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推拿

夕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驭女时代最新章节!

    张丽娜走后,屋里只剩下花曼丽和夏晨,夏晨本能的觉得要发生点什么事。

    果然,花曼丽挑逗似的冲夏晨抛了个媚眼,又对他勾了勾手指,娇嗲的道:“过来吧,小帅哥!”

    夏晨不知道她要干什么,有些忐忑的走了过去,站到她面前,笑着打招呼道:“花姐!”

    “唉!乖!”花曼丽娇声应道,她撩了一下耳边的长发,又吐出香嫩的小舌在唇边来回舔着:“刚刚,在门外看的爽吧!”

    夏晨如遭电击,这动作,简直太有杀伤力了,他在心中暗道,好一个风骚美少妇啊,眼睛却不停的上下打量着她,恨不得立刻扑过去把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这女人容貌姣好,妆容较浓,眼神动作都是妩媚至极,好似一娉一笑都能眉目传情,勾人心魂,让人不敢逼视,却又挪不开眼球。

    夏晨之前听张丽娜提过,这花曼丽和她曾经是大学同学,两人都是校花级美女,只是一个端庄优雅,一个天生媚骨,两人性格相左却成了好朋友,在整个大学期间几乎形影不离,毕业后,家境较差的张丽娜急着找工作,没想到却四处碰壁,险些误入歧途,后来结识了曹大伟,并闪电般嫁给了他。

    而花曼丽则是去考研,并在本校被顺利录取,谁想读研期间认识了一位单身阔佬,就直接弃学嫁人了,从此过上了珠光宝气的贵太太生活,对于夫妻生活她向来是绝口不提,却总是向张丽娜灌输着各种女性解放思想,向她介绍各具特色的滨海特殊服务行业,什么项目啦,什么价格啦,她都一清二楚,走在街上也能对擦身而过的单身男人进行深入细致的剖析,剖析程度之细简直跟扒光了亲眼看到一样。

    关于老公,她唯一透露的只有他的年龄,结婚的时候63,现在68。

    仅仅通过这个数字,已经能读出很多内容。

    “看什么啊?”夏晨装傻的摇摇头,强作镇定的道:“我什么也没看到啊!”

    “没看到?”花曼丽媚笑着问道。

    “没看到!”夏晨坚决的摇头,笑话,这种事他怎么好意思能承认,看到了也要当做没看到。

    “你确定?”花曼丽坐直了身子,媚眼如丝的望着他道。

    “确定,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夏晨脸色涨红,恨不得举起手来发个毒誓证明自己的清白。

    “那……现在呢?”花曼丽猛地张开白花花的双腿,她的包臀短裙极具伸缩性,在她的大力之下几乎没有阻碍的分得极开,夏晨的方位能清晰的看到她裙底的白色蕾丝内裤。

    靠,这……是神马情况!

    夏晨一下子呆住了,天啊,这是幸福啊幸福啊还是幸福啊?

    他张大着嘴,贪婪的盯着花曼丽的裙底那神秘的核心地带,整个人如被施了魔法一般,所有意识都被那个地方吞噬过去,连之前那充满诱惑力的两条光洁玉润的长腿也都黯然失色,只能在旁边做一种陪衬。

    夏晨只感觉到浑身燥热难耐,当花曼丽合上双腿笑嘻嘻的盯着他看的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嘴角的哈达子已经掉到衣服上,再顺着花曼丽的目光看去,正看到自己胯下雄伟的隆起,他老脸一红,弓着腰坐到了临近的沙发上。

    “哈哈……”花曼丽笑得前俯后仰,好似从没见过这么好笑的事似的,接着她站起身,风摆杨柳般的走过去坐到了夏晨身边,对着他的耳朵吐气若兰的道:“弟弟,这下你看到了吧。”

    “看……看到了。”夏晨再也没法狡辩,闻着花曼丽身上诱人的香水味,感受着脖颈间从她那吹过来的呼呼热气,心情很是激动。

    “清楚吗?”花曼丽继续问道。

    “清楚,很清楚!”当然清楚了,夏晨连她内裤上的那一点湿渍都看到了,能不清楚吗?可转念一想,这样说好像显得太流氓,就摇着头道:“也不是很清楚,隔得太远,里面也太黑,所以看不太清楚。”

    “那你是想再看看咯。”花曼丽挺了挺胸,本就硕大无比的胸脯绷得更紧了,编织背心上清晰的印上了她文胸的轮廓,看起来极其诱人。

    “啊?”夏晨预感到幸福将临,睁大眼睛望着她道:“可以吗?”

    花曼丽再次笑了起来,伸出纤纤细指在夏晨额上点了一下:“美的你,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

    夏晨顿时有些失落,幽幽的叹了口气道:“哎,可惜啊,我没有早生几年,不然就把你娶回家天天扒光了看。”

    花曼丽有些惊讶的盯着夏晨道:“小晨,这可不像以前的你啊,都学会调戏人了!”

