑中的声音说的不错,这的确是他江白唯一的机会,如果不与这把剑形灵器滴血认主,单凭他的古怪体质,与最低等的下人身份,他恐怕只能一辈子低贱平庸,再没有出头之日了。

    这是个灵力充沛,名为婆罗的大陆。

    灵器是这个大陆最强力的武器,它可以令一个掌握它的人,战力瞬间倍增。

    因为灵器不像普通的武器,它不是死的,而是活的,它是种拥有“魂魄”器灵的玄妙武器。

    因此这个大陆上,每一个有梦想的热血少年,都希望自己能加入一个宗门,从而拥有自己独一无二的“灵器”,踏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强者之路。

    江白也不例外,虽然他不过是铸器世家,“剑藏”门下的一介下人。

    但是他还年轻,他也有一颗热血澎湃的少年心,他也期望自己能成为一个,与众不同、受人敬仰的人。

    所以江白没有像别的下人那样,安于现状,将每个月辛苦获得的一点赏钱,用来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

    反而把这一点点钱积攒起来,换取了“器灵认主”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每一年他才勉强能攒够一次。

    只要完成器灵认主,江白就能拥有自己的灵器,就能加入剑藏,修习梦寐以求的灵术。

    器灵认主,其实很简单,少年们只要将自己体内的灵力,注入到没有认主的灵器之中,唤醒灵器的魂魄,也即器灵,完成器灵召唤,再滴上一滴血,一切便轻松搞定。

    这么简单的事情,对于灵力充沛的婆罗大陆上的人来说,几乎没有人做不到。

    但是江白却偏偏做不到。

    别人一次搞定的“器灵认主”,他尝试了足足六次,换来的是六年的一败涂地。

    记得那个第一年和他一起尝试的下人,现在已经在“器灵认主”成功后,一举被收录为剑藏的外门弟子,并因为天赋不俗,在去年底被选入剑藏内门弟子行列。

    但即便如此,江白也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因为他相信自己,他决不放弃自己的梦想。

    所以这次在攒够钱后,江白在别的下人,轻蔑嘲笑的目光中,再次毅然选择了进行“器灵认主”的尝试。

    也就是这次,江白遇到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

    也是这些事,改变了他以后的人生轨迹。

    当时江白正仰头看着一座高阁,眼前的高阁依山而建,有一半的建筑深入山腹之中,另一半则迎面矗立在眼前。

    高阁巍峨,通体洁白,如一顶造型奇古的白玉冠冕。

    高阁名叫“留剑阁”,阁中储存,全是江白所在,铸器宗派“剑藏”,历年铸就的剑形灵器。

    江白每年一次、屡战屡败的器灵认主尝试,正是在此进行。

    走到近前,望着留剑阁熟悉的满月型门户,想到已达六次的失败,江白嘴角微抿,脸上现出一丝苦笑。

    就在这时,一丝若有若无,带着少女稚气的狡黠声音,在江白耳边响起:“不可以转身哦,如果你还想你的脑袋,继续留在你的肩上。”

    江白立刻感觉到自己的后颈,正传来一丝丝的灼热,仿佛有人在向他的后颈吹气。江白却知道,自己恐怕正被一把灵器指着后颈,他刚才的行动,如果显现出一丝可疑,现在恐怕已经脑袋搬家了。

    江白无奈点头,表示明白。接着江白刚想说些话,来放松身后狡黠少女的警惕,并寻机向宗门示警。

    少女的声音,再次响起。

    “也不可以大声说话哦,这里只有你和人家在一起,要是被别人看见的话,人家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江白心道,看来自己是小看人家了,这狡黠少女语声听来虽然稚嫩,做事倒是老道得很,跟自己平常接触的那些,三句话就被吹上天的小姐丫鬟们,完全不同。

    江白只有再次乖乖点头。

    “从现在开始,你要听我说,好么?”

    除了点头,江白别无他法。

    “那把留剑阁门户打开好么?”狡黠少女的声音,越发像小情人在耳边低语。

    江白耳根火热,心里却是一寒,难道这狡黠少女竟然是为“那把剑”来的?

    关于“那把剑”的传说,江白早有耳闻。

    心有所想,江白不由便愣在那里。

    “怎么?刚刚答应人家,现在便要反悔了;师傅说的果然没错,你们男人的话,果然没一句真的呢!幸亏我本来就没相信。”狡黠少女自得的娇声道。

    江白只觉颈后灵器的灼热感,又强了三分,心中不由暗翻白眼,“谁答应你小丫头片子了,白哥可还什么都没说呢,一切不全都是被你小丫头逼的么?再说你师傅到底是,哪来的深闺怨妇、千年老妖婆,那样的歪理都讲得出?这可是要挨雷劈的!”

    无论心里怎么想,江白现在,也只好乖乖打开留剑阁的门户。

    在狡黠少女逼迫下,江白踏入留剑阁,环顾眼前熟悉的圆形大厅。

    又感觉到留剑阁,那无所不在的奇异气息。

    阁中,千万把还没唤灵的剑形灵器,各据方位,散发万千夺目光华,竟布成一局,灵力纵横的奥妙大阵。

    灵器中的器灵,则默默散逸出,一丝丝千差万别,却同样如新生婴儿般,不可磨灭的勃勃生机。

    感受着一丝丝或强或弱、若有若无,却又不可抑制的器灵气息,江白怦然心动。

    他深知这些沉睡的器灵,正在等待,有人将他们唤醒,离开这个呆了不知多久,不知还要呆多久的冷清所在,从此展开一段,别开生面的奇幻之旅。

    可叹的是,江白每次置身此处,都能感觉到,这千万剑形灵器体内的沉睡器灵,迫切的想要离开此处,但却没有一把灵器器灵,愿意在自己召唤下苏醒过来。

    甚至江白察觉,这些器灵对他,竟然有一股淡淡的敌意。

    狡黠少女在江白身后,无声无息的进入大厅,只在周围灵器上略略一撇,便收回目光,淡淡问出一句话来:“据说你们剑藏,刚刚铸成一把,非同凡响的灵器?铸成当晚,天降星华,地涌金莲,百鸟朝拜,万兽争鸣,异象纷呈。铸成之后,倾剑藏全派之力,也没人能唤醒其中的器灵。而这把灵器,现今,就藏在留剑阁二层?”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