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落魄之身

陌上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游戏之死神传奇最新章节!

    旭带着满身的酒气和满满的醉意,步履蹒跚的漫步在华灯初上的街道上。夏天的傍晚,街道上行人很多车辆也很多。不时闪过的车灯把他硕长的身影搅的凌乱不堪,就象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三年前,刚刚大学毕业的旭因为不甘心天天坐在办公室里面无所事事的混年头熬资历,偷偷的辞去了家里为他安排的那份前途光明的工作,跑到一家设备公司做业务员。三年来凭着机敏的头脑(狡猾狡猾地),过人的口才(有点唐僧的意思),锲而不舍的jing神(加强版的唐僧)加上他那看起来有点憨厚可爱,亲切阳光的笑脸(扮天真),也混的有声有se。不但收入可观还从一个见习业务员一直升到了区域销售经理的位置上。可是自从他认识了那个叫孟凡的女人开始,他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

    今天这个单子又没指望了,刚才和客户喝酒的时候,他其实已经明白,这个他们公司盯了很久的客户,已经因为他的失误,变的毫无希望了。明天他恐怕要面对老板的怒火。

    “去tmd,爱咋地咋地吧”旭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低声咒骂。突然之间他有种想打人的冲动。所有的忐忑,无奈,后悔,迷茫都变成了一种想发泄的冲动。打人或者被人痛打一顿并不重要,他只是想发泄一下。挥动拳头痛快的打向别人,或者被别人来顿胖揍对他来说都一样。

    他开始骂骂咧咧的用目光向身旁的行人挑衅,只等对方稍有抱怨便冲将上去,可是每个被挑衅的路人都立刻明白自己的处境,高傲的昂起头,变线直行绕开了这个身体健壮,两眼通红的醉汉。只有几个女孩回应了他一下。她们捂着鼻子,用不屑的眼光狠狠地鄙视了他一把。这真的让旭很无奈。居然没有一个男人来回应一下他那充满挑衅的目光,让他有种一锤抡空无处着力的感觉,他还没无耻到向女孩子发飚的地步,即使是有酒jing遮脸的时候。无处发泄的郁闷使旭的情绪更加亢奋,行为也变的有些癫狂,他开始指天骂地。

    于是夜晚出来乘凉散步的人们就看见一个衣冠楚楚的年青人,站在人来人往的街边,面目狰狞,两眼通红的仰面指天破口大骂。“这货借酒撒疯的赶紧离他远点”。所有人逃之夭夭,只剩下旭一个人,颇有点顾盼自雄,惟我独尊的感觉。

    刚有点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周围的行人不单是在躲着他,简直就是在狼狈逃窜了。“不至于这么夸张吧?”旭正莫名其妙,猛的一道闪电,一个炸雷在他耳边响起,把旭吓的一蹦“靠,还想给我来个五雷轰顶?至于的吗?tmd吓唬谁呢?”刚骂两句他突然反映过来,这tmd是要下雨啊,跑吧。。。。。

    刚跑几步雨就下了,不但是雨,还带着豆粒大的冰雹,劈头盖脸就是一通砸。旭抱头鼠窜,想找地儿躲,才发现所有能躲的地方早就站满了人,连条狗都钻不进去了。旭一边咒骂着上面那位小心眼没素质,一边以手护头延街狂逃。速度之快叫两旁围观群众一齐拍手叫好给他加油鼓劲。“**的砸死我得了”在几分钟的急速奔逃后,旭彻底放弃了。他梗着脖子一副“今天你砸不死我老子和你没完”的的样子晃着膀子悻悻而去。

    当他终于窜进一家网吧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只落汤鸡,而且是只鼻青脸肿的落汤鸡。这个时间,正是网吧里面生意最好的时候,网管和顾客都在各自忙自己的事情,没人注意到他。胡乱檫了把脸定了定神,见无人理睬他,只好臊眉搭眼的凑到吧台前开了台机器,把收款的小妹吓了一跳,这位是人是鬼啊?倒是旁边好象老板样子的汉子问了句:“怎么了兄弟?和谐社会遇见劫道的了还?”“雹子砸的。。。”“哦,节哀”“。。。。。。。。。。。”拿着老板随手递过来的纸巾随便找了台机器坐下来。

    旭平时很少上网,他对网络的认识还仅仅限于浏览下新闻,收发邮件。一个qq号码还是他的女友,恩.是前女友给他注册的,也仅仅用来和她联系而已。所以他只能一边无聊的浏览着新闻一边郁闷自己为什么运气这么差,偏偏跑进一家网吧而不是酒吧。

