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清贫之家(红票何在)

夕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驭女时代最新章节!

    车子行驶到城乡结合部的一条巷弄停下。

    小芳下车后说道:“夏晨,就送到这里好了,你赶快回去吧。”

    夏晨也下了车,让司机走了以后才道:“来都来了,不请我去你家喝杯水吗?”

    小芳有些为难,捏着衣角道:“我,我家……不太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不就是你爸爸妈妈都生病了吗?你放心吧,我学过点医术,正好可以替他们看看。”夏晨说出了本意,他对小芳还谈不上喜欢,但也绝不讨厌,在车上的时候他还偷偷瞟了小芳好些眼,只瞟的小芳面红心跳。

    小芳其实也是个美女,五官精致柔美,身材纤细高挑,只是皮肤有些干燥,发丝有些发黄,身材也有些偏瘦,这些都是营养不良的征兆,若稍加调养,她定会是个秀色可餐的大美人。

    最让人心动的是她那羞羞怯怯的眼神,是那样的柔弱而敏感,夏晨看她一眼,她就小脸发红,眨着纤长的睫毛,埋着头捏衣角,如受惊的小兔子般惶恐不安。

    可能正因为这样,夏晨以前才一直没注意到她。

    小芳眼中有着一丝期待:“你……会看病吗?”

    “是的,娜姐知道的,这三年来她很少去医院,一些小病小灾的都是我帮她看的,当然我会的也不光是些日常小病,一些疑难杂症我也能看看,反正又不要钱,你就让我试试吧。”夏晨嬉笑着道。

    小芳有些为难,她好像很不愿夏晨闯入她的生活,可夏晨的话对她的诱惑又很大,她犹豫良久,才道:“好吧,你跟我来!”

    夏晨跟着小芳七曲八拐的,穿梭在这貌似贫民窟的窝棚区。

    夏晨住的地方虽然说是城中村,但好歹也是成片的楼房,而这里则完完全全是临时搭建的违章建筑,墙低檐矮,上面盖着石棉瓦,冬冷夏热,根本不是人住的地方。

    小芳带着夏晨来到一处房子前,指了指快要烂成渣的木门道:“这里就是我家,里面很小很脏,你如果不想……”

    “是这里吧,那你快开门啊,等什么呢?”夏晨打断道。

    小芳这才拿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芳芳啊,你回来了,快点帮帮忙,你爸爸要小解。一个中年女声道。

    小芳连道:“来了,妈。”

    夏晨跟着小芳进屋后,他扫了一眼房子里的陈设,当即有些心惊,没想到在阳泉竟还有这么穷的人家。

    他是在山里住过的人,那的人崇尚自然,很少讲究享受,但即使如此,他也从没见过这么简陋的屋子。

    一盏昏黄的白昼灯,几把破椅子,一张木板拼成的床,就是这个家的全部。

    屋檐上靠着几块木板,想来是小芳晚上睡的地方。

    夏晨看的一阵阵心酸,这种环境里夏天住下也就算了,冬天可怎么办啊,阳泉的冬天得有零下十几度啊。

    “芳芳,有客人来了?”还是那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她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拍了下身边躺着的一个男人道:“建国,起来了,有客人到了,是小芳的朋友,给咱们看病的。”

    “嗯……什么?小芳的朋友?给咱们看病?那丫头什么时候交到医生朋友了,让我看看。”一个面容憔悴的中年人从床上爬了起来,他头发凌乱,形容枯槁,看起来像个老头子。

    “爸,妈!这是我的朋友,他懂点医术,让他帮你和爸看看吧。”小芳带着夏晨走到床边,向她的爸妈介绍道。

    “啊,不错,不错,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啊,很有我年轻时候的风范。”小芳爸眯着眼睛道。

    小芳妈拍打了他一下:“去,老不正经的,你年轻的时候哪有人家小伙子帅啊。”

    “怎么?我年轻的时候不帅吗?我不帅怎么把你泡到了?想当年是谁死乞白赖的缠着我要跟我耍朋友的,我说我有朋友,你硬是把我们拆散了再跟我耍,你说我说的是不是?”小芳爸自豪的道。