    夏晨这才回味起刚才那句脱口即出的话,这确实不太像他以前的风格,以前的他为了低调总是一味的装单纯,可现在不一样了,他再没有那许多的顾虑,本性也自然的流露出来了。

    “花姐,那你是喜欢现在的我呢,还是以前的我?”夏晨直勾勾的盯着花曼丽,由于距离较近,他能清晰的看到花曼丽脸上细小的粉屑。

    “你说呢?”花曼丽也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接着又问道:“小晨,实话告诉我,你和娜娜……有没有那个?别告诉我你们俩没事哦,我可不会信。”

    夏晨本来想一直这么看下去的,但一提到张丽娜,他就不自觉的移开了视线:“没有,我和娜姐真没什么,再说我和曹哥是好兄弟,我是不会做那种挖人墙角的事的。”

    “真的?”花曼丽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娇哼了一声道:“哼,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她对你的态度和别人明显不同,你们根本不像是普通关系,倒像是刚吵完架的情侣,我可从来没见过她这么对别人。”

    夏晨有些惊讶的盯着花曼丽,心里很想问个究竟,但这事八字还没一撇,过多的探讨只会给张丽娜带来麻烦:“花姐,其实,是我做错了事,所以娜姐很生气,才会那样对我,我和她真的没什么,你也知道娜姐对感情很认真,她和曹哥会长长久久百年好合的。”

    花曼丽嗤笑一声:“小子,别给我装纯了,女人嘛,喜欢了就要去争取,别这么婆婆妈妈的,这才是男人该干的事,你若真心喜欢,我倒是可以帮帮你,怎么样?”

    “你帮我?”夏晨有些心动,可又怕花曼丽只是想套话,于是拒绝道:“不用了,我跟娜姐只是普通姐弟关系,我跟曹哥也是好兄弟,花姐你还是省省心吧,我是不会做破坏他们夫妻感情的事的。”

    “得了,反正我说的话你记住就是了。”花曼丽一副你就装吧的样子,站起身来伸出小手在后腰轻轻捶打起来:“小晨啊,我的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阴天下雨都是酸疼酸疼的,打针吃药什么的都没用,不过你上次帮我捶了一次,有小半年没疼了,可现在又开始疼了,你能不能帮我把它根治,如果能治好的话,我保证绝对把娜娜脱光了送给你。”

    “啊?”夏晨张大了嘴巴,心中一慌险些露出了马脚,连忙强作镇定的道:“花姐,你是腰部肌肉习惯性劳损,严格来说算不得病,西医自然无用,中医也只能缓解,不过我曾经学过一门推拿绝技,倒是可以治愈你的病,不过需要耗费不少时间,你住在滨海,这……”

    夏晨的瞬间失态没能逃过花曼丽的眼睛,她更加确定了夏晨对张丽娜的企图:“这没什么,滨海离阳泉这么近,我经常过来就是了,你只说需要多长时间就好了。”

    “呃,一周一次,持续……两个月吧。”夏晨说出了较为保守的数字,其实以他的推拿技法辅以内功治疗,三周足以治愈,只是太快治好了她又有些不舍,这么个大美人,即使吃不到摸着玩玩也是好的啊。

    “真的?两个月就可以了?”花曼丽的眼睛顿时亮了,看样子这个病痛确实折磨的她不轻:“那来吧,我这幅娇躯就任你折腾了,娜娜那边有休息间,就去那里吧。”

    “任我折腾?”夏晨听着一股热流直冲脑海,呼吸都加快了些:“你确定?”

    “当然了。”花曼丽点了点头,又伸出食指摇了摇:“不过,不许使坏哦!”

    休息间是张丽娜平时午睡的地方,里面空间很小,只摆了一张单人床,花曼丽进来之后直接扒到了床上,用手枕着脑袋闭着眼睛道:“小帅哥,来吧,不用怜惜我哦,对了,不用脱衣服吧?”

    “不……不用。”夏晨小脸一红,犹豫了会,还是没有关门,在华夏就是这样,门开着有事也没事,门关着没事也有事,他走到花曼丽身后,叉开双腿轻轻坐到她大腿上,伸手掐住她的穴位,指走龙蛇,已经开始了推拿。

    这推拿之法是夏晨从小师妹那学的,再次使出这推拿之法让他不由的回想起那个面若寒霜的绝美少女,她的美是夏晨生平所仅见的,无论从哪个方面都挑不出她一丝一毫的瑕疵,简直就是完美的化身,情窦初开的夏晨想要接近她,却又不知道如何讨她欢心,于是就变着法的用各种手段欺负她,结果不仅没让她喜欢上自己,还让她对自己恨之入骨。

    哎,悲剧啊!

    目光回到花曼丽身上,这浪蹄子穿着极省布料的贴身小背心,脖颈间裸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丰盈滑腻,后背上那条诱惑力十足的文胸带子清晰可见,更是牢牢的吸引住夏晨的眼球,他的手不断的在花曼丽后背游弋着,认穴掐位,指走如飞,配合着丝丝内力的输入,张丽娜只感觉后背顿时热了起来,加上夏晨的推拿位置准确,力道适中,让她非常舒服,竟忍不住的呻吟出了声:“啊……”

    夏晨坐在花曼丽的大腿上,虽然很轻,但也毕竟是大腿啊,眼前又是一具惹火娇躯,虽然是后背,但也是娇躯啊,他一直在克制自己,默念着五字清心咒压抑自己,本来还算成功,可这一切在这声呻吟声中猝然崩溃,他的下身陡然膨胀,直抵在花曼丽股沟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