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后手

东海一虾兵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仙路修真最新章节!

    “废话真多。”

    星辰手掌一用力,就将慕枫的元婴攥成了粉碎,让对方彻底的身死道消,然后就低下身来在已经成为了肉筛子的尸体手中取出一块玉符。

    星辰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一块传信玉符,慕枫的反应十分的迅速,刚被星辰偷袭就下意识的要捏碎玉符,传信给华峰,但是星辰的星河剑无论是速度还是贯穿力都是极其强悍,最终到死他都没有成功的将消息传出去。

    拿到玉符后,想也不想的就将这块玉符用真元包裹住,用力一甩,瞬间就消失在远方,星辰接着又手脚麻利的将慕枫他们留下的东西一扫而空,然后取出几块灵石,手中印决不断变化,将灵石各自的打入这些尸体中,这是一个杀阵,只要有人移动地上的尸体,阵法就会启动。

    除了灵石,星辰还将几件飞锥式的法宝也同样的留在了阵法之中,这几根飞锥才是真正的杀招,用得好的话,他相信一定能够给圣符宗的追踪者一个难忘的教训,做完这一切后,立马转头看向了身后的庄飞云。

    “老弟,你这是?”

    庄飞云张着嘴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本来他以为这些圣符宗的人是来找星辰的麻烦的,听到他们门派子弟被人杀死时,心中也是一惊,知道这不是件小事,从星辰一边探听消息一边向对方靠近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这位刚认识的老弟和这件事情脱不了干系,因为他说的没有一句是真话。

    本来已经打算出手的打他却看到星辰突然爆发,将一个元婴和三个金丹干脆利落的解决掉后,心中的那份惊讶比起慕枫知道星辰是凶手是也少不到那里去,三个金丹期不说,但是还有一个和自己同样境界的元婴期啊,就算是因为疏忽大意,庄飞云也不认为一般的金丹期就能这样轻易的将之解决掉。

    庄飞云想要问一下事情的具体情况,但是在短时间内布置完一切的星辰却是急忙忙的来到他的身前问道:“老哥,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离这里最隐秘的传送阵怎么走?”

    传送阵?庄飞云心中一凛,想起了星辰之前套出这些人话里的消息,他们可是分成的几批人在这里追查的,眼下这飞云星确实不是老弟应该待的地方。

    “此地不宜久留,老弟跟我来!”

    庄飞云说完就飞剑一起,剑光将星辰圈起来,带着他一起向远处飞去,他也是心思细密的人,这些圣符宗地方人既然能拿出探元针,就说明他们已经记下了老弟的真元气息,其他人的手上也肯定有着探元针的存在,星辰要是御使飞剑的话,很容易就会泄露真元气息,让探元针捕捉到。

    星辰也没有做反抗,任由自己被庄飞云带着飞行,虽然自己可以凭借着金丹的力量隐藏真元飞行,但是在速度上就比元婴期的剑光速度差上许多,现在时间宝贵,能快一分就是一分。

    庄飞云的剑光一闪,带着星辰向远方急速的飞去,而就在星辰暴起偷袭的时候,另外两对圣符宗的修真者手上的探元针立马有了反应,指向星辰之前所在的地方,而他们也正以极快的速度向着这边赶来。

    不过自从他们分开行动后,时间早已过了大半天,对于普通人来说半天的时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修真者来说,半天的时间已经足够让他们飞出一段距离,而三个队伍当时又是分开行动,所以彼此之间的距离都是比较遥远,绝对不是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能够赶到的。

    而华峰长老自己独自一人靠着自己的直觉追查星辰的下落,一开始还能感觉到一些,但是到了后来就感觉到力不从心,毕竟他也是刚刚进入出窍期,灵觉方面的能力也不是十分的熟练,最后完全失去了追查的方向。

    当星辰杀掉慕枫的时候,华峰的心中一动,好像突然又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同样的向着星辰这边飞来,而且速度极快,比起庄飞云的御剑速度还要快上不少。

    但是星辰在解决掉了慕枫他们后就以最快的速度将他的信符用真元打了出去,目的就是为了迷惑圣符宗这位出窍期的修真者,而这也是星辰最忌惮的地方,也是因为他才让星辰觉得自己应该尽快的离开飞云星,碰上元婴期的修真者还有信心一搏,但是遇到出窍期纯粹是找虐。

