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初夜月明

地黄丸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寒门贵子最新章节!

    彭城交战的时候,叶珉和朱礼也对洛阳发起了攻击。

    镇守洛阳的是北魏名将奚白摇。

    他治军严厉,尤其善守,这几年加固城墙,挖深沟渠,将洛阳经营的水泄不通。

    但是,他面对是叶珉。

    号称当代韩信的江东战神。

    双方对峙了二十余天,叶珉奇计百出,将洛阳外围的几座城池蚕食殆尽,然后和朱礼东西合围了洛阳城。

    雷霆砲没有奏效。

    奚白摇用冷水浇灌墙面,天寒地冻,一夜成冰,连雷霆砲都砸不出缺口。可是强攻洛阳这样的坚城,必然伤亡很大,叶珉和朱礼商议后,决定只围不打。

    此次战役的核心在彭城,洛阳方面只是辅助,能趁机打下最好,打不下也问题不大。

    只要给足压力,让元瑜不能从司州、并州调兵即可。

    这一围城就到了三月,春暖花开,泼水成冰不再奏效,彭城之战也已经分出胜负,洛阳城内人心惶惶,魏军士气低落,全靠奚白摇的威望,才勉强维系住局面。

    这夜,突然听到一声巨响,洛阳西墙被黑天雷炸塌了半面,叶珉率军突入城内,魏军发生营啸,四散逃窜,等战到天明,成建制的抵抗不复存在。

    奚白摇被部下救出,狼狈渡过黄河,他骑马回望,见远处烽烟袅袅,顿时悲从心来,伏地东向叩首,道:“实乃天亡我大魏,臣不忍见之,愿化鬼魂,永镇于此间,为陛下守境!”说完拔刀自刎。

    洛阳攻克,黄河以南,全归大楚所有,叶珉摆出北渡黄河的姿态,兵锋直指平城。

    魏廷震动!

    元瑜紧急召见元沐兰,以她为使者,全权代表皇帝和魏国,前往金陵求见徐佑,商讨议和之事。

    叶珉真的把魏人打怕了。

    “太尉,北魏使团两日后就要抵达,是由鸿胪寺礼宾,还是交由大将军府负责?有什么要注意的禁忌,还有,礼宾规格尚待太尉定下……”

    鸿胪寺卿正请示,清明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个盒子,放到徐佑面前,低声道:“公主送来的。”

    徐佑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件男子锦衣,袖口缝制着桃叶堆积成山的形状,线条粗大疏松,做工不算精致,应该是初学者的手笔。

    只不过这锦衣是上下颠倒摆放,其实化用了诗经里的典故:东方未明,颠倒衣裳。颠之倒之,自公召之。

    将衣裳颠倒摆放,约徐佑天明之前见面。

    地点,就在桃叶山。

    他叹了口气,盖上盒子,挥了挥手,道:“元沐兰不会进京,鸿胪寺也不必做什么准备。和谈事宜,我亲自去和她商定,你们拟好国书,等待最后的结果就是!”

    鸿胪寺卿不明所以,却也不敢反对,恭敬的答是,然后辞退而出,刚到府门外,遇到了鲁伯之。

    他和鲁伯之交好,忙过去拉到旁边,问道:“太尉要和元沐兰商谈,却又不选在京城,到底怎么回事?”

    鲁伯之笑道:“这是国事,也是太尉的私事,让你别管,是为了你好,免得夹在中间,两头受气。”

    鸿胪寺卿瞠目结舌,无言以对。

    长江北岸,距离金陵百余里,有一座桃叶山,形如桃叶而得名。后来有人在山上种满桃花,等到三五月时,漫山开遍,美不胜收。

    元沐兰身穿白练裙,腰系锦莼带,足蹬黑革鞮,头梳百合髻,立在山顶桃林中,天地秀色集于一身,宛如月色下的精灵。

    徐佑自后而来,笑道:“公主换了戎服,倒让我差点认不出来了……”

    元沐兰回眸笑道:“我也是首次穿南人的女装,好看吗?”她提起裙摆,转了一圈,舞姿蹁跹,惊起蝶儿纷飞。

    徐佑轻轻鼓掌,道:“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柔情卓态,媚于语言!”

    元沐兰嗔道:“我可不是饱读诗书的汉家女儿,说的简单点。”

    “真好看!”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大笑。

    徐佑趋前,和元沐兰并肩立在山崖边,极目眺望,远处的金陵城里灯火通明,取消宵禁后,老百姓的夜生活日渐丰富,大有打造不夜城的趋势。

    “你在江东实施的那些革新,我全都仔细的思考过,有些很实用,有些很激进,有些我以为注定会失败,可最后无不收到积极而巨大的成效……你的目光所能看到的地方,已经超越了南北所有人,如今楚有富饶的江东,有产马的关中,有长江和黄淮,科举制收拢四方英才俄日己用,有门阀之利,却无门阀之祸,国富民强,兵精将广。我有预感,不出五年,大魏将成为你的盘中之物,鲜卑人也不会再以皇族的身份称霸一方,南北会重归一统……”

    徐佑没有作声。

    他的终极规划,原本就是五年内灭魏,经过彭城之战,伤了北魏的元气,很可能这个目标还会提前。

    但,当着元沐兰的面,他不想自夸自擂。

    “我是小女子,论武功,不及微之万一,所以刺杀不成。论军略,我们交过手,结果丢掉了大半个豫州、洛州,所以打仗也不成。”

    元沐兰的笑容里流露出几分凄美,道:“然而,我是大魏的公主,今日受皇命来江东求和。父皇的旨意,让我不惜一切代价,务必说服你休兵罢战……微之,我要拿什么来说服你?”

    徐佑沉默半响,道:“你说,我全都应允。”

    元沐兰摇摇头,道:“你体谅我,我岂能不体谅你?你开条件,赔偿可以,割地不行,我被授予全权,能够做主。”

    “也好!”

    就算来的不是元沐兰,徐佑也没打算狮子大开口,真逼急了,北魏还有数十万常备军,尤其六镇主力还在,北伐的时机不成熟,所以议和是肯定要议和的,只是赔偿方面的多寡而已。

    多一分,少一分,无关大局。

    “谈完了国事,我还有私事……”元沐兰仿佛下定了决心,毅然说道。

    “私事?需要我做什么,我必会倾尽全力去做。”

    “你闭上眼!”

    “嗯?”

    徐佑愣了愣。

    “快点!”

    元沐兰咬着唇,跺了脚,向来英姿飒爽的女郎罕见的浮上两团绯红。

    徐佑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片刻之后,软玉温香入怀,光滑的触感和温柔,清晰无比的告诉徐佑发生了什么。

    他并无太多的冲动,反而因为知道她这样做的目的,是准备彻底断绝了这段本不该有的情缘,心生怜惜之意,低声道:“沐兰,你……”

    “别说话!”元沐兰语气颤抖着哀求道:“趁我还有勇气……微之,不要拒绝,别让我恨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