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章 她是谁?

夕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驭女时代最新章节!

    “是的,那个女孩说犯罪嫌疑人是她的男朋友,她是自愿的,不存在强奸的问题,所以就撤案了。”身材微胖的女警也是一脸不忿的道。

    “她脑子进水了,哪有这么对待自己的男朋友,而且即使是男朋友,做出这种事了也应该报案啊,她倒好,不仅不上法院指控嫌疑人,还要销案,我去跟她谈谈,不能这么轻易的把这种人渣放出去。”柳小曼气哼哼的就要往外走。

    “哎呀,小曼!”那个微胖的女警一把拉住她道:“该说的我们都说了,可是没用,她执意说自己是自愿的,男朋友只是粗鲁了点,并没有犯法,她都这么说了,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而且她现在已经离开了。”

    “什么,她走了?”柳小曼秀目圆瞪,一脸不可思议的道。

    “是的,她执意要走,我们也不能强留啊!”微胖女警说着还瞪了夏晨一眼。

    “好了,好了。”那年长的警察合上笔记本,缓缓的道:“所以说嘛,世事无常,凡事都不能只看表面,这小伙子,刚刚你们还把他当强奸犯,转眼间他就已经洗脱嫌疑了,你们就不要再对他恶语相向了。”

    “可是,可是……”柳小曼双眼喷火,指着夏晨手指颤抖的道:“就这么放他走了?”

    “案子已经销了,不放他走又能做什么?”年长警察看向夏晨缓缓的道:“小伙子,以后对待女朋友要温柔点,可别再这么伤人家了!”

    “是,是!”夏晨连连点头,心中却震惊了。

    女朋友!多么陌生的词汇啊!

    对他来说唯一称得上女朋友的也只有沈倩怡,而沈倩怡现在还在上学,那年轻警察说他强奸的是个酒店服务员,这差的也太远了吧。

    而排除掉沈倩怡,他认识的女孩中跟酒店服务员沾得上边的也只有小芳了。

    难道是小芳?

    如果是小芳,在自己失去意识的情况下强奸了她,她不仅不报案,反而还销案就有可能了。

    也只能是她了!

    “请问,那个女孩……”夏晨想问那女孩叫什么名字,可转念一想若是这样问了,不是证明那女孩不是自己女朋友吗,于是转了个弯的问:“请问我女朋友现在怎么样了,我记得她当时流了好多血,她没事吧,她身子那么瘦,再被这么一折腾……”

    “你还知道人家流了好多血啊,那你当时怎么就那么禽兽呢?无耻!”柳小曼嫉恶如仇的道。

    夏晨倒吸一口冷气,他对柳小曼一忍再忍,之前有嫌疑在身也就算了,现在嫌疑也洗清了,她还那么对自己,胸中的滔滔怒火实在是压制不住了,挺了挺身板,就指着她的鼻子骂道:“柳小曼啊柳小曼,我真没见过你这种白眼狼,说我是禽兽?你也不想想,没有我这个禽兽你还能站在这里说话吗?”

    “现在倒好,我这肩膀还在痛呢,你就开始对我人身攻击了,我女朋友那边都销案了,你还在这喋喋不休,你身为一个局外人,又怎么知道我们俩的感情有多深呢,她之所以对我好,是因为我对她更好,不然你以为人家是傻子啊,白白让我蹂躏一顿还放我出去?”

    “算了,不跟你多说了,我现在真是后悔当时帮你挡了两枪,早知如此就该让你被一枪爆头,打的脑浆迸裂,这样的话,起码还落个耳根子清净。”

    “你,你……”柳小曼怒火攻心,但夏晨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她实在是无法反驳,憋了半响,只憋得脸色通红,气嘟嘟的就往外走。

    “咔嚓!”房门开了。

    一道伟岸的身躯走了进来,他看了夏晨一眼,正想过来打招呼,又看到柳小曼气哼哼的往外走,连伸出硕大的手掌给她打招呼:“小曼,我是曹大伟啊,刑警队的,你还记得我吗?过年的时候我们一起破过案呢,那起偷盗自行车……哎,哎,小曼……”

    见小曼走远,曹大伟才又转向夏晨道:“兄弟,真的是你啊?”

