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被暗算(求打赏)

夕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驭女时代最新章节!

    夏晨被带到了一间档次颇高的酒店内,一走进包房,就见到满桌的饭菜和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衣的男人,他留着小平头,长着大众脸,属于丢到人堆里就找不出来那种,只是那道从头顶一直拉到下颚的狰狞伤疤昭示着此人的不凡。

    “锤子哥!”夏晨恭恭敬敬的走过去,小心翼翼的鞠了一躬道:“您找我过来,是……”

    “哦,夏晨是吧,请坐!”锤子嗓音很低沉,虽然刻意表现出轻松随意,但依然隐隐散发出一种慑人的霸气:“别紧张,我找你过来就是想了解一下情况。”

    夏晨没有坐,面带笑脸的道:“锤子哥请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坐!”锤子朝身后的小弟招个手:“来,给夏晨满上,让他喝两杯就不紧张了。”

    夏晨只好坐下,那小弟给他倒了一满杯茅台。

    “来,走一个!”锤子向夏晨举杯。

    夏晨连举杯:“我敬您!”

    一杯酒下肚,夏晨也表现的随意了点:“锤子哥,豹哥的事真不是我干的,而且我也干不了啊,是吧,我一个厨师何德何能啊,能打伤豹哥,这不是太抬举我了吗?”

    锤子摆摆手:“夏晨啊,有些事呢,不用说的太清楚,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也就行了,我们道上混的,说不好听的就是混一张脸,黑豹他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吗?我早就知道他迟早会栽跟头,兄弟你教训他也是应该的。”

    夏晨心道又来了,真是一不小心就会着道啊。

    “来,再来一个!”锤子再次举杯。

    夏晨站了起来,一饮而尽:“锤子哥,豹哥的事真不是我做的,您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哦?不是你做的,那是你师父做的?”锤子夹了口菜吃下,有些意外的问道。

    “师傅?”夏晨心下恍然,原来他请自己过来是因为这个。

    那天晚上自己小小展露了点实力,但已经远超常人了。

    曹大伟虽然能一巴掌把黑豹扇飞,但也无法一只手把他举过头顶,而瞬间用石子打中那些小弟的膝盖,更是常人难以做到的,可能正因为这个他才把自己叫过来好言好语:“锤子哥,我的师傅也是个厨子啊,他都五十多了,最多炒菜比我强点,打架还不如我呢,他怎么可能打得过豹哥呢?”

    锤子笑而不语,只是再次举杯相邀。

    夏晨站起来恭敬的道:“锤子哥,我酒量不怎么样,喝了几杯已经有些晕了,我最后敬您一杯,喝完我就该走了,希望您别见怪。”说完举杯一饮而尽。

    锤子举起双手拍了起来:“好,好酒量,我还从没见过会功夫的人喝醉了酒是什么反应呢。”

    “会功夫?”夏晨心下疑虑,可随即他感觉到一阵阵天旋地转,捂着脑袋快要站立不稳:“锤子哥,这酒?”

    “哈哈,没错,我这次可是下了血本啊,这酒里放了美国最新研制的迷幻药,无色无味,三分钟见效,你已经喝下了足以迷昏一头大象的量了,还不准备说实话吗?”锤子脸色阴沉,声音狠厉的道:“豹子跟了我多年,还救过我的命,看到我头上这道疤没,如果没有他,我的头都被砍下来了,他现在被人打个半死,这事要是这么过去了,我锤子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

    “所以,你就认栽吧。”

    夏晨感觉到身体绵软无力,内力也无比紊乱,根本无法调动,一种久未出现的危机感再次出现,他毫不怀疑,此刻锤子可以轻易杀死自己:“锤子哥,我,我真的不会……功夫!”