    “切,老不正经的,还死乞白赖的跟你耍,你脸皮可真厚,小时候是谁有事没事总给我送零食的,什么甘蔗啦,苹果啦,红薯了,反正你弄的到的,都往我家里送,都快成我们家的小搬运工了,要不是你送了我那么多东西,我才懒得理你,跟你耍朋友,你做梦!”小芳妈揶揄的道。

    “我那是看你们家可怜,孩子那么多,长那么大连顿白米饭都没吃过,我才施舍给你吃的,你还真上心了!”小芳爸不甘示弱的道。

    “还施舍,我看你……”

    “妈!”小芳红着脸打断了她妈妈的话:“我朋友来了,你们还这么没完没了的吵架,怕不怕丢人啊!”

    夏晨笑着道:“小芳,你这就说错了,叔叔阿姨不仅不丢人,还很令人羡慕,他们在这么恶劣的情况下,不但没有气馁,反而依然能保留一颗乐观的心,特别是叔叔,被病魔折磨了几年没下过地,却依然充满激情和自信,这让我非常感动。”

    见小芳爸妈眼中露出赞许的目光,夏晨接着道:“阿姨照顾卧病在床的叔叔几年不离不弃,而且对叔叔没有丝毫厌恶,还跟他唇枪舌剑的开玩笑,这证明阿姨的感情是真挚而热烈的。”

    “而叔叔在床上被照顾了几年,在他眼里却看不到丝毫的消沉,也没有对照顾他的阿姨唯唯诺诺,谦恭谨慎,而是跟她像老朋友一样的相互调侃,这证明他的心态非常健康。”

    “总之,治愈一切疾病的前提就是好的心态,这方面叔叔阿姨都没问题。”

    夏晨一说完,二老都鼓起掌来:“说得好,小伙子说得好啊!”

    小芳也笑了,她偷偷看了夏晨一眼,却正好碰到夏晨也看了过来,四目相对,小芳的小脸立刻就红了,连忙躲开眼神。

    “阿姨,我先看看你的腿吧,是哪一只?”夏晨搬了把椅子坐到床边,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对小芳道:“对了,叔叔不是要小解,你快去吧。”

    小芳有些不好意思的嗯了一声,就去拿尿壶了。

    小芳妈也有些尴尬的笑道:“小伙子,让你见笑了!”

    “哎呀有什么见笑的,女儿服侍爸爸,那不是天经地义的?小伙子也不像是那么矫情的人,有什么好见笑的啊!”小芳爸大大咧咧的道。

    小晨露出自认为最礼貌的笑容,温和的道:“叔叔说的对,阿姨您太客气了,哦对了,我叫夏晨,您叫我小晨就好了。”

    “哎,小晨。”小芳妈立刻甜蜜的笑了,她指了指自己的右腿道:“小晨啊,我就是前几天晚上回家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把膝盖骨摔成了深层次骨裂,医生说我必须要静养,长期的静养,而且以后即使好了走路也会有些问题,你看……”

    夏晨笑着道:“阿姨,请您把手伸出来,我帮你把下脉!”

    小芳妈伸出手,夏晨掐住她的脉门,细细感应之下,心里已有数了,又查看了下她的腿,这才镇定的道:“阿姨,您的腿的确是骨裂,但没有医生说的那么严重,我有把握让你在两个星期内痊愈,以后走路也不会有问题。”

    小芳妈有些怀疑,但依然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真的吗?我的腿真的能在一星期内痊愈,以后走路也不会有问题?你真有把握吗?”

    夏晨肯定的点头道:“是的,阿姨,我有把握。”

    小芳妈立刻两眼放光,高兴的浑身发抖,片刻后,又指着小芳爸道:“你快看看建国,看看他能不能治好,我们去了好多家医院,他们都说没办法治好,但是有两三成几率能让他站起来,不过得花5、6万块钱,如果你能治好,我,我……”

    夏晨连制止道:“让我先看看吧,阿姨。”

    “嗯,嗯。”小芳妈连连点头。

    夏晨掐住小芳爸的脉门,细细感应之下,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