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白雪公主

夕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驭女时代最新章节!

    “娜姐,你别担心,我先出去看看。”夏晨推开车门走了出去,从刚刚女孩倒地的样子来看,她应该并没有收到撞击,可能只是被吓昏了而已。

    当他来到车前看到女孩的时候,竟让他有种想要流鼻血的冲动。

    这女孩着浅黄se波点款的公主装连衣裙,裙子下摆被风吹起,露出印着卡通图案的内裤,纯棉的,特吸水。

    至于那图案则是——擎天柱。

    “小晨,你怎么站着不动啊?”张丽娜也从车里出来了,她慌张的跑到车前看了眼女孩,顿时明白了,对着夏晨大声斥责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想这个,你们男人真是没一个好东西。”

    夏晨这才回过神来,回想起刚才那一幕,他有些脸红,也有些内疚,觉得辜负了娜姐多年的信任,要知道他以前一直走纯情小男生路线的,在张丽娜面前表现的跟一张白纸似的,没想到这下全给毁了,以后他再想披着小男生的虎皮做点坏事的时候就得掂量掂量了。

    如果此时站在他面前的是沈倩怡,他不要一秒钟就可以想出一百种借口来应付她,完了还可以把责任往她身上扯,说她不信任自己,可对张丽娜他就没底气了,他功夫虽好,奈何人生阅历终究还是抵不过人家,他毫不怀疑,在没了小男生的外皮下,他尾巴一摇张丽娜就能把他看得透透的。

    张丽娜慌忙的蹲下身去,先是伸手探了探女孩的鼻息,可能是鼻息太难感应了,她又伸手摸到了女孩的胸口。

    刚刚回过神来的夏晨再次愣住了,他嘴巴一张“让我来”三个字差点脱口而出,幸好他还残存一点理智,缓缓走了过去,自觉的把女孩的裙子拉下,直到裙摆完全遮挡住变形金刚,他才恋恋不舍的移开目光:“娜姐,我学过点医术,还是让我看看吧?”

    张丽娜本来还对夏晨有些怒气,但一听他学过医,顿时怒气消了,目光中带着期盼道:“那太好了,你快看看,快看看她怎么样了?”

    “嗯。”夏晨上来就想往女孩的胸口摸,可又觉得当着娜姐的面这样做不太好,万一ri后她知道了实情,他的形象就彻底毁了,暗叹一声,还是掐住了女孩的脉门,细细感应之下,女孩脉息平稳,只是有些孱弱:“奇怪,这女孩并没受什么外伤,也不像是惊吓导致的昏迷。”

    “没受外伤,也不是惊吓,那她为什么晕倒了?”张丽娜忧虑不减,疑惑却增加了。

    夏晨又翻开了女孩的双眼,看了看她的唇se,顿时心里有底了,惊呼道:“乖乖,这丫头竟然饿晕了。”

    “饿晕了?”张丽娜一脸的不可思议,瞠目结舌的道:“怎么……怎么可能?这个女孩子……”

    “娜姐,打120吧,她急需输液。”夏晨已经确诊了,开玩笑,他的医术虽然比不上那个变态的小师妹,但是在世俗间,就是弄个神医当当也是绰绰有余的,他想了想又道:“还有,110也一起打了吧,得明确责任关系,免得ri后扯皮”

    “嗯。”张丽娜拿出手机准备拨号,又抬头看着夏晨小心翼翼的问:“这……没咱们责任吧?”

    夏晨笑着道:“没有,娜姐,我们是助人为乐,等小丫头醒了我们就是她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张丽娜愣愣的看着夏晨,半响才叹了口气道:“哎,只要她不记恨我们就好。”说着就开始拨号了。

    夏晨这才有机会好好看看女孩的脸,刚刚只是惊鸿一瞥,已经让他有些魂不守舍,细细一看之下,才发现是个天姿国se的小美人啊。

    她年龄大概跟沈倩怡差不多,一肌妙肤,若骨纤形,五官绝美且稍显立体,有些西域风情,仅就五官来说,她甚至比沈倩怡还要强上一点点,当然沈倩怡是比较可爱型的,而这个女孩却是绝美型的,她躺在那里就像动画片里的白雪公主一样,浑身散发出美丽圣洁的气息,让夏晨恨不得立刻扑上去狂啃一通把她救活。

    “你在看什么?”打完电话的张丽娜见夏晨一脸se迷迷的样,不由的涌出一丝怒气:“小姑娘很漂亮吗?”

    夏晨支支吾吾道:“呃,是这样的,我看此女面容纤瘦,嘴唇略凸,肯定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正想着她醒后我们怎么应付呢。”

    见张丽娜没做声,夏晨继续道:“你知道的,现在的社会太浮躁,人只要占着理,就会挖空心思的想从你身上捞一笔,他才不会管你到底是救了他还是害了他,总之我们是机动车,对方是行人,法律向来都是站在弱势群体一方,真打官司我们也……”

    “把她抱上车吧。”张丽娜余怒未消,她自己也感觉奇怪,夏晨看小姑娘看就看呗,与我有什么关系,可是,为什么心里总是有点别扭呢?

