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老两口的回忆

陌上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游戏之死神传奇最新章节!

    旭在这个城市里住了三年了。p市虽然不大,但是因为得天独厚的资源条件(地下有石油)而成为全省人均收入第一的富裕地方。油田的存在使这里成为全国各大装备仪表制造行业眼里的肥肉,油水足得很。当然也是同行竞争最激烈的地方。

    可以说旭能被派到这里的销售处工作,一方面说明他的确能力不错。另外也说明了老板对他很有点信任和器重。以前旭想到这些都会产生些许自豪和对老板的感激。

    可是现在呢?前段时间因为和女友分手,搞的旭做事的时候明显的有点jing力不集中。在这个同行竞争非常激烈的地方,出现一点疏漏都会被对手抓住,放大,产生很坏的影响。更别说旭前段时间几乎象失了魂一样。

    估计那会儿就是问他句你姓啥,他都需要反应一下才能回答。倒不是说他忘了自己姓什么。而是他根本就不知道人家问的是什么问题。虽然他尽力做什么都和以前一样,收拾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和别人接触的时候也是一样的面带微笑,彬彬有礼。可是几乎所有人和他说过的话,都象耳边风一样,飘过而已。他走神了,而且走神了半个多月。直接的结果就是昨天晚上的酒桌上,旭负责的最大的一个客户的设备处长,遗憾的告诉他,今年设备检修所用的仪表不会再选用旭他们的产品了。

    这个客户每年在旭手里采购的量占据了旭他们这个只有三个人的销售处全年销售额的一半以上。而丢失这个客户完全是因为旭造成的。所以旭真是不知道回去怎么面对两个同事。昨天晚上也就是因为这个点原因他才没有直接坐车回去而是一个人在街上闲逛,因为他还没有想好回去怎么说。或者说他还有做好心理准备去面对同事们的埋怨和老板的怒气。结果就进了这个他平时永远不会进的网吧,认识了他永远不会认识的两个人。

    老张两口子平时几乎很少离开网吧。而旭一年也不来这边几次,他住在城市的另一边。之所以选择在这里吃饭,只是想尽量避熟人而已。结果一直耽误到现在,好在是周末,也耽误不了什么事。

    旭想到这里,禁不住长出了口气。可能这个就是缘分吧。让他更想不到的是,在未来的很多年里,他会时不时就感叹这顿酒,这场冰雹,这次小小的斗殴加再一起,会给他的人生带来怎样的转变。

    不过现在的他,也不过是随口那么一感慨,属于类似无病呻吟的那种。从上大学离开家,到在外面跑业务这几年,这样偶尔结识的朋友那可就太多了。差不多都是分手是大家互留个手机号码,然后各奔东西。这辈子不会再联系,不会再遇见。估计遇见也想不起来了。

    虽然张哥和青嫂人都很好,也很符合旭交朋友的口味。但是,估计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往,他们各自的生活轨迹就象两条平行线,永不相交。当旭在饭桌上和张哥干了一杯啤酒后,发出这样的感慨的时候。张哥嘿嘿一笑“那可就不好说了。世事无常啊兄弟。当初我和你嫂子那也是天各一方,就是在游戏中偶尔一起做了个任务认识的。现在已经十年了。。。。”

    说到这的时候,他很自然的看向青嫂,两人相视一笑。很随意,很自然的一个眼神。旭坐在他们斜对面,那一瞬间却看得有点呆了。

    那眼神中满满的温情让旭心里有种酸楚的感觉。赶紧低头喝了口酒,把那种感觉挥走。顺嘴问了句“你和嫂子是玩游戏认识的?”恩,架不住张哥一再要求,旭还是把姐姐.姐夫改成了哥嫂。小小的满足了一下老张先生那种莫名其妙的心理。条件是中午由旭请哥嫂一起吃顿饭。算是为昨晚那场小风波的道歉。本来大家都是在闲话家常。这话题一旦转到游戏上,张哥马上就来了jing神,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起游戏里面的故事。

    从十年前他们两个人初入游戏认识,到后来如何混成全服第一高手,双剑合壁,天下无敌纵横十年只求一败啊。。。。。。。。。。。“十年?游戏里面一共就剩下你们俩和npc了吧?那你要是不天下无敌倒奇怪了”旭一边腹诽不止,一边随口应付着。那话里面的敷衍和不以为然的味道隔着两条街都能闻到了。

    说得正高兴的老张虽然已经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之中。如此刺鼻的味道还是闻的到。“你小子,知道你对游戏不感兴趣,可是哥哥我讲的这么辛苦,你就稍微认真一点点配合一下让我高兴会不行啊?”“哦,行。那你接着讲,讲到高兴地方你给我一个眼神。我就给你鼓掌,再来声好,你看行不”

    这哥俩在那斗嘴玩,青就坐那笑呵呵的看着。三个人明明刚刚认识,而且没有什么共同的爱好也就找不到太多的共同语言。可是彼此都感觉很随意很自在。说说笑笑,喝点小酒倒也其乐融融。

