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做女人真难

夕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驭女时代最新章节!

    “哟,还来了个不怕死的,陪我们玩玩?口气倒不小啊,你可知道我是谁吗?”黄秘书仰着脑袋喷着酒气道。

    夏晨缓缓走上前去,嬉笑的看着黄秘书道:“知道啊,你不就是那个嫖昌不给钱还被妓女告上法庭的两寸丁吗?”

    “噗!!!”他的小弟们听到这句话也有些憋不住的要笑出来。

    夏晨说的是五六年前的事情。

    这黄秘书原名叫黄伟丁,是县委书记的侄子,也是黄家这一脉唯一的男丁,在家族里备受宠爱,从小要什么就给什么,一直把他喂到现在这样连走路都吃力。

    五六年前,他刚考上公务员,按理说有个当县委书记的大伯帮衬着,仕途应该很光明才对,可他没多久就出事了,起因是有一次嫖昌他嫌那妓女太松,就拒付嫖资,还把妓女毒打了一顿,谁想那妓女也是个认死理的,四处求告被阻后,竟印了上千份传单在街上沿途派发,上面还写了几句顺口溜:

    黄伟丁,爱嫖昌,拒付嫖资妓遭殃,三百斤,只两寸,自己不行怨井框。

    这顺口溜一出顿时火遍整个阳泉,当时连三岁的孩子都会咿咿呀呀的哼唱几句,黄伟丁也由此得了个两寸丁的绰号,仕途,自然也就走到头了。

    据说事后黄伟丁曾动员黑白两道上千人到处寻找那名女子,但人家既然敢做,又怎么会留着阳泉让他抓到呢?早不知道跑那去了。

    没有了仕途的牵绊,黄伟丁就更加肆无忌惮的为非作歹,打架泡妞搞女人,只要不是杀头的罪他都挨个的犯,要不是每次事后黄家都能把屁股擦干净,他早就蹲局子了。

    曹大伟曾经跟夏晨说过,他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见不惯黄伟丁的所作所为,多次和他起了冲突,两人早就杠上了,想来这次黄伟丁也是冲着曹大伟来的。

    黄伟丁没想到还有人敢再提此事,磨盘大的脸刷的一下就阴沉下来,他冲身后的小弟招了招手:“兄弟们,这小子犯了忌讳,给他掌嘴。”

    “是!”黄伟丁身后顿时走出来两个混混,贼笑着朝夏晨扑来。

    张丽娜从后面拉住夏晨,她脸色绯红一片,连站立都有些困难,言辞含糊的道:“小晨,你……快走,你打不过他们的,还是去叫你……叫你曹哥来吧,我一个女人,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夏晨也清楚,黄伟丁虽然无良,可这光天化日的,门外还有那么多观众,他不敢真对张丽娜做什么,大不了也就是言语上调戏羞辱一番,他若只是个普通人,听张丽娜的话从这离开是最好的选择,毕竟他是男人,那些混混把他捶打一顿,这事也上不了法庭,亏也只能他自己吃了。

    不过他不是一般人,这几个烂番薯臭鸟蛋在他眼里与蝼蚁无异,只见他身子未动,右腿缓慢而笨拙的踢出两脚,随着嘭嘭两声,这两脚正好踢在两人小腹处,两人被踢得踉踉跄跄退后几步,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娜姐,你喝多了!”夏晨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的扶着张丽娜,他知道张丽娜已经酒劲上脑,很快就坚持不住了。

    “咦,这小子……会功夫!”黄伟丁有些惊讶的看着夏晨,夏晨那两脚看似平淡无奇,无论力量还是速度都没什么可取之处,但却蕴含着数种变化,一旦踢出普通人根本无法闪躲。

    夏晨也有些吃惊的看了眼黄伟丁,他没想到这个胖子竟然能看出他拳脚里的招式,不过也只是略微有些吃惊而已,毕竟华夏是武学之邦,有人接触过点武学也算不得什么稀奇。

    “老大,我们一起上吧!”一个小弟为了邀功,蠢蠢欲动的道。

    “是啊,老大,那小子刚刚只是碰巧,我们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他一个吗?”另一个小弟也凑了过来,很不服气的道。

    黄伟丁犹豫片刻,整理了下衣衫,平静的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我们回去。”

    “老大?”小弟们不明就里。

    “回去。”黄伟丁的声音变冷了许多。

    “是。”小弟们这才点头,那两个抓着小言的男人听老大说要走,就松开了手,可有个男人松手后在小言胸部上抓捏了一下。

    “啊!”小言吓得惊叫一声,泪水一直止不住的往下流。

    “等等。”夏晨冷冷的道:“就这么走了?单买了吗?还有,这里毁掉的东西可值不少钱,娜姐,赔一万够吗?”

