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彻底怒了

夕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驭女时代最新章节!

    夏晨的指法很有讲究,时轻时重,时缓时急,龙飞凤舞,气韵生动,而传递到张丽娜腿上的感觉就不一样了,她的身体本来就很敏感,夏晨接触的又是她的大腿内侧,一阵阵麻麻痒痒的感觉很快传遍她的全身,让她的身体有一种触电般的颤咧感。

    “这是……写的什么啊?”张丽娜集中jing力感受着,可越感觉越怪,刚开始还像写字,后来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难道是这小子想占我便宜,太过分了。”

    想明白的张丽娜一把抓住那只好se的大手,用力的向一边甩开,可没想到那大手很快有再次贴了过来,还大胆的在她腿上掐了一下。

    “啊!”张丽娜吃痛,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心里暗骂夏晨狼心狗肺,上午还送了他一块表,晚上占了便宜不说还掐我,以后再也不认这个弟弟了。

    老太太本来还在讲着曹大伟三岁时候的趣事,可一听张丽娜声音不对,连忙关切的问道:“娜娜,你怎么了?”

    张丽娜也意识到之前的失态,连摇头道:“没什么,妈,就是……肚子疼。”

    “哦,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原来是肚子疼啊,哎,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啊,我倒是巴不得你以后都不肚子疼了。”老太太一语双关的道。

    “妈,我说过的,只要大伟愿意,我……我没意见。”张丽娜再次把皮球踢到曹大伟那边。

    夏晨听了不由一笑,暗道女人真是狡猾,连生理期都当做借口来撒谎,而且撒这种谎成功率还很高,基本上一撒一个准,因为女人能感同身受,一般不会怀疑,而男人自觉和对方有生理差异也不敢妄自揣测,加上每每听到女孩说肚子疼的时候,总是本能的从身体里涌现出一种雄xing动物特有的怜惜,自然就更加不会怀疑了,所以女人用生理期撒谎无论对男人还是对女人都是杀手锏,百发百中,屡试不爽。

    “哈哈,那就好啊,你放心,大伟那边我去做工作,他要敢不要孩子,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是,他要是敢忤逆我,直接大耳瓜子抽他。”老太太兴奋的道:“不过啊,话说回来,大伟他以前一心想干事业,想晚点要孩子这也没错,你也不要怨他。”

    “哪有啊,妈,只要你能说服他要孩子,我立马搬回去住。”张丽娜笑嘻嘻的道。

    “真的?”老太太连追问道。

    “当然是真的。”张丽娜答完之后在心里暗叹一声,她知道曹大伟是不可能会同意的,他有病,是肯定生不了孩子的,如果他同意了,到时候再生不出来,那么他的秘密就会公之于众,他是不可能允许这件事发生的。

    夏晨可不会厉害这些事情,他只觉得胸闷得要命,被子里的氧气一点点被消耗,二氧化碳越老越多,他把被角挑起一点,想多进来点空气,可是没用,他感觉快要窒息了,于是他再次摸向张丽娜的大腿写字。

    之前他其实也是在写字,可写着写着,就对指下的肌肤更感兴趣了,于是写字就变成了占便宜,简简单单的笔画也变得复杂好se,不过这次他不会了,因此若是不给她们点颜se这两个女人还不知道会聊到什么时候。

    “娜娜啊,妈还是得说说你,这孩子啊,并不一定非得按照男人的意愿来,肚子在咱们女人身上,咱想生孩子,那就有一百种方法怀上,到真怀上了,他曹大伟还能怎么样,对吧?”老太太继续向张丽娜传授着独门秘方。

    “啊?”张丽娜刚想出声反驳,那只好se的大手又摸了过来,在她大腿上圈圈画画,她只好再次抓起那大手想要甩开,可这次那大手牢牢抓住她的手,并且伸出一根手指在她掌心画着圈:“又想写字?哼,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吧,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样。”

    夏晨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在张丽娜滑腻的大腿上写了一个脚字,怕她看不懂,写完一遍又写了一遍。

    张丽娜趁老太太不注意,往夏晨脚的方向看了一眼,果然,被子下面象征着夏晨身体的微微隆起被老太太一屁股坐到了下面,由于床垫很软,所以老太太并没有发现她其实是坐在夏晨的脚上了,正在她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那只手又在他腿上写起了字。