    一顿饭吃下来,旭倒觉得心情好了很多。就跟哥嫂告辞准备回去了。并保证隔三差五的一定来坐坐。这话倒是没有一点敷衍的意思。他是真的很喜欢和这两口子交往。估计是因为彼此完全没有交集,所以大家才都格外的随xing点,自在些吧?本来旭打算饭后就回办事处去,心情放开以后,他倒真是不太在意回去要面对什么了。自己做错了事情,挨骂听着,挨打立正呗。

    老张看旭又走神了,终于忍不住问了句:兄弟,我看你是遇见什么不痛快的事了吧?有心事啊。呵呵。。。。。。你回去不是也没事吗?要不下午就在我这呆会儿?看你昨天晚上那劲儿是心里有火发不出来啊,嘿嘿。。。。。想找人打一架发泄发泄是不?”

    “不是,我昨天是真有点喝多了”“

    唉~~~~~~~可惜啊,就是小破体格太差啊,打不过就是挨顿揍也能痛快痛快,你是这么琢磨的吧?”老张根本没理旭无力的辩解,自顾自的继续说着,尽管不愿意承认,却也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你怎么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年轻人啊,我稍微用点心,就知道你怎么想的。。。。”

    “你快停吧,再说下去就快能掐会算了。小旭,别听他咧咧。我刚认识他那时候,他就和你现在一样。在网吧和人打架,给人家网吧键盘,鼠标都弄坏了。完事还得赔网吧东西,跟人家打架的道歉。”

    “。。。。。。。。。。。。。。”旭看着在旁边直挠头傻笑,还有点小得意的老张,真是无话可说了。

    “可惜啊,你这体格太差啊。没有动手的机会不说,连挨揍的机会都不给自己留,直接躺那了。你这是出大招,想把对方吓死?昨晚你倒的那叫一个干脆。那个小子吓的脸都白了,其实都是老实孩子,你说真把你打死了,打成白痴了,谁能不害怕啊?”

    “嫂子,我还是赶紧走吧。”

    “别别别啊,我这话还没说完呢。这人心里有事,有气憋着真不好,必须发泄出来。你那想法已经被残酷的现实证明了,不但效果不好,而且成本也有点高啊,我有一绝招,想学不?”

    “恩,绝招?算了,我就不学了。你留着当传家宝吧。记住啊,传子不传女”旭嘴上是这么说,可脚底下却跟着又不由自主地跟着他们进了网吧。

    其实他倒不是想学什么绝招,只是确实也没什么事,回去办事处,和那两个同事他还真不知道说点什么。

    “你那绝招就是玩玩网游,在那里面可以左手拿刀,右手拿枪。想杀谁杀谁,想砍谁砍谁,死也死个酷了个毖,对不?”

    “呀?你也知道?你家大人教你的啊?”

    “。。。。。。。。。。我是真不行啊,我手笨,也不熟悉键盘,打个字还在玩一指禅呢。跑游戏里面还不是盘菜?一个不小心玩上瘾了,到三十多岁还老惦记着游戏,叫孩子都笑话,真不值当的”这俩人一路都斗着嘴走回了网吧。

    老张是就那xing格,旭是感觉和他磨嘴皮子倒是能让自己心情舒畅很多,所以不觉得累。起码比他自己咬着牙胡思乱想好多了。青是真受不了了,进了门直接招呼声“我去干点活啊”就消失了。老张领着旭上了二楼。两个小网管正在楼上忙活呢。

    “你的意思是,只要把这个头盔带上。坐在沙发上就可以进入游戏了?不需要鼠标,键盘?”旭看着手里捧着的头盔,心里明白怎么回事,但是还真是有点不感相信。

    “嘿嘿。。。。。。”旭的震惊让老张很满意,毕竟现在象旭这样在“信仰”铺天盖地的宣传下,居然还会对此感到震惊的人,在网吧这个特殊环境中,真的很少见。

    “那个我下去帮着忙活忙活,你自己看看说明书。恩,现在其实就可以进去体验一下。”

    “不是晚上8点才开始吗?”“晚上那是进入游戏,这个是进入一个特定的场地,就是叫你体验适应下这种全新的游戏方式,自己看说明书吧,我记得你认识字”在网管的帮助下,把头盔和电脑连接安装好,旭坐在沙发上,拿起头盔往头上带的时候,居然有点紧张。

    “一个游戏而已,至于紧张得手都有点抖吗?”在心里小小的鄙视了自己下。把头盔带好,吸口气,平静下心情。恩,没有感觉到气闷,挺舒服的。

    其实他自己明白,他不只是紧张,还有点兴奋。旭上大学时候也玩过网络游戏,玩了三天,因为cao作笨拙遭全寝室兄弟集体鄙视,一气之下宣布再不玩游戏。然后在一周时间内,成工完成从对网游的喜欢到抗拒再到鄙视的彻底转型,成为全班公认的做叛徒的好苗子。

    “反正也没事干,咱也体验下新鲜事物,省得被两个大自己差不多一旬的老人家说自己out了”按说明书的指示,按下头盔外侧的一个按扭,旭闭着眼睛,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a href=>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