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死也惊天动地

DuaN叶云天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不灭剑皇最新章节!

    狡黠少女去了,魏天青也去了,留剑阁再次只剩下了江白一个人。

    “啊哈哈!饶你们两个奸似鬼,还不是乖乖喝了白哥我的洗脚水!”留剑阁一层大厅,突然回响起,某人张狂的笑声。

    “不错不错,这样的鬼主意,亏你想的出来!”一层大厅一把灰白剑器中,同样响起器灵天命狼狈为奸的声音。

    “还不是要感谢你,居然可以在不同灵器之间穿梭,并且还能与别的灵器器灵调换。”

    这样独一无二的器灵能力,江白简直闻所未闻。

    狡黠少女与魏天青,自然也不会想到,暗红剑形灵器本身,没有被人掉包,反而灵器中的器灵天命自己,与留剑阁一层的灵器器灵,偷偷做了调换。

    这才导致魏天青行事谨慎,却还是判断失误,中了江白计谋。

    这听来本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令人汗颜的是,器灵天命自己都没有想到,而叫做江白的少年,却能一旦得知天命的这项能力,就迅速将之化为有利条件,善加利用,进而置之死地而后生,将不可能变为了可能。

    这样恐怖的头脑,连器灵天命都自叹不如。

    这样的人做自己的主人,器灵天命还能有什么不满?

    现在开始迟疑的反而是江白:“没想到连正道四极青天道,这样的庞然大物,都被你吸引来了,你到底是什么来历?做你的主人,还真没有安全感呢!”

    事到如今,想一下魏天青对暗红剑器,弃之如敝履的模样,也知道狡黠少女和魏天青两人,感兴趣的恐怕不是暗红剑器,而是剑中的“器灵”。

    江白早就听说,灵器中的器灵,不止可以自然生成。

    还有一种,更不可思议的形成方式,据说在灵器刚铸成之时,因缘际会下,会有一些天地灵魄,与之产生奇异感应,从而自愿投入灵器体内,化为器灵。

    只是这种事,几乎仅见于传说之中,并且每个传说中,这样的器灵都强大无比。毕竟能不生不灭、长久浮游天地间的灵魄,才有机会被引入灵器,这样的存在,肯定不会是吃素的。

    但事实上,遇到这些强大器灵的人,却并不一定会一步登天、笑傲天下,大多数人反而,在随后腥风血雨的灵器争夺中,命丧黄泉、死于非命。

    江白当然不想英年早逝。

    所以才会出现开篇时,江白滴血认主之前,面对自己手上一滴,将要认主的鲜血,迟疑不决的一幕。

    也因此,器灵天命才会出言劝说,并最终用一句话,打动江白:“除了我,你觉得还有多少人,能看出你拥有‘血脉’,并能帮你把血脉的威力,完全激发出来?除了我,你还能将哪件灵器中的器灵唤醒,并与之滴血认主?”

    答案自然是没有,除了器灵天命,再没有器灵会被江白唤醒。

    同时,连青天道的大师兄魏天青,都察觉不出江白的血脉有异,还有谁能发现?既然别人连发现都不能,又怎么来帮江白激发血脉?

    所以江白别无选择。

    江白一向认为,人生自古谁无死,死也应该死的惊天动地,天下皆知!

    要他江白为了保命,碌碌无为,终其一生,他做不到。

    危险一点怕什么?

    人不就应该像流星一样,如果不能灿烂一生,那就瞬间耀眼!

    人不就应该像火焰一样,如果不能一辈子光焰万丈,那就算只熊熊燃烧一刻又如何?

    何况谁说他江白,就一定只能做流星的?

    他相信,只要够努力,没有什么不可以!

    最终。

    手指微微一斜,一滴殷红如玛瑙的血珠,瞬间从江白指尖滑落。

    如一颗血钻,一下嵌入指下那把灰白色的长剑。

    血钻瞬间在长剑表面,分化出不计其数的血色光丝。

    血色光丝在长剑上穿梭,沿着一条条奇特的纹路,最终勾画成一道玄奥的符印。

    血色符印蓦然一颤,已经窜入灰白长剑内部。

    器灵天命开始将自己,与江白的神识,全面关联起来。

    江白猛然全身剧痛,仿佛有无数,细如牛毛的无形气针,持续不断的侵入四肢百骸。

    就在即将要痛的失去知觉前,一切恢复平静。

    同时江白发现,自己居然和器灵天命,生出一种血脉相连、气息相通、呼吸与共的联系,而不仅仅只是,先前的一丝感应。

    甚至不用神识进入灵器,江白就能清晰地看到,其中的器灵天命。可惜他还是看不到,天命漆黑铠甲内的模样。

    滴血认主,就此完成。

    江白手中原本普普通通的,灰白长剑认主之后,一下变得,熠熠生辉、银光耀眼。

    剑上银鳞般的雕纹,流转吞吐,如有灵性。

    江白虽然看着大为兴奋,但还是心中一动,重新将剑变做原来模样。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这也是江白,没有让器灵天命,回到原来暗红剑器中,并与之滴血认主的原因。毕竟暗红剑器的出世,曾经引发过天地异象。虽然很大的可能,那天地异象,是冲着器灵天命来的。

    器灵天命突然示意江白噤声。

    接着天命诡异的道:“下一场好戏,似乎要开锣了。”

    江白丈二金刚摸不着头,天命立即嘀咕解释,其间不乏嘿嘿奸笑声,此起彼伏传来。

    接着,江白听得连翻白眼,无奈最终还是答应下来。

    酝酿了一下情绪,江白开始疾声高呼,呼声如壮士悲歌,声震屋宇、响彻云霄:“你们两个鼠辈哪里逃?敢犯我剑藏藏器重地,图谋神兵!我江白虽不过剑藏一介下人,手无缚鸡之力,但也绝不容你们两个,鸡鸣狗盗之徒,轻辱我剑藏虎威!要想抢我留剑阁中神兵,除非我死,否则江某绝不答应!”

    随之传来一阵呼喝怒骂、夹着某人义正词严、宁死不屈的悲鸣。

    最后,在一阵兵器击打皮肉的闷响中,响起某人撕心裂肺的痛呼:“你们这群畜生!有种不要逃!”

    呼声方一停住,被狡黠女孩与魏天青争斗声惊动,剑藏掌门叶孤明,率着门中长老、弟子,正好赶到了留剑阁现场,看到眼前一幕。

    只见留剑阁一层大厅,到处都是灵术纵横、灵器肆虐,留下的恐怖痕迹。

    千百把剑器,凌乱的躺在地上。

    一片狼藉的大厅中央,青玉地面被血水浸染的,分辨不出本来颜色。

    一个瘦骨如柴的少年,衣衫尽裂、伤痕累累的趴在血泊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