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偷窥无罪

夕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驭女时代最新章节!

    幸福是什么?

    如果你肚子很饿,而我手上有一个馒头,那么我就比你幸福;如果你肚子疼,满头大汗的跑到厕所里发现只有一个坑还被我占着,这时我就比你幸福;如果你几年没碰过女人,见到头母猪都觉得它丰满迷人秀se可餐,而我却有个小孔可以偷看隔壁家美女洗澡,我就比你幸福。

    轻快的脚步声响起,夏晨偷窥时间到了。

    搬来一个小圆凳,轻轻的踩了上去,取下小孔里的碎石块,对着隔壁洗澡间的木门倒数计时:“3、2、1,开门!”

    “咔嚓!”随着夏晨的倒数,隔壁洗澡间的房门真的打开了,一个漂亮的女孩抱着几件衣服哼着无名小曲走了进来。

    女孩子面容清秀,额上梳着齐整的刘海,脸型略圆,一双水光盈盈的眼睛,眼波流转间说不尽的清秀动人,小巧的鼻翼下,那花瓣似的小嘴正随着欢快的曲调微微阖动着,飞扬的嘴角把两颊边挤出一颗浅浅的酒窝,时隐时现的,非常可爱。

    &痘,见还没成熟,瘪了瘪嘴,就开始脱衣服。

    随着巧手轻解,女孩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先是蓝白相间的校服外套,接着是里面的白se衬衣,再然后就开始脱裤子,很快的,她身上已经只剩下一件粉红se的可爱文胸和一条迷你的卡通内裤,大片晶莹雪白的肌肤直接暴露在空气中,把整个洗澡间里的灯光都衬亮了不少。

    少女的身材纤细柔弱,肌肤白皙滑腻,仿佛吹弹可破,虽然背对着夏晨,但透过镜子依然可以看见她挺翘的胸脯和浑圆的翘臀,虽然尚有些青涩,却也颇具规模,这场景夏晨看了不下几百遍,但此刻也不禁暗自吞咽着口水,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微微眯起的眼睛里燃烧着炙热的火焰。

    重头戏来了,女孩探出柔荑般的小手灵巧的绕到身后,那嫩葱般的细指轻轻一挑,文胸的带子便悄然滑落,只留下一抹淡红的印记。

    “咦……不对?”正屏息凝神看的面红心跳的夏晨突然神se一变,他注意到了女孩的异样。

    此时的少女眉头紧蹙,秀美的脸庞微微扭曲着,嘴巴张成了o字型,手上的动作也变得缓慢无比,已看过多次的夏晨很快就明白过来,在心中暗笑着:“傻丫头,这么大了还不会戴胸罩,又被夹住了吧,真是笨死了。”

    果然,镜子里女孩的胸部下方有一条明显的勒痕,红彤彤的,很有些恐怖,正是没使用正确的方法佩戴胸罩的结果。

    “知道痛了吧,看你下次还敢不敢随便乱戴。”夏晨一边谴责着女孩,一边也有些心疼,不过好在女孩只是稍稍扶弄了几下胸前的痛处,脸上的痛苦se就缓解了很多。

    “该脱内裤了吧!”夏晨继而兴奋的期待着,双手合十默念着三字咒语:“脱内裤,脱内裤……”

    女孩却没有如他所愿,拿起一条洁白的毛巾,就径直来到喷头下方,扯下束发的皮筋,伸手试了试水温就投身进入花洒形成的水幕里。

    “啊,她……还没脱内裤?”夏晨惊得险些叫出声来:“洗澡不脱内裤,这是个很不好的习惯。”

    看了女孩这么多次,她全身,哦不……她上半身夏晨已经非常熟悉,哪里有颗痣哪里有道疤他都一清二楚,只是一直搞不懂这么一个白白净净的女孩子为什么每次洗澡都不脱内裤。

    郁闷啊!

    这小孔虽妙,却很是窄小,只有一个砖缝的宽度,离得越近视线越窄,女孩在入口处他通过镜子还能勉强看到全身,洗澡的时候最多只能看到上半身,因此他每次都真诚的祈祷女孩能脱掉内裤再去洗澡,可惜却从来没有如愿。

    “哗哗哗……”

    层层水帘下,女孩如玉般美好的身体若隐若现,水点哗哗的滴落在她身上,溅起一朵朵幸福的水花,缭绕成一片片害羞的水雾,夏晨的目光随着女孩娇嫩的小手四处游弋着,幻想着那是他自己的手,感受着女孩娇嫩的肌肤,他的下身有了可耻的反应。

    这不是岛国的激情动作片,这是人类最原始形态的现场直播。

    三年多前,当夏晨刚刚搬到这时,其实并没打算长住,他只把这里当成他潜行避祸的普通一站,可自从发现了这个小孔,他就决定冒险留下来。

    小孔的那边住着一个美丽的女孩沈倩怡,还有她的爸爸,爷爷和nainai。

    根据某物理学原理,水滴打在不同人的身上发出的响声是一样的,而沈倩怡又总是习惯在最后洗澡,这也就造成了夏晨曾经看过沈倩怡的爸爸,爷爷,还有nainai。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那是他第一次偷窥,本xing纯良的他在做这种龌龊事之前也在心中做过剧烈的挣扎,奈何那时他年少无知,不懂得如何压制内心的冲动,礼仪廉耻没几下就被汹涌而来的滔滔yu念给冲击得粉碎。

