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搬家

夕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驭女时代最新章节!

    “你……”马若云气的脸se煞白,胸口剧烈起伏着,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坐到床上抹着眼泪。

    张丽娜把她揽到怀里,对夏晨大加斥责道:“小晨,你怎么说话的?姓马怎么了,华夏姓马的多了去了,那还有姓刘的,姓朱的,照你的说法他们就不用活了,真不像话,若云乖哈,不哭了不哭了。”

    夏晨面露苦se,悻悻的道:“娜姐,我只是开个玩笑,谁知道若云她这么经不起玩笑啊,我以后不开了还不行吗?”

    “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马若云抬起头冲夏晨喊了一声,接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对张丽娜道:“他早上还,还……呜呜呜!”

    “他早上怎么了?”张丽娜连追问道。

    “他欺负我!”马若云极是委屈的道。

    张丽娜抬眼看着夏晨,一副你给我从实招来的样子。

    夏晨自然不敢辩解,马若云现在还有些害羞不好意思把早上的事说出来,可若是他胡编一通想要撇开责任的话,则势必会引起她的强烈反弹,不顾一切的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这个结果是他不愿意看到的,于是他只得低着脑袋恳切的道:“是的,我承认我错了,不光是早上,刚刚也错了,我不该这么说一个女孩子,这样太没有绅士风度了,我愿意向若云妹妹道歉,请若云妹妹看在我才从山里出来,对外面的世俗礼仪还不是太熟悉的情况下,原谅了我这次,我以后再也不会犯了,若云妹妹,对不起了。”

    夏晨这招很妙,他把话题从早上那不堪的事情再次转移到刚刚的事情,并把两件事情在xing质上划了等号,让不知情的人觉得,早上发生的事,也不过就是夏晨不太熟悉风俗礼仪,对女孩子不太尊重,没有绅士风度而已。

    马若云没看出夏晨的险恶用心,抽着小鼻子道:“这样就算完了?”

    张丽娜也松了口气,之前以为多大的事,没想到也就小孩子过家家而已,见若云还在生气,连袒护的道:“是啊,起码得请若云妹妹吃饭吧,还得去阳泉最好的酒店吃。”

    马若云没有做声,她看着有些为难的夏晨,也觉得这样做有些过了,人家还得给爸爸治病呢,都把钱花在我身上,耽误了他爸爸的病情怎么办,于是善良的道:“不用了,不用吃最贵的,请我吃顿烧烤就行了。”

    夏晨刚刚还在为兜里的钱发愁,快月底了,他兜里没剩几个钱,还准备给沈倩怡买件生ri礼物的,哪来的钱请这丫头吃饭,幸好早上编的谎话起了作用,这丫头竟然动了恻隐之心主动为他开脱,他刚想开口道谢,张丽娜说话了:“这怎么行,吃烧烤不卫生,再说龙阳路那边鱼龙混杂,小晨你带着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去,你放心我还不放心呢,这样吧,你请她吃饭,回头我给你报销。”

    “啊?”夏晨张大着嘴巴,心想娜姐你这不是多事吗?可嘴上还是说:“好吧,不过也不一定非得要最好的,看着干净,卫生,环境也好就行了。”

    “嗯。”马若云也赶紧点头,她也并不是很物质的女孩子,不然也不会这么好骗。

    “好吧。”张丽娜见他们二人有了共识,也就不再多说了,看了看表,已经五点多了,就站起来道:“小晨,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搬家了,你就留在这吧,万一这姑娘醒了发现身边没人,那就不好了。”

    夏晨想了想,道:“有什么不好的啊,这又不是咱们的错,咱们是做好事的活雷锋,谁还能限制咱们zi you啊,住院费我已经交了,一时半会也用不完,实在是没必要留在这里,要不把我电话留这吧,这女孩醒了让若云给我打电话,这不就行了?”

    马若云点头道:“行,没问题。”

    张丽娜想了想,也觉得没什么问题,看了眼马若云,有些疑惑的问道:“若云,你不是这个病房的护士吧,刚刚那个叫小鑫的女孩呢?”

    马若云连道:“哦,是这样的,小鑫下楼帮护士长买东西去了,我是来替她给病人建档的,不过我可以和她调换一下,由我来照顾这位病人。”

    “哦,那就好。”张丽娜点头,觉得再无疑问,就同意夏晨和他一起走了。

    至于给女孩建档,这女孩的资料他们一无所知,自然是无法建了,夏晨把手机号留给马若云,就陪着张丽娜离开了。

    经过这么一折腾,张丽娜开车的时候就更加小心了,也不再跟夏晨说话,一路无语,很快就到她家了,推开门一看,发现曹大伟正在客厅里抽烟,地上一地烟头,屋里满是烟雾。

    曹大伟见张丽娜回来,连忙迎了过来,一边接过她手里的包一边笑着道:“娜娜,你回来了,怎么今天这么早啊,身体不舒服吗?要是不舒服就早点休息吧,咦,晨兄弟也来了,你来的正好,晚上咱们兄弟整两盅……”

    “够了!”张丽娜一把推开曹大伟,冲他大声喊道:“曹大伟,收起你那谄媚的嘴脸,把jing力用来讨好外面的女人吧。”

    曹大伟着急的道:“娜娜,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那是一时冲动才犯的错误,现在我已经深刻反省并且决定痛改前非了,我们夫妻这么多年,难道你连这点机会都不给我吗?”