    张丽娜的身子已经软绵绵的倒在夏晨的怀里,听到夏晨问话,模模糊糊的道:“不要,不要他们赔了,让他们走,让他们走……”

    夏晨在厨房上了三年班,对那些碗碗盘盘的格外珍惜,看着满地的碎碗碎盘,连那大玻璃转盘的边角地方也碎了不少,他本来想让他们放点血的,可他也明白张丽娜的意思,她是怕被小人惦记,毕竟做生意嘛,讲究的是与人为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黄伟丁从夏晨身边走过,夏晨没有阻拦,可那个刚才摸过小言胸部的小弟从他旁边走过的时候,他抓起那男人的手一膝盖撞了过去。

    “咔嚓!”骨头碎裂的声音。

    那小弟顿时倒在地上哀嚎起来,黄伟丁回头看了夏辰一眼,沉声道:“把他扶起来,我们走。”

    那些小弟见同伙受伤,本准备群攻夏晨的,可听黄伟丁那么一说,只好作罢,恶狠狠的瞪了夏晨一眼就纷纷走了出去。

    直到走出酒店,黄伟丁才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呼出口浊气道:“妈的,竟然遇到个有内功的,今天差一点就栽了。”

    一个小弟懵懂的问:“老大,你说那小子会功夫?我怎么没看出来啊,他只是凑巧踢到野鸡和山猫的,而且他们两个也没受伤啊,可见那小子脚力也就一般。”

    黄伟丁猛地拍打着这小弟的头,嘶声吼叫道:“操,你他妈懂个屁啊,老子从小学武,虽然没学到什么名堂,但见还是见过的,那小子踢倒两个向前冲的人身子晃都没晃一下,你做得到?他的功力可能跟我师傅差不多,别说我们几个了,就是再来十几个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那个小弟被黄伟丁大力的几下拍懵了,畏缩到一边再不敢说话。

    黄伟丁叹了口气道:“哎,幸好今天没跟他对上,不然以后又要多一个大敌,都记好了,今天的事就此揭过,以后谁也别再到尝鲜楼来了。”

    “那曹大伟?”一个小弟眨巴眼问道。

    “哼。”黄伟丁哼了一声道:“曹大伟,我是不会放过的,但这事不能明着来,得好好计划下……”

    “是。”小弟们都低声道。

    ……

    黄伟丁一行人走后,张丽娜彻底瘫软在夏晨怀里,嘴里含糊的道:“小晨,送……我回家!”

    夏晨心里明白,张丽娜是不想和曹大伟撞见,所以让自己把她送走啊,可这男女授受不亲的,更何况她还是个人妻,这让夏晨很为难,总不能让他抱着人家走吧。

    好像看出夏晨心里所想,张丽娜歪歪斜斜的站起来,含糊的道:“你扶着……我回去吧。”

    “哦,好。”夏晨连爽快的答应,扶住了张丽娜往外走去,

    包房门口围观的人都走了,只剩服务员站了一堆,夏晨冲她们招了招手:“把这里收拾一下吧,晚上还得待客呢,还有,去看看小言吧,我先送张总会去休息。”

    “是。”三两个服务员低声应道。

    夏晨发现服务员们看他的眼神有了一些恐惧,他明白,之前他一膝盖撞断一个混混的胳膊的场面,让她们有些害怕,不过没关系,他打的是坏人,要不了多长时间她们的这种恐惧就会变成崇拜,以后他在这群女人心中的地位不仅不会削弱,还会得到很大程度的增强。

    张丽娜在夏晨的搀扶下走出了酒店,一直到夏晨拦了辆出租车坐了上去后,她才歪倒在相夏晨身上沉沉的睡去。

    也不知道是酒劲上来了,还是酒后晕车,张丽娜没坐多大会就开始哇哇的吐,那吐得呀,的士司机脸都绿了,在夏晨掏出了身上最后的165块钱后,他见车里反正已经脏了,才勉强同意把他们送到。

    张丽娜不仅把车上吐得一塌糊涂,也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弄的脏的不行,到下车的时候,夏晨实在是不想抱她,但没办法,总不能扔大街上吧。

    张丽娜身上的香水味早就被酒精和胃酸的味道掩盖了,那股夏晨最喜欢的成熟女人特有的气息也早就闻不到了。

    夏晨几乎是憋着气把她抱上八楼的。

    喘着粗气把张丽娜放到床上后,夏晨一身轻松,他想转身就走,可见到张丽娜要翻身,他又连忙伸手拦住,她身上都是赃物,可别把床给弄脏了。

    “算了,好事做到底吧。”夏晨扶起张丽娜,开始帮她脱裙子,可她穿的是连衣裙,还是紧身的,夏晨根本不知道从哪下手,费了老半天劲才找到她身后的拉链,当然啦,到处摸一下碰一下是难免的了,拉下拉练后,又费了老大的劲才把裙子给脱下来,这让他不由的唏嘘感叹起来:“以前每次看沈倩怡脱衣服好像很简单,没想到自己动起手来却这么难,哎,做女人真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