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跟你拼了

夕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驭女时代最新章节!

    夏晨所住的地方是阳泉县的一个城中村。

    阳泉县隶属于滨海市,而滨海市是鲁东省第二大城市,位于鲁东半岛南部,滨州湾内,因海陆交通便利,且靠近ri韩,所以近年来在外资的加持下一直都在飞速发展,大有赶超省会泉城的趋势。

    阳泉县作为滨海市的卫星城也跟着发展起来了,城市越建越大也越来越繁华,比起内陆省份的地级市都不差,房价也是一个劲的往上飙升,创造着一批又一批的房奴。

    住在城中村的原本都是些老实巴交的农民,可当他们看着村子周围的摩天大楼一栋接着一栋的盖,那房价高的令人咋舌,他们的心思也活络起来,纷纷把原本矮趴趴的平房推倒,密密麻麻的盖起了六七层高的违章建筑,这些房子朝向混乱,间距窄小,很多地方只能勉强走人,连摩托车都很难开进去。

    由于是违章建筑,办不了产权证,所以屋主们也没用什么好的材料,房型结构什么的也是承建房子的包工头们拍着脑门子想出来的,既不对称也不合理,不过好歹能遮风避雨,加上ri后即使拆迁也会有一定的赔偿,所以那些买不起房子的工薪阶层或外来务工人员还是或买或租,把这里住的满满当当的,夏晨当时也是运气好才租到的。

    这里虽然难得见到阳光,但邻里之间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夏晨在这住了没几天就和沈倩怡的爷爷nainai混熟了,整天有一通没一通的互侃乱聊,经常把二老逗得哈哈大笑。

    至于沈倩怡,她那时候正上初三,功课很紧,每天早出晚归的,很难和夏晨碰上,夏晨也不好做的太刻意,因此很长时间以内他们都不熟。

    直到有一次,夏晨碰到一个天赐良机,几个不开眼的混混竟然把沈倩怡堵在巷子口,推推搡搡的想要做坏事,小丫头哪见过这种架势,当时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两条腿只打摆子,低着头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这时夏晨犹如天神般的出现,三五下打跑了那些小混混,自此他们便熟识了。

    值得一提的是,那天晚上沈倩怡是夏晨背回去的(她已经吓得走不动路了)。

    从此以后,小丫头就把夏晨当英雄似的供着,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拿来和他分享,学习上的心得,闺蜜之间的私房话也对他无所不谈。

    夏晨更是摸杆往上爬,从最开始朋友之间的相互调侃,变成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到后来连黄se笑话都可以肆无忌惮的拿出来讲,并美其名曰给沈倩怡进行启蒙教育,每当这个时候,沈倩怡都会红着脸跺脚娇嗔的道:“晨哥哥真坏!”接着便在夏晨的大笑声中慌忙逃离。

    要说现在两人是什么关系,夏晨也搞不清楚,虽然每天晚上他都会做那例行公事,但也仅此而已,他并没有那种想要突破两人关系的强烈yu望,更多的把沈倩怡当成妹妹,可能是因为太熟了反而不好下手了吧。

    夏晨来到沈倩怡家门前,见二老的房间的灯已经熄灭,就再无顾忌,从兜里掏出一根铁丝插进门锁里,轻轻一拧,门锁自开,他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直接来到洗澡间。

    “小怡,你在里面吧?”夏晨用铁丝开门一边问道:“我在你房间没找到你,你不会躲在洗澡间里了吧。”

    他可不会先问沈倩怡在不在里面,若她说在,那他怎么办?他是进啊,进啊,还是进啊?

    等沈倩怡穿好衣服就什么都晚了。

    所以这样最好,既可以给自己闯进洗澡间找理由,又可以出其不意的进入看到他想看到的。

    “啊?小怡,你怎么……穿着衣服……坐在这里?”夏晨很是意外,他记得沈倩怡摔倒的时候明明是光着身子的,怎么突然多了一套睡衣?

    沈倩怡抬起头望着夏晨,满脸泪痕,楚楚可怜道:“晨哥哥,我……我摔倒了,我的脚……好痛!我刚刚好不容易穿上了衣服,可一走路……就,就很痛。”

    “哦,是这样啊。”夏晨自觉之前的问题漏洞百出,连忙扯开话题,故作惊讶的跑过去查看,沈倩怡的右脚脚腕肿得厉害,呈暗红se,夏晨伸手摸了摸,又抬起她的脚掌摇了摇。

    沈倩怡紧咬着嘴唇没有出声,她对夏晨有着天然的信任感:“晨哥哥,我的脚怎么样了?我明天……还能上学吗?”

    夏晨轻轻的放下脚掌,笑着说道:“放心吧,就是崴到脚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先抱你回屋吧。”

    “嗯。”沈倩怡点点头。

    夏晨把手插进沈倩怡的腿弯,把她轻轻托了起来:“小怡啊,你这几年是怎么吃饭的,怎么尽长个子不长肉啊?”

    这是夏晨第二次和沈倩怡有身体接触,这几年来他们关系虽好,但也仅限于语言的交流,身体却从没碰到过。

    沈倩怡自然知道夏晨的意思,想起那时的自己,不由的更囧了,把头往他怀里钻了钻:“晨哥哥又笑我!”