    “深刻反省?痛改前非?”张丽娜盯着曹大伟,步步逼近的问:“我没给过你机会吗?没有吗?你自己说说,你这一年来说了多少次这样的话了?你还让我怎么相信你。”

    曹大伟被张丽娜逼得不断往后退,一直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抱着张丽娜的腿带着哭腔道:“娜娜,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吧!”

    夏晨看着曹大伟堂堂一个大老爷们竟然哭了起来,也不知道他是真心的还是和自己一样演技好,但无论如何,看张丽娜的表情就知道她仍然舍不下这个男人,看来,要达到目的还得进行艰苦的长期作战了。

    经过片刻的心里挣扎,张丽娜还是挣开曹大伟的双臂,揶揄的道:“曹大伟,你就是个懦夫,一个不敢面对自己,面对现实,一直生活在幻想里的懦夫,我给过你无数次机会,但你一次又一次让我失望,我再也受不了,我要搬出去住。”说完就跑向卧室。

    “娜娜,娜娜……”曹大伟起身追了两步,还是停了下来,他知道张丽娜的脾气,她很少说什么重话,但话一旦出口,就一定会做到,他知道,他今天是无论如何也拦不下她的。

    夏晨走过去拍了拍曹大伟的肩膀,道:“曹哥,娜姐在气头上,你先让她出去住几天,过几天你再把她接回来就是了。”

    曹大伟想了想,只得无奈的点头:“哎,那好吧,兄弟你就辛苦点,改天哥们请你喝酒。”

    夏晨笑了笑,道:“一定。”说着就朝卧室走去。

    走进卧室一看,张丽娜并没有收拾东西,而是正趴在床上哭,夏晨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看来曹大伟在她心中的分量不轻啊,他悄悄的关上房门,坐到了张丽娜旁边。

    张丽娜在极力的压抑自己不哭出声,但情绪的释放还是让她的身体不停抽动,夏晨伸手扶住她的肩头,轻唤道:“娜姐……”

    张丽娜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猛地扑到了夏晨的怀里。

    这下该夏晨激动了,张丽娜只是抱在他的腰上,二人并没有什么敏感部位的接触,但伊人在前,清晰的声音,真切的触感,还有那股成熟女人独有的气息还是如迷幻药一样的往他鼻子里钻,熏得他昏然yu醉。

    夏晨抱着张丽娜,享受的同时也很担心,曹大伟可就在客厅里的啊,他刚刚只是把门关上,并没有上锁,从外面轻轻一推就能进来了,若是曹大伟进来了看到这幅场景,那将多么尴尬啊,任凭夏晨怎么解释,他心里也会不大舒服吧。

    好在张丽娜逐渐控制住了情绪,她擦干脸上的泪水,一声不响就开始收拾东西,就像刚才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她要带的东西很多,足足装满了7个旅行箱,外加四五个包裹,这还大多只是些衣物和化妆品,期间夏晨有意拿了些不太方面带走,却是张丽娜特别喜欢的东西装进包里,但都被张丽娜制止了,这也再次印证了他的猜测,张丽娜并不是真心想和曹大伟分开。

    ……

    张丽娜租住的房子是一栋老式公寓,共8层,而她正好住在第8层,这可累坏了夏晨,他提着行李箱扛着包裹来来回回跑了9趟才搬完,当最后一趟爬上楼梯的时候,他浑身已经被汗水浸的湿透,衣服鞋子都能挤出水来,累的连站都站不稳了。

    张丽娜适时的递了条毛巾给他,温柔的道:“小晨,你去洗个澡吧。”

    夏晨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接过毛巾就进了洗手间,没一会儿冲水声已经哗哗的响起。

    “小晨,你的衣服已经湿透了,我帮你洗了,再给你买一套换吧。”张丽娜的声音从外面传进了洗手间,夏晨还没答话,就听见洗衣机启动的声音。

    夏晨知道已经没办法拒绝了,只得说道:“好吧,那就谢谢娜姐了。”

    “不客气。”张丽娜甜甜的道。

    夏晨继续洗着,刚开始他浑身燥热,只想借着凉水降温,温度逐渐下来之后,他又发现洗手间里面根本没有沐浴露,没有沐浴露怎么洗澡,讲卫生的他刚准备喊张丽娜送沐浴露来,就听见房间的门开了,接着又啪的一声关了。

    张丽娜出去了,应该是给他买衣服去了。

    夏晨只好光着身子走出卫生间,他探出脑袋四处扫描一圈发现没有危险后,才缓缓走到刚送上来的行李箱边上,他记得沐浴露装在一个粉红se的箱子里,可这里有三个粉红se的箱子,他只好一个一个的找,可找了好一会也没找到:“难道娜姐把沐浴露收进了卧室?”

    接着夏晨悄悄的潜进卧室,从客厅到卧室,他走过的地方都留下一个个清晰的脚印,进了卧室之后他发现这里已经收拾妥当了,床单啊,被子之类的都已铺设整齐,而且看样子还都是新买的,,应该是卖货的人自己送上来的。

    夏晨环顾一圈,终于在卧室的角落找到了一个粉红se箱子,他又光着脚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了过去,又在实木地板上留下了一连串湿达达的脚印子。

    “爸,妈,这就是我租住的房子了。”张丽娜的声音从屋外传来,显然她是刻意说的很大声,想让夏晨听到。

    “咔嚓!”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