    结果,他看到了沈倩怡的爷爷。

    他很失望,非常的失望。

    就如同一个饿汉拼尽全力和其他人撕抓挠咬的搏斗,好不容易抢到一只窝窝头塞进嘴里却发现是塑料的,浑身力气瞬间被抽空,身子也如面条般瘫软了下来。

    这时,师傅自小对他的淳淳教诲和他内心深处的潜藏正义良知再次反扑过来,对之前行为不端的自己进行了激烈的谴责。

    没过多大会,水声停了,脚步声随之远去。

    就在缓过神来的夏晨准备以绝食一顿来惩罚自己之前的恶念时,洗澡间的冲水声又响了,他心跳再次加快,浑身的血液不受控制的热了起来。

    又是一番激烈的天人交战,他再次站上了小圆凳,结果,他看到了沈倩怡的爸爸。

    冤孽呀。

    夏晨邪念顿失,准备把诱导自己犯罪的小圆凳劈了当柴烧,从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把今天发生的事当成一块骨头剁碎了喂狗,就当自己少活了一天。

    经过一连两次的折腾,深谙养生之道的夏晨自然知道这样对身体很不好,他可不想ri后不举,遂从床底下扒拉出几张泛黄的光碟,塞进从二手市场购进的破旧电脑,准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堵不如疏,靠别人不如靠自己,这些都是古人传下来的至理名言,很有道理。

    &药般的只往他脑袋里钻,并很快使他心旌摇曳,不是有位伟人说过吗?外界的诱惑无处不在,关键在于你是否是处男,很显然夏晨还是,于是他再次迷失了,搬过那已经扔到柴火堆的小圆凳,再次蹬了上去,结果他看到了沈倩怡的nainai。

    再一再二不再三,可如果已经再三了,也就没有底线了。

    所以当洗澡间的水声第四次响起的时候,夏晨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冲了过去,这一次他终于有了一种守的云开见ri明的感觉,洗澡间里出现了一个漂亮的女孩,那女孩虽然面带稚气,身子青涩,但一看就知道是个美人痞子,ri后的潜力定是不可限量,此女正是沈倩怡。

    那是夏晨的第一次见到沈倩怡,尽管历尽波折,还吃了不少苦头,但总算是苦尽甘来,那懵懵懂懂的第一次还是让他留下了无比美好的回忆。

    这次之后,夏晨总结经验,决定不再一听到冲水声就盲目的出动了,而是综合脚步声,咳嗽声,开门声等等各种杂音来听声辨人,确定目标之后再登高望远一举捕获目标。

    从那以后,夏晨就再也没有失利过,少女青涩的身体在他充满爱意的目光下逐渐发育成熟。

    时至今ri,夏晨每次对别人说起是看着沈倩怡长大的,别人总是戏谑的道:“切,你才多大啊,还看着人家长大?”这时,他的嘴角总会勾勒出一抹神秘的浅笑,别人不懂,他自己却明白,他确实是看着沈倩怡“长大”的。

    每每回想起那天的经历,夏晨都为自己的百折不挠庆幸不已,若那时他不是那么的坚持,看过一次两次就放弃了,那么他可能就永远的错过沈倩怡了。

    水声停了,沈倩怡沐浴完毕,正用毛巾细细的擦拭着身体,刚洗完澡的她脸se酡红,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柔弱无骨的香肩上,含颠贻笑,娇媚可人。

    夏晨暗叹一声好戏将尽,正准备收工回屋时,他的眼角突然瞟见一物,那家伙黑漆漆的,晃荡着六根纤细的长腿拖着根透明的丝线从上方缓缓下坠,眼看就要落到沈倩怡的肩膀上。

    靠,这就是传说中的吊丝啊。

    “糟了。”夏晨大呼不妙,沈倩怡虽然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但好歹也是城里姑娘,对这种六条腿的东西有着本能的恐惧,这么大个蜘蛛落到她身上还不把她给吓死。

    夏晨刚想采取行动,就听见一道尖细刺耳的声音传来,接着就是“咚”的一声闷响和接连几声金属撞击产生的脆响。

    “啊……”倒在地上的沈倩怡发出一声很是压抑的呻吟声,显然是伤的不轻,过了好一会,她几次尝试着想爬起来,但都在哎哟的痛叫声中放弃了。

    看来靠她自己爬起来是不可能了。

    夏晨知道,沈倩怡的爸爸去年就去滨海市打工了,家里只住着她和爷爷nainai,二老年近七十身体尚可,平时在衣食上对沈倩怡照拂一二倒也应付的来,可这次明显是重体力活,怎么能让老人家去做呢?即使他们愿意夏晨也不会答应啊。

    这……是他做人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