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银袍驱魔师

DuaN叶云天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不灭剑皇最新章节!

    半年后,江白还在修习“道灵玄解”,不过却没有挂掉。

    并且修灵进度喜人,半年时间,已经提升到了,入门境的第三层。

    入门境,本是不存在的修灵境界,不过为了利于表达,人们习惯将,灵晶境之前的九个层次,称为入门境。

    不过可惜,在两千名外门精锐行列中,江白还是垫底,谁让他是越阶提升的呢?

    另外,江白还和“直爽”的要人命的唐海山,真成了朋友。

    “宗门果然没有忘记咱们呢!居然让我们到,宗门最大的玉髓矿脉,风瀚谷当值。据说从前的师兄们,不知道要使多少玉髓,才能换来一个月的当值时间,但即使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也足够他们,赚玉髓赚的钵满盆满,储物袋都装不下了。哪想到像咱们这样的穷鬼,也有捞到,这样美差的时候,而且,一下子就可以当值半年,果然是老天有眼呢!”

    到剑藏辖下,最大的玉髓矿脉产地,风瀚谷当值的弟子,每天除了监督,矿奴挖掘玉髓矿一个时辰,剩余的大量时间,都可以用来修灵。

    最重要的是,除了完成固定的挖掘份额外,多余的玉髓,当值弟子还可以稍稍贪墨一点,中饱私囊。

    这对于收入微薄,玉髓完全满足不了,修灵需要的,外门精锐弟子来说,自然成了,梦寐以求的好差事。

    所以唐山海想当然的,已经乐得找不着北了,赶往风瀚谷的路上,这家伙始终处于亢奋状态,絮絮叨叨说个不停,本来就红的发紫的脸膛,现在简直就像刚出火炉的烙铁。

    一路上沉默不语,只顾低头走路,始终在想着什么的江白,终于开口:

    “是啊,天有眼,终于要送你这个唠叨虫,下地狱了,不过为什么要拉上我呢?”

    江白年少的脸上,瞬间闪过与年纪不相符的,睿智与思索的表情。这让江白身上,自然焕发出一种,少年人中独一无二的特出气质。

    “报复,小白你这绝对是报复!不过我唐山海保证,既然你练了道灵玄解,虽然现在看来安然无事,但说不定明天太阳一亮,你就会发现,自己已经全身瘫痪!”

    唐山海继续亢奋,外加恶毒诅咒。

    “你知道么老唐?”江白平静而无奈的道,“据说风瀚谷外的风瀚镇,附近有魔人出没。”

    “魔人?”唐山海一下子安静下来:“就是那种半人半魔,时而为人,时而为魔,神出鬼没、凶残诡异的家伙么?”

    “除了它们还有谁?”江白苦笑。风瀚镇本来就是,由于在风瀚谷,发现玉髓矿脉后,为了便于交易、输送玉髓,以及矿脉中的其他伴生矿材,才应运而生的小镇。

    风瀚镇与风瀚谷,距离之近可想而知,若是风瀚镇的魔人,一不小心窜入了,风瀚谷的大矿坑之中,那还真是一件,糟糕到要命的事情。

    “不会那么严重吧?宗门不是已经,在找驱魔师驱魔了?驱魔师不是专门克制魔人的么?魔人应该不会,窜到大矿坑去的吧。”唐山海终于从亢奋中,渐渐冷却,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驱魔师和魔人的关系,应该是相互克制,谁更强,谁就克制对方。”江白淡淡的纠正道。

    “那还真糟糕,万一驱魔师失败了呢?”

    两人说话间,已经走到一个峡谷入口。只见入口处,不时露出一颗脑袋,偷偷向谷外张望。唐山海刚一说完话,谷中就传来义正词严的反驳声。

    “你们两个小娃娃懂什么,驱魔师的尊严不容亵渎,正义的驱魔师是永不言败的!”

    江白两人进入山谷,就看到两伙人,在剑拔弩张的对峙着。

    一伙人有五个,为首的人居然手持了一把,下品中阶的矛形灵器,带着两人,将对面一人围在山谷一角。那两人居然同样,手中各持着一把刀型灵器,看品阶是下品下阶。

    剩余的两人,则手执明晃晃的刀型灵器,警惕的看着江白两人,江白两人稍有异动,他们恐怕就会一下扑来。

    而被围在一角的那人,则全身罩在一件,流淌着淡淡银光的长袍中,银色的长袍,连那人整张脸都遮盖了大半,只隐约露出一个纤瘦的侧脸。

    银袍中,那人双手似乎捧在胸前,不知道握着什么,将银袍隆起一块。

    现在所有人,都看着刚入谷的江白两人,两人都被看得浑身不舒服了。

    “两位请留步,在下是驱魔师,本来要赶去附近村镇驱除魔人,不幸路遇强盗,时间紧迫,为了千百镇民的安危,请两位出手相救。”

    “哦,原来是驱魔师遇到了大强盗。”江白手指轻弹额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不过据说正义的驱魔师是永不言败的呢。”

    “嗯嗯!”一边唐山海遥相呼应。

    驱魔师银袍中,纤瘦的侧脸不由一红,无言以对。

    听到自己被人家,一点不客气的叫做大强盗,手持灵器的五人,顿时大为不忿。

    五人不由握紧手中灵器,对江白两人怒目而视。

    眼看一场大战一触即发、在所难免。

    银袍中的那人见了,不由长长呼出一口气来。

    “喂,借过借过!诸位强盗大哥请让一让,让一让了!我们还急着赶路呢,这里就不多打搅诸位了,你们继续哈,你们继续——”始终低着头的江白,突然抬起头,充满阳光的笑脸,冲五人中为首的强盗粲然一笑。

    为首强盗本来有心将两人,一并收拾了,不过当他的目光,接触到江白两人胸前,绣的一朵栩栩如生的小小火焰,心里不由一怔,没想到两人年纪轻轻,居然已是这片区域的主宰,剑藏的门人。

    “两位请便,恕不远送。”

    为首强盗居然客客气气,冲江白两人拱了拱手,如沐春风道,完全没有留难的意思。

    江白两人居然也真的,对银袍人的求救,不闻不问、扬长而去,眼看就要消失在山谷出口。

    只不过两人,一个直接向前面出口走去,一个却往来时的谷口走去。

    “喂!你们是剑藏的人吧,我就是你们剑藏请来的驱魔师,如果不把风瀚镇的,魔人驱除干净,魔人可是会窜到,风瀚谷的矿坑里去的哦,你们应该要到,风瀚谷去当值的吧!?魔人可是很危险的哦!”

    “这还真让人为难呢!”江白两人不由停下了脚步,而且还转过身来,两人所占的位置,正好堵住了,山谷的两个出口,两个唯一的出口。

    “强盗大哥,不如你把这个人,先借我们用一下。”江白再次粲然一笑,指着被包围着的银袍人道。

    “我们保证用完就还,绝不反悔。另外五位如果有宝贝呢、玉髓呢、灵器呢什么的,也统统借给我们好了——反正你们,应该也用不到了。”唐山海大着嗓门,“直爽”得道。

    银袍中人不由发出一声惊咦,对仍然将自己,团团围住的强盗五人提示道:“喂,你们似乎被包围了,识相的缴械投降好了。”

    五名强盗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们五人,已经被人家两个少年,给包围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