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杀手裁决者

夕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驭女时代最新章节!

    夏晨是抱着脑袋逃出张丽娜家的。

    他没想到张丽娜会发那么大的火,那个小脸啊,简直扭曲的变形了,要不是他逃得快还不知道她会怎么样呢,现在想想都觉得头疼:“哎,女人啊,真是小气,不就是虚晃了两枪嘛,值得这么动怒吗?”

    站在自己家门前,夏晨心里空落落的,见沈倩怡家还亮着灯光,就走了过去,刚准备敲门,就听见了里面的争吵声。

    “怡怡啊,我今儿就把话撂这儿了,你要是再敢跑去找那个夏晨,我就一头撞死在这儿。”这是沈倩怡奶奶的声音。

    “奶奶,我也把话撂在这儿,我不仅能要找晨哥哥,我还要嫁给他,除了晨哥哥,我谁都不要。”这是沈倩怡那小妮子带着哭腔的声音。

    “你……好,好,你是翅膀硬了是吧,连奶奶的话都敢不听,老头子,鸡毛掸子拿来。”

    “老婆子,算了吧,小怡还小,她喜欢跟小晨玩就让她玩吧,等她长大了,她会明白的,你又何必……”这是沈倩怡爷爷很有些苍老的声音。

    “小?她还小?好,那你跟我说说,哪有一个姑娘家家的,动不动就在一个男人家里呆到十一二点,还有,她昨天竟然,竟然要跟人家在大街上亲嘴,要不是菜场卖鱼的老张头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呢,你说,这算怎么回事?这是小吗?”

    “这……哎。”沈爷爷无奈的叹了口气,接着就听到他缓慢和有些吃力的脚步声。

    过了一会

    “你说,你知道错了吗?”沈倩怡的奶奶狠狠的道。

    “没有,我没有错,我喜欢晨哥哥,我就是喜欢他。”沈倩怡扯着嗓子哭喊道。

    “喜欢他?好,我叫你喜欢他,我叫你喜欢他……”

    “啪,啪,啪……”

    这应该是鸡毛掸子打在沈倩怡屁股上的声音。

    “那么一个穷光蛋,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你竟然要喜欢他,你马上要考大学了,以后会遇见各种各样的男人,哪能就这么把自己给葬送了,我叫你喜欢他,我叫你喜欢他……”

    “啪,啪,啪……”

    “我就是喜欢他,我就是要跟他在一起,啊……”沈倩怡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呼。

    “好,你喜欢他是吧,那我就打死你,就当我没有你这个孙女了,你是成心气我啊,你爸不成器,你跟你爸一样不成器,我打死你。”沈奶奶的情绪也激动起来,但手下却没有丝毫放松,击打声变得越来越密集。

    “啊,啊……”沈倩怡接连不断的痛呼出声。

    一声声击打都仿佛打进了夏晨的心里,他喉咙有些哽咽,眼角也有些湿润了,他很想冲进去拦住沈奶奶,保护小怡,但却迈不开步。

    “好了好了,老太婆,你想把小怡打死啊,快住手吧。”沈爷爷估计是要去抢沈奶奶的鸡毛掸子了。

    “老头子,你让开!快让开,不然我连你一块打。”沈奶奶怒火冲天的吼叫着。

    “我不放,就不放,你要打就连我一块打吧,来啊,把我也打死吧。”沈爷爷火气也起来了,跟沈奶奶扭打在一起。

    沈奶奶终于崩溃了,嚎啕大哭了起来:“呜呜……怎么都不让我省心啊,儿子吧,不听话,娶了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结婚还没两年就跟别人跑出国了,孙女又是这样,找什么样的男人不好,偏偏要找一个游手好闲的混混,这样的混混,没到手的时候对你很好,真到手了你就是根草了,以后有的是你受的……”

    “晨哥哥不是混混,他有工作的。”沈倩怡带着哭腔反驳道。

    “工作?一个厨子也算工作?你准备这辈子就嫁个厨子?”沈奶奶的声音带着鄙夷的道。

    “厨子怎么了?我就要嫁给厨子!”沈倩怡的声音更加坚决了。

    “你,你……你要气死我啊!”沈奶奶有些气急,突然她痛苦的呻吟起来:“哎哟,哎哟……”

    “老太婆,老太婆……”沈爷爷的焦急的声音。

    “奶奶,奶奶……”沈倩怡也哭喊起来。

    顿时屋里乱成一片。

    ……

    夏晨独自上了楼顶,刚刚听到的话让他心头很沉重。

    他在这里住了三年,一直都宽以待人,跟左邻右舍的关系也都挺好,平时大家看到他都是一脸的笑,没想到背地里确实如此的轻视于他,沈倩怡的奶奶如此,其他人估计也好不到哪去,人心隔肚皮啊。

    他以前从未想过身份、地位之类的东西,只觉得在厨房打工有钱拿,有事做,还能交到些朋友,挺好的,可没想到这工作在别人眼里如此不堪。

    他虽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事关沈倩怡,他就不得不在意了,生在人世间,终究不能逃脱世俗间的牵绊。

