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我要尿尿(求打赏)

夕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驭女时代最新章节!

    “苹果!”夏晨只是两肩绑上了绷带,却表现得跟瘫痪差不多,靠在床上张着嘴等柳小曼喂他吃东西:“葡萄……葡萄,我说葡萄,不是芒果,你怎么搞的,葡萄跟芒果都分不清楚吗?”

    看着夏晨颐指气使的样子,柳小曼有种想发火的冲动,可转念一想他是为了自己才受伤的,而且还中了两枪,险些送了命,现在虽然抢救过来了,可皮肉之苦也是要受的,自己应该多担待一点才是,就耐着性子任由夏晨驱使:“来,张开嘴,啊……”

    夏晨吃了一口,就吐了出来,皱着眉头不满的道:“这是什么葡萄啊,怎么这么酸,呸呸呸,不吃了,不吃了。”

    柳小曼心中一喜,连道:“不吃了?那好吧,我得回警局了,今天的案子还得处理呢,我明天再来看你吧。”说着起身要走。

    “干什么啊?”夏晨盯着柳小曼,不满的道:“这才多大会,你都说了四次要回警局了,我知道你很忙,但也不在乎喂我吃点东西吧,我现在两条胳膊都不能动,你总不会想让我饿死吧。”

    柳小曼眉头动了动,还是耐着性子道:“医生说……”

    “什么医生说啊,医生说什么就是什么啊,我的胳膊长在我自己身上,他们知道个屁呀,你看,我连动下手指头都疼得不得了,怎么吃东西啊?”夏晨大发牢骚道。

    柳小曼只好憋着气坐回去:“那你还要吃什么?”

    “香蕉,哦不,菠萝,帮我削个菠萝,削那个大的,那小的估计还没成熟,肯定很酸,大的,大的熟透了,好吃,咬一口水滋滋的,饱满,柔软,香甜……”夏晨说得一脸陶醉。

    这是在说菠萝吗?

    柳小曼眨巴眼,可又不好妄自猜测,只好取了那个大的菠萝削皮。

    这时,一个护士走了进来。

    “夏晨,该打针了。”来人正是马若云,夏晨怕生,自然是找熟人来照顾比较好。

    “哦,那我先出去一下。”柳小曼有些脸红的道。

    “嘟嘟嘟嘟……”手机响了。

    柳小曼接了电话:“喂,是……是……好的,好的……嗯,我马上回来!”

    接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望着夏晨道:“夏晨,局里让我马上回去,给今天的事情做一份详细的笔录,一大堆人等着我呢。”

    夏晨皱了皱眉,可一看人家那身警服,还是宽容的点点头道:“那好吧,不过,要早去早回!”

    “是。”柳小曼如蒙大赦,脚下不自觉的立正,差点就啪的一声敬了个军礼。

    柳小曼走后,夏晨就翻了个身,趴在了床上,一下把裤子撸到了大腿上。

    “哎呀,不用拉这么下的,拉一点点就可以了,我要打针的地方在你的腰部,又不是,又不是屁股。”小护士用手遮住眼睛害羞的道。

    夏晨咂咂嘴,挖苦的道:“装什么啊,前面都让你看到了,看看后面有什么所谓啊。”

    “哼!”小护士这才放下手,羞红着脸气嘟嘟的走过来,一声不吭的给夏晨消毒,化药,然后一针扎了下去。

    “啊!”夏晨痛呼一声,他之前虽没打过针,可刚刚在手术室打过的,也没这么疼啊:“马若云,你到底会不会打针啊,你要不会就让别人来,我的屁股可是肉长的。”

    马若云气的只喘粗气:“哼,还说我,谁让你把裤子拉那么低的。”

    夏晨一看马若云像是真生气了,就拉起裤子,笑嘻嘻的道:“若云,你也知道我们家乡的传统,我的身子都让你看到了,在我心里你就是我老婆了,在老婆面前哪有那么多忌讳啊。”

    马若云这才想起来夏晨是阿拉木族的,和汉族的规矩不一样,而且自己确实看到了他的,他的……可是要让自己就这么嫁给他也太草率了吧,就算自己同意,爸爸妈妈也不会同意的啊:“夏晨,我,我……”

    夏晨知道马若云心里所想,就连打断道:“若云,我们家乡的规矩是死的,但人是活的,我现在毕竟在阳泉,自然也得入乡随俗吗,这种事,还是得靠感情的,我之前的意思是,我毕竟不是你们汉族小伙子,身子可以随便给女孩子看,我总是会不自觉的把你当成我老婆,就是潜意识里会这样觉得,我知道这样不好,以后我会慢慢改正的。”

    马若云这才喜笑颜开:“这才对嘛,其实现代社会,看看身子有什么了不起的啊,如果看看身子就得结婚的话,那那些人体模特们不是要跟无数个人结婚?”