    “啊?”夏晨讶异道:“让我抱?”

    “难道是我抱?”张丽娜没好气的道。

    “好吧。”夏晨刚抱起女孩,又把她放下,故做沉思状道:“不能抱哦,抱了就破坏现场了。”

    “那你刚刚为什么抱?”张丽娜嘴角扯出一个弧度,嗔怒的道:“小流氓!”

    “我?我?”夏晨想狡辩,可张丽娜一副把他看穿的表情,让他知道再怎么狡辩也没用。

    哎,姜还是老的辣啊!

    jing车很开就来了,在现场拍了照就走了,只要留有案底,女孩就不能把责任往他们身上揽了,救护车接着赶到,夏晨陪女孩坐救护车去了医院,张丽娜则是开车跟着。

    到医院后,夏晨跑前跑后办手续,按照张丽娜的要求把女孩安顿在一间豪华单人房内,医生给她做了详细的检查,结果和夏晨诊断的一模一样,这让张丽娜非常惊奇。

    坐在病房里,张丽娜一边削着苹果,一边问道:“小晨啊,你……真是从小山沟沟里出来的,从没上过学?”

    夏晨抬眼看着张丽娜,眼神中带着丝凄苦,想挤出两滴眼泪来可惜没有成功,声音有些哽咽的道:“娜姐,你……你不相信我?连你也不相信我?我是那么不值得信任的人吗?”

    “不是不是!”张丽娜也自觉失言,连摆手道:“我只是觉得你……身上有很多神秘的东西!就像我上次见到的,你竟然能把生牛肉切得跟头发丝一样细,还有今天,你仅仅把了下脉就知道这女孩是饿晕了,这还不够神奇吗?给,苹果削好了,拿着吃吧。”

    “谢谢娜姐。”夏晨接过苹果,眉宇间的惆怅顿时消失:“好大啊!”

    他使劲咬了一口,大大咧咧的说道:“什么神秘的东西啊,你也知道,我们村子在深山老林里,由于长期与世隔绝,所以保存了很多古代传下来的东西,如武术啦,中医啦之类的,实际上在全国有很多这种村落,只是你不知道而已,神秘谈不上,薄有底蕴倒是真的,我从小就很调皮,拜了几个师傅,什么都学了一点点,不过这些东西平时玩玩还可以,真拿来用就不行了。”

    张丽娜听得频频点头,看来她对未知的领域还是保留着一份尊敬的,也不敢妄自揣测:“原来是这样啊。”

    “是啊。”夏晨又吞咽了一口苹果,眼中顿时溢满回忆:“说来我的家乡,那可真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啊……”

    这时,病房的门开了,一个护士走了进来。

    “啊……是你?”小护士认出了夏晨,她的表情变化非常有趣,从刚认出夏晨时候的激动,到脸上的疑惑越来越重,接着疑惑又很快转化为厌恶,她气鼓鼓的走到夏晨前面,指着他的鼻子骂道:“臭流氓,你不是说要去自首吗?怎么会在这里?”

    “自首?”张丽娜皱着眉头看着夏晨,道:“小晨,你又做什么亏心事了?为什么要去自首?”

    夏晨暗呼不妙,现在有两尊菩萨在,小护士好骗,娜姐可不好骗,得把两人分开,各个击破才行:“哦,是这样的,我刚才不是谈到我的家乡了吗?我之前和这个小护士同时被困在电梯里,也跟她聊到过我的家乡,她也很向往呢,对吗?哦,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马若云。”小护士脱口而出,随即又变脸斥声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啊,你个骗子,我让你出去后在外面等我,谁知到我一上去你就跑了,你是什么意思?还说要去自首,我跑了附近三个抛出所,人家都说没有。”

    “啊?”夏晨长大了嘴巴,这个小护士也太较真了吧,自己趁机溜走了她就应该发现上当了,没想到她竟跑到派出所去找,还找了三个,要知道阳泉总共才五个派出所,找了三个,就相当于找了大半个阳泉啊:“呃,是这样的,我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刚好接到我老板打来的电话,她让我立刻回酒店,不信你问我老板。”

    马若云嘟着嘴问张丽娜:“是这样吗?”

    张丽娜点头:“是的,我是打过电话让他回来。”

    “看吧看吧。”夏晨连呼妙哉,又继续发挥了一下:“我老板是诚信商人,她的酒店每年都被评为五道口街道办的优秀企事业单位,而我是山里娃,单纯,我们都不会骗人的。”

    “前半部分是对的,后半部分我持保留态度。”张丽娜淡淡道,接着看向夏晨,皱眉道:“小晨,你到底怎么欺负人家姑娘了?”

    “我没有啊。”夏晨做冤屈状,看着马若云,不解的道:“马小姐……”

    “别叫我马小姐!”马若云连纠正道:“马小姐,马小姐,听着像什么一样。”

    “哦!也是!”夏晨做恍然状,伸着手指头算了算,道:“马,畜生,小姐,服务人员,都不是什么好词,你爸当初怎么给你取这么个名字啊,呃,要不这样吧,不能叫马小姐,那就叫马大姐吧,这样就没歧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