    “哼,事到如今还在伪装,这药我让帮里十多个兄弟尝过,他们只吃了一点点,三分钟一到立马就昏过去了,而你吃了那么多,不仅没昏过去,还能站着说话,这还不足以证明你就是打伤黑豹的凶手吗?”锤子满脸狰狞道。

    夏晨感觉这次是彻底的栽了。

    长期的平淡生活让他的危机意识变淡了,在和人的交往中也不像以前那么谨小慎微。

    前几天实力的突破更是让他自信心膨胀,自认为从此天下之大已经可以肆意纵横。

    谁想却不经意的着了一个小人的道。

    他五息敏感,内力深厚,一般的毒都能闻出来,即使闻不出来,也能用内力压制毒性再慢慢化解。

    只是他平时接触的毒都是古代传下来的配方毒,对现代医学的合成毒,化学毒并未怎么涉猎,而今天中的毒恰好又是最新研制的化学毒药,这一切加在一起,就造成了他,身为一个杀手裁决者阴沟里翻船的条件。

    夏晨竭力长嘶一声,想发泄心中的不甘,但也仅仅发出微弱的声音。

    他已经无力反抗,只得用尽最后的力气踉踉跄跄的往门外走去。

    锤子朝身后小弟招了个手,那小弟拿了支酒瓶当头就招呼下去。

    “嘭!”夏晨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

    酒店前台

    一穿着黑衣的精瘦男人微笑着对前台小姐说:“小姐,我的一个朋友住在你们这2304号房间,他喝多了,非常的难受,而我们又有急事要出去,不能照顾他,能麻烦你派一个服务员去照顾他一下吗?端下茶送下水的,我们会给她小费的。”

    前台小姐笑容灿烂的道:“这没问题,我马上给你找一个服务员。”

    “那就太谢谢你了。”精瘦男人客气的道。

    “没什么,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前台小姐礼貌的道。

    精瘦男人给前台小姐做别后,出了酒店的门,就上了一辆奔驰s350。

    “怎么样了?”锤子冷着脸问道。

    “都办好了,给他下了最大量的药,待会保管他会把进去的小姑娘蹂躏致死。”精瘦男人眼中邪光闪闪,嘴角阴笑连连。

    “嗯,那就好。”锤子伸出一个手指头,接着又伸出一支:“两个小时候报警。”

    “是!”精瘦男人点头道。

    “哼,害了我兄弟,我就要了你的命。”锤子眼中闪过一抹狠辣。

    “锤子哥,我们现在去哪?”精瘦男人道。

    “去看看豹子吧,那小子也算命大,被打成了猪头竟然还能活过来,得,去把这个喜讯告诉他,让他高兴高兴吧。”锤子笑眯眯道。

    “是。”精瘦男人恭敬点头,接着对司机道:“老马,去二医院。”

    “是。”叫老马的男子应道。

    ……

    夏晨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感觉到自己如同身处火炉一般,周围都是炙热的高温,热得自己像要爆炸了一般,身体里有无穷无尽的力量无处发泄,疼痛难忍,可偏偏又睁不开眼睛,只得在床上不停翻滚。

    “咔嚓!”房间的门开了。

    一个身材纤瘦,眉目清秀的女孩走了进来,她穿着浅蓝色的服务员制服,扎着马尾辫,手上还提着一壶开水和一袋药。

    她走进房间一看,顿时惊呆了,手中一送差点把水壶掉到了地上。

    “夏晨?”女孩睁大眼睛使劲的辨认着,床上那人衣衫尽碎,浑身发红,在床上翻滚反复,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

    确认是夏晨后,女孩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飞也似的跑到床边,伸手探向夏晨的额头,却被他滚烫的提问吓得立马缩回头:“啊,怎么,怎么这么烫,不行,得马上送去医院。”

    女孩拿出手机开始拨号,却没见到夏晨已经幽幽的睁开眼,他一见到女孩,身体立刻起了反应,裤子被撑的如山般耸起,眼中浴火升腾,很快已淹没他的理智。

    此时他的眼中只有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