    星辰的这一举动在暗中救了他们一命,华峰在向着这边疾飞的时候,突然心神一动,自己留给慕枫的信符尽然传出了消息,但是方向却和自己现在要去的地方相差了一段距离,没做多想的他还以为慕枫已经发现了杀害自己孙儿的凶手,直接杀气腾腾的向着信符破碎的方向飞去。

    “我的孙儿啊!你等着,爷爷这就给你报仇去。”

    只是华峰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害没有见过面的星辰给摆了一道,当他到达了信符指示的地方后却发现这里连个人影都没有,伸手一召,点点粉尘聚拢到了自己的手中,正是破碎后的玉符,感觉着粉尘中若隐若现的真元气息,华峰的脸色直接黑了下来。

    “不好!上当了,好奸诈的家伙!”

    华峰脸色一变,既然信符被对方利用,那么岂不就是说慕枫已经凶多吉少了?一想到这里的,禁不住脸色巨变,圣符宗已经死去了七个金丹期的弟子,要是在搭上一个元婴期,已经正式踏上修真之路的天才子弟,自己这次就是报的了仇,恐怕门派中也要查自己一个失职之罪。

    意识到这一点的华峰急急忙忙的往回赶,生怕自己迟了一步,但是让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星辰走后不久,两名元婴期的圣符宗弟子带着自己的六个金丹期的手下也来到了这里,看着倒在地上的四具残破的尸体忍不住脸色一变,待得看清楚了他们的身份后,脸上充满了悲愤之色,更有着浓烈的杀气。

    “法宝飞剑都被收走了,难不成是有人半路截杀?是谁这么大胆,敢对我们圣符宗的人下手?!”

    一位元婴期的修真者满脸怒气的大喊着,而另一位的脸色也好不到那里去,只是看着慕枫他们的尸体,禁不住一声短叹,四人显然是死不瞑目,慕枫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可置信,而另外三位金丹弟子的眼神中也满是惊恐,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不由得心中起疑。

    “周围没有打斗过的痕迹,慕枫他们显然是被人靠近了之后突然偷袭的,难道是认识的人?”

    注意到的慕枫他们死的诡异的那位修真者说出了自己的疑问,而另外一位则是脸色一变,真要是这样的话,对方的身份也一定不简单,敢对圣符宗弟子下手的修真者势力绝对不会比他们差,难道这次七位金丹期弟子身陨的事情是有所预谋的。

    两个元婴期的家伙在这里胡乱的猜测,却不知道慕枫他们纯粹是因为别人的几句马屁就丧失的警惕心,才会被别人趁机偷袭致死。

    “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你们几个将他们的尸体收拾一下,圣符宗的弟子是绝对不能暴尸荒野的。”

    几位金丹期的弟子领命,六人走到一起,收拾起慕枫他们的尸体,但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由远及近轰然炸响。

    “千万不要碰他们的尸体!离开那里!”

    两位元婴期的修士脸色一变,这道声音的主人正是他们所熟悉的华峰,长老既然这样喊,他们也是下意识的向后闪去,同时向着几位手下喊道:“快点离开那里!”

    然而华峰的提醒还是有些晚了,一位手下已经碰到了慕枫的尸体,因为他的的地位最高,自然优先照顾,而被碰到的慕枫尸体却突然闪起了红光,然后轰然一声巨响,慕枫和他的手下四具尸体炸成了碎片,血肉与碎骨四处溅射,六位金丹期的手下一个没少的全部被笼罩在了其中。

    “混蛋!!!”

    两位元婴期的修士目眦欲裂,忍不住向前冲去,却被随后赶到的华峰抓住了两人的肩膀,将他们按在原地,同时口中怒喝道:“冷静!还不知道敌人有没有留后手,现在不安全!”

    慕枫他们的尸体被炸成了一片血雾,待得一切散去之后,摆在三人面前的只是一些残缺不全的尸体,有慕枫他们的,也有六位金丹的。

    “咳咳!”

    一位身体还算完好的手下咳了几声,但是咳出来的都是些暗红色的血块,眨眼之间这位手下就断了气,六个人一个也没跑的全部死在了星辰布置的阵法中。

    华峰深吸一口气,发出了几个探测用的法术,确定没有了危险以后才带着两个元婴弟子走近过去。

    用手抠出一块镶嵌在尸体中的飞锥碎片,华峰将之放在自己的眼前仔细的端详起来,最后咬牙切齿道:“一次性法宝,专门布置的杀阵,好狠的手段,好深的心机,不管你是谁,老夫一定会将你找出来,碎尸万段!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