    “曹哥!”夏晨迎了过去:“你怎么来了。”

    曹大伟看了眼年长警察,笑着道:“黄叔,听说这案子已经销了,我兄弟现在可以走了吧?”

    年长警察点点头:“可以走了,早就可以走了,呵呵,他们这些年轻人刚刚在斗气呢。”

    “那好,黄叔,那我们就先走了。”曹大伟跟年长警察打个招呼,就带着夏晨走了出去。

    “兄弟,没想到你这么彪悍啊,玩的哪的妞啊,都玩到警察局来了,看不出来啊,以前叫你出去玩你不去,原来你喜欢更刺激的。”曹大伟眼中淫光闪闪。

    “去,不是你想的那样!”夏晨现在没心情跟曹大伟开玩笑,他压低声音道:“曹哥,你帮我查下那女孩叫什么名字。”

    “什么?”曹大伟不可思议的望着夏晨:“你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就,就……”

    夏晨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的道:“你先去帮我问问,一定要问清楚,完了我再跟你说。”

    曹大伟挠了挠头,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去帮他问了。

    过了好一会

    曹大伟才神色怪异的出来了,他望着夏晨眼神复杂的道:“兄弟,那女孩刻意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她和警局签了保密协定,拒绝把身份信息透露给任何人,不过我趁他们不注意还是偷偷帮你看到的,那女孩叫邱圆圆,今年24岁,住在建华路的都市花园,在风月酒店当服务员。”

    “邱圆圆?”夏晨沉思片刻,还是一筹莫展:“不对啊,我不认识这个人啊,一点印象都没有。”

    “什么,不认识?兄弟,这次你可真有点不厚道啊,我听他们说你都快把人家姑娘给搞死了,那血啊,流了大半缸,把床单都给染透了,姑娘还是第一次,你就不能悠着点吗?”曹大伟很是怜香惜玉的道。

    夏晨白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被人陷害的,当时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好了,不跟你说了,我得去查查这女孩是谁,她为什么要帮我。”

    “嗯,是该查查,查出来好好感谢感谢人家,若不是人家撤案,像你这种情况,即使是被陷害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也是跑不了的。”曹大伟说着叹了口气道:“哎,我这两天一直在抓那个组织卖.淫的团伙,可是一点眉目都没有,你跟小曼是唯一见过他们的两个人,小曼当时大意了,以为随手就可以把他们拿下,所以没记清楚他们的长相,你记得吗?”

    “我?”夏晨回想一下,他记性还是蛮好的,那逃走的两个人他都有些印象:“大概记得,我晚点画出来给你吧,现在得先走了。”

    “嗯,那就多谢你了。”曹大伟这才露出笑脸。

    “好了,我该走了。”夏晨心中急切,他迫切的想知道那个受到自己非人虐待的女孩到底是谁?她为什么要帮自己。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小芳嫌疑最大,于是他首先去了小芳家。

    敲了敲门,里面就传来小芳妈的声音:“进来吧,门没锁。”

    夏晨走了进去,顿时觉得光线都暗了不少,现在才6点多,外面还很明亮,但屋里已经有些阴暗了,小芳的爸妈正在看一个鞋盒差不多大的黑白电视机,播放的是时下正热门的相亲类节目《非诚毋扰》。

    “咦,是夏晨啊,快进来快进来,来,这边坐,小芳没跟你一起回来吗?”小芳妈艰难的从电视荧幕上移开目光,笑着说了句话后又不舍的转头看去。

    小芳爸更是一刻都离不开电视屏幕,直着脑袋道:“什么?小芳没回来?哦,对了,我差点忘了,小芳今天被公司派到滨海去了,要过两天才回来呢,我们家小芳啊,出息了,公司领导对她器重着呢!”

    “什么?小芳去滨海了?她什么时候走的?”夏晨连追问道,如果不是小芳,他实在想不到还有其他女孩会这么对他。

    “呃,早上7点多吧,得在8点半前赶到公司总部,他们那家宾馆要接待外宾,而会英语的服务员又太少,就把她调过去了,要整整三天才回来呢。”小芳爸的言语中带着真切的自豪感。

    “老东西,小芳打电话回来你咋不告诉我呢?到现在才说。”小芳妈不满的道。

    “我也是……诶,牵手了,牵手了,那个男生牵手那个爆灯的女孩了!太好了!”小芳爸高兴的手舞足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