    这次,是一个闷字。

    张丽娜这次有了准备,夏晨写了一次她就感应到了,也抓过夏晨的手掌,用她的纤纤细指在上面写下了一个字:忍。

    “忍?”夏晨火大不已,说得轻巧,被闷在被子里半个小时了,再不出去就要闷死了,还忍?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头脑一热,顺着张丽娜的大腿就往上抹去,这下他是来真的,手掌全部覆盖,力度适中,再不是浅尝辄止,坚决而果断的向上滑行着,张丽娜光洁滑腻的美腿在他灵巧的手掌下纤毫毕现,触感一流,让他有种魂飞天外灵魂出窍的愉悦感。

    夏晨的动作很快,可在最后关头,在他即将进入神秘花园的时候,再次被抓住了,张丽娜这次很生气,她两只手牢牢的抓住夏晨的手,同时用她尖细的指甲深深的掐了下去。

    “啊!”夏晨痛苦强忍住疼痛,可还是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声音。

    “什么声音?”老太太的耳朵一点不被,她听到声音后站起来四处看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才缓缓坐了下去,愣了愣才问张丽娜道:“娜娜啊,我还有件事要问你,呃,是这样的,你听了可不要生气啊,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就我本人而言,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什么事啊,妈,你有什么就问吧,知道的我一定告诉你。”张丽娜收拾完夏晨,就把注意力转移到老太太身上了,夏晨越来越过分,她知道,他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得尽快把老太太弄出去才行。

    “娜娜啊,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呢,我们院里的黄nainai在建华路逛街的时候,看到你和一个男孩子在一起,呃,打打闹闹的,好像很亲密的样子,她,她还看到你喂那个男孩子吃东西,有这回事吗?”老太太吞吞吐吐的说完,就盯着张丽娜的脸,迫切的想要知道否定的答案。

    “啊?”张丽娜莫名其妙,她终于体会到明星被狗仔队偷窥的滋味了:“妈,你怎么还听那种人的话啊,那些人就是吃饱了撑的,整天没事到处说别人坏话,您以后少跟那种人来往。”

    “你看,你看,生气了吧,我怎么说的来着,那是别人说的,我是不会相信的。”老太太一副撇清嫌疑的架势,她之前可是有言在先的,只是听说,并没怀疑过。

    夏晨听到这心里戈登了一下,跟张丽娜在建华路逛街,张丽娜还给喂吃东西,那不就是他吗,之前,曹大伟经常不着家,家里有什么脏活重活张丽娜都会招来夏晨帮忙,一来是他年龄小好说话,二来是他什么都会,掏马桶啦,修电路啦,刷油漆啦之类的,甚至连头疼脑热这种小病他也能看,整个一个百宝箱,再加上他很对张丽娜的脾气,因此张丽娜经常叫他帮忙,时间久了,他们的关系ri间亲密,张丽娜总是以姐姐自居,除了叫夏晨帮忙,也会偶尔叫他逛逛街,出去玩玩,犒劳犒劳他,像喂他吃东西这种事确实做过,不过当时做的很自然,觉得没什么,现在被拿来这么一说,好像有点别扭一样。

    “没有,妈,你想哪去了?那个男孩子是我干弟弟,我平时没什么朋友,大伟他忙的时候,都是我那个弟弟在陪着我,我们在一起久了,也就没太多的忌讳,所以就……不过你放心吧,我以后会注意的,弟弟就是弟弟,是不能做一些过分的举动的。”张丽娜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语气明显变了一些。

    “弟弟就是弟弟,不能做一些过分的举动,这是在说我吗?”夏晨听出了张丽娜的暗示,但也不以为然,女人嘛,都是感xing动物,不管之前有过多少原则,多少矜持,只要你能进到她的心里,那些东西顷刻间就会土崩瓦解的。

    “这我可就得说说你了,娜娜啊,你现在是有妇之夫,又是个事业有成的女人,很多年轻的男孩子会望你身上粘,他们会百般讨好你,对你说甜言蜜语,让你以为他们喜欢你,然后……我不是说你啊,只是现在的社会就这样,有傍大款的女孩,就有傍富婆的男孩,你说的那个干弟弟,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我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你以后还是注意点,被和他走得太近。”老太太直接道。

    夏晨听了在心里气得直骂娘:“老太婆啊老太婆,我到底做什么了你就往我头上扣屎盆子,没经过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不知道吗?我和娜姐清清白白的,岂容你如此污蔑。”

    “妈你说得对,我明天就和那男孩断了,什么姐姐弟弟的,在我老公面前什么都不是。”张丽娜壮士断腕的道。

    张丽娜的这句话彻底激怒了夏晨,他将手从张丽娜手中快速抽回,又猛地往她腰身上抹去,大手一抓,正好抓住了一座秀挺的山峰,他不再客气,用力的在山峰上抓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