    新闻没有什么新东西,好象这两年有三件事一直牢牢地占据着我们的新闻版面:ri本要右倾了,四川又遭灾了,全国人民都幸福了。

    今天也不例外,安倍先生板着张欠揍的小脸开始不着四六的胡说八道,满脸就剩下一双硕大的眼皮耷拉着,似乎就没看见过他的眼睛,这孩子长的真是。。。。。。看着就叫人火大。然后xxxx部的那位风韵犹存的女发言人就站出来对小安同学的言论进行了义正词严的驳斥。

    到底是泱泱上国,人漂亮话说的也利索,看着就那么顺眼。不过我就纳闷她干嘛老是眨眼啊?这也太不专业了吧?作为一个职业说谎者,您老连最基本的“撒谎不眨巴眼”都做不到吗?外面风大雨大,实在也是走不了。

    旭只好对着那些莫名其妙的新闻嘟嘟囔囔的发着不知所谓的牢sao。网吧里人很多,大多是些20左右的小青年,他们似乎并不是和平时一样安静的在电脑上忙活,而是和自己邻座的人议论着什么,搞的网吧里面一片嗡嗡声,刚进来时候不觉得什么,坐下来一会就感觉脑袋都发涨了。

    “象群苍蝇似的干什么呢?”旭左右撒摸了一圈,好象全网吧的人都处于一种莫名的兴奋当中。这让很少进网吧的旭感觉到一丝好奇,不由自主的支楞起耳朵听听旁边的人到底在议论什么,好奇心嘛他还是有一点点的,毕竟28岁的他还勉强可以算是年轻人中的一个。

    很快他就明白了网吧里的孩子们在兴奋什么,好象是一个网络游戏明天正式开始运营,网上有很多议论加上大家自己的猜测,每个人都在说着自己的判断或者说是希望,所以气氛很是热烈。

    这种气氛叫旭感觉无法理解,一个破游戏至于的吗?在他看来把大把的时间花在上网玩游戏上简直就是一种堕落。这些人就是些游手好闲,不求上进的废物。更可气的是这游戏还取了个很响亮的名字“信仰”。靠,玩个破游戏还玩出信仰了?那tmd还不如去信仰马克思主义呢。旭恶意的想着。他今晚喝了不少酒,刚才忙着逃命倒不觉得怎样,现在一坐下,酒劲可就有点上来了。脑袋晕忽忽的,嘴上也没有把门的了,脑子里面想着嘴里就说出来了“尼玛,玩个破游戏还玩出信仰来了,信仰你马b啊?一群浪费粮食的死苍蝇”是的,苍蝇。他感觉好象有几千几万只苍蝇嗡嗡的在他头边飞,所以他说的很大声。确切的讲,应该是在喊。效果很明显,瞬间,苍蝇消失了,这个世界终于清静了。。。。。

    旭感觉很惬意,他长出了一口气,向后靠在沙发背上。恩?什么东西?抬头,吓一跳。一群人围在他旁边,这个脸se好象都是太友好啊。什么情况?一个只穿了个背心,胳臂上刺龙画虎的小青年站在最前面,瞪着旭。

    “这眼睛很大啊,比安倍老先生的大多了,ri本人咋不找他去当首相啊?反正大家都是流氓嘛。”面对一双双愤怒的眼神,旭怡然不惧,思绪依然飞到天边去了。

    “刚才是你喊的?”对面那位一开口就是满满的火药味。“是啊。”浑身刺龙画虎的家伙一向都是旭最瞧不起的,他坚定的认为真正的狠人决不会把他的狠画在自己肩膀头子上。这样做的都是靠颜料唬人的纸老虎。而旭对于纸老虎一向是不屑一顾的。(这算是酒壮怂人胆吧)

    “你tmd说谁是苍蝇呢?”对面那位显然没有理解旭的不屑。“说你们呢,你.你.你.你.你都是,一群浪费粮食的苍蝇”旭站起来指着围过来的人,挨个点着人头。

    所有的人都震惊了包括那位纹身大侠。这一刻所有的人都被旭的态度震惊了。嚣张,极其的嚣张。不过似乎的嚣张的有点过了啊?靠。这货是tmd喝大了没找到北吧?旭对场上情况非常满意,这感觉很好,很强大。他还没来得及慢慢品位这种感觉,就被人群中爆发的愤怒吞没了。场面非常混乱,好象所有被手指点到的苍蝇都冲上来了,真的很混乱。不过这些旭一点都不在乎更不会害怕。因为他在第一时间就被人打到在地,晕了~嘴角还带着一丝得意的笑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