    夏晨心中一颤,手上也滑了一下,沈倩怡睡衣的裙边直接从他手中滑了出去,这就让他的大手直接托在了沈倩怡的大腿上,大腿啊,再往上不就是,就是……

    沈倩怡也感觉到自己腿上的异样,身子明显的一僵,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夏晨有些手足无措,把女孩放下来重新抱吧,显得太过矫情,人家女孩子都没说什么呢,你瞎想什么啊,可若是不这样,又有些故意占便宜的意思,怎么做都不太好,不过好在很快就到了沈倩怡的卧室,把她放到床上,就从兜里掏出药膏给她擦药。

    “小怡啊,我这药可是很有用的,别说你这么点小伤,就是比这厉害十倍百倍的,只要没伤着骨头,睡一觉后都会痊愈的。”夏晨熟练的涂抹着药膏,这药膏是他从师门带出来的,外面根本没的卖,自然是极其珍贵,治疗这么点小伤还真是不算什么。

    涂抹完后,夏晨继续用手指帮她做着按摩,以舒经活血和加速药物吸收:“感觉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沈倩怡脸上有了一丝红晕,期期艾艾的问:“晨哥哥,你……你是怎么进来我家的?”

    夏晨心中一慌,该来的还是来了,不过好在他早有准备,镇定自若的背出台词道:“哦,是这样的,你不是快过生ri了吗?我想问问你想要什么生ri礼物,到你们家的时候发现门没锁,就直接进来了,我去你房间找过你,发现没人,看见洗澡间的灯亮着,就过来了。”

    “哦!”陈倩怡点点头,过了片刻,又若有所思的道:“那……你为什么带着药来呢?”

    “……”夏晨心头狂跳大呼失算,不过旋即又镇定下来:“哦,你也知道我学过武吧,这些都是吃饭的家伙离不得身的。”

    “哦!”沈倩怡缓缓点头,独自沉吟的道:“难怪上次我在洗澡间撞破了头你也随身带着药。”

    夏晨两颊直冒冷汗,感觉沈倩怡的脚腕温度够了就收回手指,后怕的道:“小怡啊,没事了,你睡一觉明天就好了,绝对不会影响你上学的,我就先回去了。”

    “晨哥哥!”沈倩怡见夏晨要走,连喊了一声,旋即低下头去,支支吾吾的说:“我,我……”

    “怎么了,小怡?还是很疼吗?”夏晨狐疑道:“没道理啊,这药我前两天还用过,药效很好的,你这点伤肯定一擦就不疼了。”

    “不是!”沈倩怡连摇头,悻悻的说:“晨哥哥的药……很好,只是,只是我后面……”

    “后面?难道是屁股?”夏晨往沈倩怡的臀部看去。

    “哎呀,不是啦!”沈倩怡见夏晨的目光变得se迷迷的,连嗔怒的道:“是……是后背,我摔倒的时候后背撞了一下,刚开始不觉得很疼,可是脚不疼了背就开始疼了。”

    “哦!”夏晨恍然,人的疼痛神经跟辩证法有些像,先逼着你解决主要矛盾,主要矛盾解决了,次要矛盾就凸显成主要矛盾了,这也是人体的自我保护功能,很正常,可是那伤处在背部,小怡是女孩子,这可怎么办呢?

    夏晨有些拿不定注意,他虽然在小孔里看过无数次,可那毕竟是偷窥,算不得数,当真让他面对面的看,他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沈倩怡看出夏晨的踌躇,埋着头小声道:“晨哥哥,你……你闭着眼睛不就行了。”

    “啊?这样也行啊?”夏晨脱口而出。

    沈倩怡红着脸点头:“嗯。”

    声音细弱蚊蝇,但夏晨立马答应了,生怕她反悔。

    夏晨让沈倩怡趴在床上,把衣服撸起来。

    医者为大,沈倩怡老实的把睡衣往上撸,随着手指的动作,她背部白嫩细腻的肌肤再次出现在夏晨面前,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这么毫无阻碍的看沈倩怡。

    “晨哥哥,好看吗?”

    夏晨没听出沈倩怡语气中的怒气,没心没肺的道:“好看,真白……啊!”

    就在夏晨准备好好形容一下沈倩怡的皮肤的时候,他的腰部传来一阵刺痛,让他不由的痛呼出声。

    也许是怕吵着爷爷nainai,也许是心疼她的晨哥哥,沈倩怡在夏晨一叫出声来后就送开了手,娇嗔的道:“不准看,闭着眼睛。”

    “好,好,我不看,我不看了。”夏晨闭起眼睛,其实只是半闭的啦,全闭着怎么找得到伤处啊。

    夏晨在沈倩怡背后的伤处涂上药膏,就开始给她按摩。

    女孩子都是触觉动物,夏晨按摩的手法很是jing妙,让她感觉非常舒服,所以也就没计较他闭着眼睛是怎么找到伤处的了。

    突然

    “啊呀……畜生啊,畜生,竟敢跑到我家里来欺负我孙女,我,我跟你拼了……咳咳!”正在夏晨和沈倩怡都很惬意的享受时,沈倩怡的nainai出现了房门口,满是褶子的老脸铁青一片,踉踉跄跄的朝夏晨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