    他决定了,今晚就冲击瓶颈,那个卡了他两年的瓶颈。

    虽然再过一两个月那瓶颈可能会不冲自破,但他感觉等不了了,他现在迫切的需要力量。

    冲过了瓶颈,他就能鱼跃龙门,轻易的在世俗里做出一番事业,取得人人羡慕的成功。

    即使他不在乎,为了沈倩怡他也必须这么做。

    楼顶铺的是廉价的油毡,经过烈日一整天的炙烤,油毡吸收了大量的热量,到现在还腾腾的冒着热气,鞋子踩在上面也有些黏脚,因此平常根本没人上来。

    夏晨到了楼顶,用手一攀,就上了楼梯房顶部,这里比8层的楼顶还要高上一些,视野很开阔,整个城中村一览无余,星星点点的灯光昭示着人们尚未入眠,村周围还有些正在赶工的高层建筑,一盏盏氙气灯白花花的只刺眼。

    夏晨盘膝而坐,五心向天,很快的,一丝丝气流从他手心、脚心和头顶的百会穴流入他的体内,随着他的内力一起运转大周天……

    夏晨使用的功法叫做《真龙诀》,是他师门里最神秘的功法,据老头子讲,这种功法每代弟子中只有一人能修炼,而修炼了此种功法的人,将要承担极其艰巨的任务——制定和维持杀手界的规则,这种人也被称作杀手裁决者。

    杀手裁决者,也就是杀手中的杀手,专杀杀手的杀手。

    全世界杀手都闻风丧胆的存在。

    夏晨就是师门里新一代的裁决者,他从小就接受极为严苛的训练,同门师兄弟休息的时候,他要训练,师兄弟训练的时候,他要训练的更苦,至于有多苦,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对他来说,能活到如今实属不易。

    从12岁那年,他就开始执行一个又一个极其艰难的任务,这些任务千奇百怪,有刺杀南美毒枭,也有灭杀东北大佬,有采集100种不同的菊花,也有调查皮肉市场的价格行情,总之五花八门穷尽所想,从各个方面对他进行地狱式的磨砺。

    从十六岁开始,他就开始了他的本职工作,刺杀杀手。

    这可比之前的任务还要难上千倍万倍,所谓杀手,就是最善隐匿,也最善逃命的人,要刺杀杀手,光是要找到他们就已经很难,而找到了之后还要一击必杀,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当然了,所谓一物降一物,杀手也自然有他们的天敌,裁决者就是他们的天敌,杀手们之所以畏惧裁决者,就是因为《真龙诀》。

    《真龙诀》的厉害之处不在于外功和内功,而在于它的飞刀绝技,离开了飞刀,《真龙诀》和一般功法也没太大区别,但有了飞刀就完全不同了。

    一般的飞刀只能用来当做暗器,偷袭伤敌,而有了《真龙诀》的操控,飞刀就变成了十分可怕的武器,这是因为《真龙诀》修练到一定的层次,就能操控飞刀变向。

    飞刀变向只是个模糊的概念,在真龙诀功法里,从一层到三层都是操控飞刀,但并不能让飞刀变向,而从第四层开始,当修炼者进入大师境界,内力可以外放的时候,《真龙诀》的可怕之处才真正显现出来,它能让意识和外放的内力之间保持一丝丝的沟通,用来操控飞刀变向,这样就把飞刀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暗器变作能正面杀敌的神器,让人防不胜防。

    也就是因为这样,修习过《真龙诀》的裁决者才那么可怕,令全世界的杀手闻风胆丧。

    三年前,夏晨在执行灭杀中东杀手“黑面镇尼”的时候,由于意外事件导致他刺杀失败,还被一个杀手组织重重包围,虽然最终他使出浑身解数狼狈逃出,但也因此暴露了他裁决者的身份。

    裁决者并非要到大师境界才能被人认出,他的很多投掷手法、保命绝技等等都是独一无二的,因此杀手们能轻易辨认出来。

    夏晨的暴露自然也造成了他师门的暴露,全球的杀手这才知道那令人胆寒的裁决者竟是出自华夏的一个小门派,于是,压抑了他们几百年的怒火一下子爆发出来,纷纷表示要联合起来一起铲平那个小门派,小门派再怎么神秘,又怎么抵挡得住全球杀手组织的围攻呢?

    可这宣告一出,全球前十大杀手组织接连发表宣言,表示不会参于此次行动,那些号称要联合起来的小型杀手组织顿时傻眼了,他们也意识到事情的复杂性,纷纷龟缩了回去,刚组织起来的杀手联合体也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从此再无人提起。

    可明着不提,不代表他们暗中没有行动,师门夏晨是回不去了,就只好隐匿在俗世中潜修,盼着有朝一日能成为大师,地球上大师不少,但他是裁决者,成为大师之后实力会有一个飞跃,从此天下之大他尽可以随意驰骋。

    “嘣!”

    一声清脆的响声从夏晨体内传来,片刻后,他睁开眼,眉眼间有着藏不住的兴奋:“终于,我终于成为大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