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第一个女人(求红票)

夕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驭女时代最新章节!

    “可以松开了吧。”马若云的声音出奇的平淡。

    夏晨笑嘻嘻的松开手,面带歉意的道:“若云,刚刚……”

    话没说完,马若云已经擦身而过,她的脸上有着一丝疲倦,眼中带着一抹的绝决。

    “又生气了?”夏晨纳闷,这女人也太小气了吧,不过是用手而已,又不会掉块肉,有必要这样吗?

    对了,她的裤子!

    “若云,你的……”夏晨想说你的裤子上有东西,可还没开口,马若云已经关了房门走出去了,这房门是隔音的,效果极好,所以他也没浪费力气去喊。

    躺在病床上,夏晨正考虑今晚何去何从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是曹大伟打来的。

    “喂,曹哥,我不是告诉你我去外地了吗?”夏晨懒洋洋的道:“我有个朋友……”

    “得了吧。”曹大伟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这些都是我玩剩下的,晚上出来喝两杯吧,我有话跟你说。”

    夏晨听曹大伟一言揭穿了他,略一尴尬以后也说:“好吧,曹哥,我也正好有事问你。”

    “好的,那你来夜路人酒吧,到了打我电话。”曹大伟那边有些嘈杂,估计已经在酒吧里了。

    “好的。”夏晨挂了电话后,就办了手续出院了。

    一医院某护理科

    马若云神色木然的走进办公室,径自倒了杯茶坐到椅子上,她根本没注意此时办公室里的人都在盯着她的裤裆发呆。

    一个满脸雀斑,扎着马尾辫的小护士蹑手蹑脚的走到马若云身边,轻声的道:“若云,你怎么了?”

    马若云没做声,小护士扯了扯她的胳膊,又问:“若云,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马若云这才注意到有人跟她说话,机械的笑了笑:“小娟,没什么,就是心情不太好。”

    小娟又凑近了些,贴在她耳朵边上说:“若云,你是不是跟男朋友吵架了?”

    马若云有些惊奇的看着小娟:“为什么这么问?”

    小娟有些害羞的指了指马若云的下身:“你自己看!”

    马若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往下一看,顿时吓得尖叫起来:“啊……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啊?”

    这时办公室里的七八个护士都笑了起来,其中一个年龄大的护士微笑着道:“小云啊,那是男人身上的东西,你不会不知道吧!”

    经这么一提醒,马若云这才幡然醒悟,原来这就是夏晨的……

    “啊!”马若云惊叫一声,捂着脸羞得无地自容。

    办公室再次传来整齐的笑声,那个年龄大的护士又说:“小云啊,你也都19岁了,交个男朋友不丢人,这种事谁还没经历过啊,是吧?”

    “是啊!”大家都议论纷纷起来。

    “小云,没什么的,我老公跟我结婚以前,我不让他吃,他就经常让我用手,有时还用嘴呢,呵呵……”

    “是啊,小云,你都是大姑娘了,这种事迟早得经历的!”

    “若云妹妹,什么时候把你男朋友带来我们看看啊,估计肯定是个帅哥哦。”

    “那肯定啊,小云是我们一医院的一朵花啊,那么多追她的男孩子,她都不正眼瞧一眼,她喜欢的男生,那肯定是极优秀的!”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化解了尴尬,马若云也渐渐放下了手,加入了她们的讨论。

    “美凤阿姨,你说,你跟你老公以前也这样吗?”马若云羞红着脸,眼神闪躲的问道。

    美凤笑着道:“那当然啦,我们那个年代,在这方面保守得很,结婚之前想都别想,我那时给我老公下了死规定,什么都可以依他,但第一次必须留到新婚之夜,我老公答应了,但条件是除了那个之外,我什么都得依他。”

    “还别说你们这样,我那时用嘴,用胸,用……哎,反正啦,到结婚之前我除了处女膜没给他之外,什么都给他了,哈哈……”

    马若云听得小脸滚烫,又怯怯的问道:“美凤阿姨,那你每次帮你老公,他会骂你吗?”