    “哦。”夏晨一副恍然的样子:“那……你能给我看看吗?”

    ……

    到了快天黑的时候,柳小曼还没过来,夏晨想过出院,可又觉得不能这么便宜了她。

    至于沈倩怡曹大伟他们,夏晨并不想告诉,毕竟他真没什么事,还是不要惊扰他们好了,给他们都打了个电话说临时有事去了外地,过两天回来。

    夏晨感觉有些腹胀,就按了病床边的服务按钮。

    马若云很快过来了,她脸上有着一丝恼色:“夏晨,你平均每个小时都要按十回按钮,又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你知不知道我一个人要服务三个病人的,你别没事找事好不好?”

    夏晨面带哀求的道:“这回不是小事,我要尿尿。”

    马若云脸上很快升起一朵红霞,她娇羞的道:“尿尿你找我干嘛呀,洗手间在那边,你自己去就是了。”

    夏晨郁愤的看着马若云道:“若云,亏我还拿你当好朋友,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对我?你也看到了,那个害我受伤的警察现在来都不想来了,我一个外乡人,还是少数民族,在阳泉又没什么朋友,遇到事情我不找你找谁啊?”

    “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嘛!”马若云听了夏晨一番慷慨激昂的话后,也觉得刚刚的话说的有点过:“可是,上厕所我真帮不了你,你还是自己去吧。”

    夏晨望了眼自己的伤口,可怜巴巴的道:“若云,我的伤势你最清楚了,我的两条胳膊都中了枪,是中了枪啊,胳膊被打了两个洞,我现在手指都动不了,又怎么尿尿呢?”

    马若云脸上更红了:“可是,可是人家是女孩子嘛,要不这样,我去给你找个男护士,我们医院新来了两个男护士,我让他们帮帮你吧。”

    夏晨身子一下瘫软躺到了床上,翻过身背对着马若云,绝决的道:“那算了,我还是憋着吧。”

    马若云急了:“那怎么行,这样会憋坏膀胱的,轻则引起膀胱炎,尿结石,重则,重则就更严重了。”

    夏晨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别说了,除了你,我不会让任何人帮我,真要憋不住了,我大不了尿裤子里呗,憋成膀胱炎,我可没那么傻。”

    “啊?”马若云急的直跺脚,这可怎么办啊,如果让她的病人憋尿憋得尿床,她可是会受到很严厉的处分的啊。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的过,马若云还是下不了决心,夏晨好像越来越憋不住了,先是身子弓成个虾米,接着开始在床上打滚,嘴里还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好吧,我帮你啦。”马若云终于下了决心,这离夏晨提出要求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分钟,可见小妮子内心挣扎的确实蛮厉害。

    夏晨一听立刻偷笑,从病床上缓缓爬起来,哽咽的道:“谢谢你若云,你真是个好女孩,将来即使我没福分娶到你,也会为你祈福祷告让你找个好婆家的。”

    “祷告?祈福?这不是基督教吗?怎么少数民族也信教吗?”马若云如是想着,脚下还是跟着夏晨进了洗手间。

    “快点,快点,我快憋死了。”夏晨站在马桶边催促着。

    马若云愣愣的站在夏晨后面不知道该干什么。

    “脱裤子啊,帮我脱裤子,难道让我自己脱啊?”夏晨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这马若云也太笨了吧,哪有尿尿不脱裤子的。

    “哦!”马若云弱弱的应了声,帮夏晨拉下病号服的裤子,在面对那包裹住鼓鼓囊囊的大坨的时候,她实在下不了手了。

    “快点,快点,我快憋不住了。”夏晨急的直跺脚:“又不是没看过,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

    马若云只好半闭着眼睛,拉下了夏晨的内裤,顿时一条邪物露了出来。

    “啊……”马若云羞红了脸,不自觉的尖叫一声。

    夏晨转过身,着急的道:“快点啊,快点扶住,不然尿裤子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