    “骂我?”美凤眉头一拧,凶巴巴的道:“老娘帮他弄,他还敢骂老娘,老娘直接脱下鞋板揍他。”

    说着觉得不对劲,又看着马若云道:“小云,你男朋友不会骂你了吧?那这男人也太贱了吧,你帮他弄,让他快活,他还骂人,这种人就该拉出去枪毙。”

    “是啊,是该拉出去枪毙。”众人附和道。

    众口一词的讨伐,让马若云更加坚信夏晨不是个好东西。

    “不过,有一种情况例外哦。”说话的是小娟,那个满脸雀斑的女孩,她肯定的道:“如果你做到一半就停了,特别是他快要到**的时候停下,他会非常的痛苦,想杀你的心都有,我男朋友就是这样,我最开始不知道,累的受不了,就停下了,结果他掐着我的脖子逼我,那样子我现在想起来都害怕,事后我非常恨他,就跟他提出了分手。”

    “那后来呢?”马若云的心都被勾起来了,这情况跟她和夏晨有些相似,相比而言,夏晨比小娟的老公温柔多了,起码夏晨没有要掐死她啊。

    小娟指了指手上的戒指:“后来你就知道了啊,我们去年结的婚。”

    “他那么对你,你还跟他结婚啊?”马若云疑惑的道。

    小娟一脸幸福的道:“这就是我要说的了,跟我男朋友分手后,我心里还是放心不下他,在我印象里,他不是那样的人啊,于是我带着这个疑问请教了好些医生,也询问了心理专家,还问了好多我的男性朋友,他们给我的答案都是,男人在那种情况下是失去理智的,根本无法控制自己,他那时做的事并不代表他的本意,所以我就原谅了他。”

    “啊?这样也行啊?”马若云还是将信将疑。

    这时,美凤又说道:“小娟讲的没错,我男人更离谱,我记得我当姑娘那会,刚开始也是不懂,半道就停下了,结果我男人当时就把我按到在地上,想要那个我,幸亏我当时反应快,直接用手抓住放在嘴里,帮他处理完了才作罢,不然啊,我看我的处女膜也保留不到新婚之夜咯!”

    “是的啦,男人在那种情况下回失去理智的,还不说男人了,其实我们女人也一样,我老公有时太快,我还没到,我心里难受的啊,真想掐死他个没用的东西,美凤,你别说你没有啊!大家都是女人,有什么说什么呗。”另一位年龄大的阿姨笑着说道。

    美凤也捂着嘴笑了起来:“那是你老公没用,我老公每次都很持久,所以我都很爽,要是他跟你老公那样,我早就板砖拍他了,哈哈……”

    “要死……”

    “啊!”马若云忽然有种井底之蛙的感觉,她没想到男女之间还有这么多学问,更想不到之前还信誓旦旦要跟夏晨划清界限的心这么快就出现了松动。

    难道这次我又误会他了!

    女孩子本来就对她的第一个男人有种特殊的感情,她跟夏晨虽然没有实质性的第一次,但在她心中也差不多了。

    潜意识里,她并不想和夏晨永不相见。

    现在又听了这么多前辈们的心得,让她心里某个地方很快变得柔软了,跟夏晨在一起的一幕幕又重新出现在脑海……

    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打开一看,是一条短信,一条很长的短信。

    亲爱的若云:

    当你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医院了。

    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我实在是无地自容。

    我不想为自己狡辩,今晚的我,的确是个禽兽。

    但是,请你相信我,这不是真实的我。

    我只觉得当时脑袋里一片空白,唯一想的只有怎么才能获得更多的快感,谁阻挡我,谁不让我舒服我就恨不得生撕了她。

    我知道这样不好,但我控制不住,我真的控制不住。

    我觉得我很脏,很可恶,简直就不该存活在人世间。

    起码,阳泉我是肯定呆不下去了!

    因为这里到处都有你的影子。

    或许,我会换个城市生活吧。

    这是我给你发的最后一条短信,希望不会打扰到你。

    我必须给你发这条短信,因为,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

    虽然只是用手!

    永别了!

    ——爱你的夏晨

    马若云看完短信,泪水已经悄然滑落,漫过了脸颊,也漫过了心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