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魔音轮

东海一虾兵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仙路修真最新章节!

    噗!噗!噗······

    利刃扎进血肉中的声音响起,项广周围的护卫在诧异的眼神中倒下了一片,鲜血很快蔓延到了地面上。

    “是穿甲箭!结阵!”

    一个眼尖的供奉看到身边倒地的护卫身上露出的箭尖,上面金色的刻文让他立马变了颜色,喊出声的同时极快的取出了一件法宝,同时其他几位在项广身边的供奉也听到了他的话,像是演练好的一样,取出各自的法宝,然后站在了特定的位置上,将自己的真元死命的向着手中的法宝灌输而去。

    “重山御阵,起!”

    一抹土黄色的光芒在场中升起,光芒从几位供奉所站的地方向内衍生,将中间的项广和内部的人全都包裹在了其中,随着这些供奉真元的输送,土黄色的光芒越来越强烈,最终凝聚成了一个山峰状的虚影,将众人护卫在其中。

    穿甲箭带着锐利的声音冲向被山峰虚影保护住的项广,但是在装上了虚影后却不像它轻易的穿透了精铁盾牌那样,竟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的被反弹出来,然后无力的落在了地上。

    “可恶!”

    看到已经失去效果的穿甲箭,周围屋顶上其中一个黑衣人气恼的一掌拍在下面的青瓦上,狠声道:“让那些仙师动手吧,杀掉那些供奉,其余的人专门杀剩下的护卫!这次一定不要取下项广老儿的人头!”

    黑衣首领的命令很快就被传了下去,周围的黑衣人很快就将他们的目标转移,将手中的利箭指向那些护卫,而房屋的后面也同时冲出了一些黑衣人,手上拿着各种武器,向着项广他们围杀而来。

    穿甲箭除了极其锋利,能够穿透精铁以外,其他的作用并不是太大,是以前战争中为了抵御敌人的重甲骑兵和铁甲军才专门制作出来了,箭尖上面也只是简单的雕刻了一些初等的攻击阵法,不过也只能由修真者才能制作的出来。

    围杀而来的黑衣人武艺极高,数量上又不少,与项广身边的护卫刚一接触,护卫就齐齐的倒下了一片,让护卫统领明白对方应该是一些武林中人,急忙喊道:“结阵!”

    军中的战场厮杀之法和武林中的单打独斗不同,讲究的就是齐心协力,以命换命,听到命令的护卫顿时站成一排,一手持刀,一手举盾,眼神之中闪现的都是无畏。

    “杀!!!”

    到底是训练有素的军士,一声大喝后,如山的气势爆发出来,齐齐向前一步,挥动着手中的钢刀劈砍而下,不少避之不及的黑衣高手被他们砍伤,而那些护卫则是齐齐在向前一步,一声大喝,手中的钢刀继续劈砍而下。

    黑衣首领一直都居高临下的看着整个战场,注意到了护卫们的变化以后,立刻让手下的弓箭手着重招呼这些已经结阵了的护卫,一时间箭雨纷纷而下,护卫们既要面对地上的武林高手,又要警惕是从天而降的穿甲箭,顿时又被压制下来,死伤逐渐扩大。

    护卫统领看到这一情况以后,也立刻对周围的太监宫女喊道:“动手,解决屋顶上的弓箭手!”

    这群一直跟着项广的太监宫女听到了护卫统领的命令后,将身上的宫装一抛,露出了里面的劲装,手持武器纵身一跃,飞檐走壁之间快速向着那些弓箭手接近着。

    “拦住他们!”

    黑衣首领没想到对方也有着一群武艺高强的江湖之人,知道要是被他们近了身,自己手下的弓箭手必将失去他们的作用,无法继续压制下面的护卫。

    弓箭手们听到命令调转箭头,锋利的箭只向着对方呼啸而去,但是这些江湖人士能被项广选中自然也非等闲之辈,简单的就移身闪开,还有的直接挥动手中的兵器,将这些箭只拨挡开来,最引人注目的是为首的一个女子竟然用手中的宝剑黏住一只箭,将其在剑身上转了几圈后,随手一甩,箭只倒飞而回,正中一名弓箭手的眉心。

    “师姐好样的!”

    清脆的声音响起,说话的竟然是星辰当初在醉仙楼遇到的女孩,而刚才甩回箭只的则是和她一起的成熟师姐,此时她们穿着贴身的黑色劲装,玲珑的曲线显露无疑,此次的任务正是随行保护项广。

    就在屋顶与地面上战斗开始的同时,黑衣刺客一方也出现了七个奇怪的人,说他们奇怪是因为他们都是飞着出来了,目标直指那几个结成防御法阵的供奉。

    “终于出来了吗?”

    项广看着七个飞来的修真者,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向着旁边的太监说道:“让供奉们也出动吧。”

    太监听到后躬身一礼,转身向后走去,对着几个一直呆在后方没有动静的老者说道:“陛下请几位老神仙出手。”

    老者共有五人,是大楚帝国供奉的修真者当中举足轻重的存在,也是当初在凌云宗修行过的外门弟子。

    五位老者脸上表情冷淡,听到那位太监的话后,也不答话,直接飞身而起,迎上了对方的七位修真者,而那位太监也只是微微一笑,显然对此已经习以为常。

    七个飞来的修真者中为首的是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英俊的相貌中带有一丝妖异,整个人身上有着一股阴柔的气质,当然修真者的年龄在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这位修真者看到对方飞来的五个修真者,阴柔的脸庞轻蔑一笑。

    “靠这五个老东西就以为能够挡住我们?想得倒美!”

    年轻修真者带着高傲的姿态伸手一指,一抹流光自指尖飞出,向着对面的一人斩去。

    “居然是飞剑!”

    对面的老者看到那一抹流光后,表情略显惊讶,张嘴一喷,同样一柄细小的飞剑飞出,叮的一声与对方的飞剑碰到了一起,然后又各自飞回了他们主人的身边。

    “你们绝不是无名之辈,到底受何人指使,胆敢刺杀我大楚皇帝陛下,不怕凌云宗追究此事吗?”

    老者猛然一喝,刚才通过飞剑交手感觉到那个貌似年轻的修真者实力不在自己之下,他想不明白这样的修真者为何会做刺客,而且刺杀的对象还是凌云宗的代言人,三大帝国的皇帝之一的项广。

    “哼!废话那么多干什么!项广今天必须死!”阴柔男子脸上表情轻蔑,全然不将对方看在眼中。

    “狂妄!”

    老者成为大楚供奉多年,见过的人哪一个不是将自己像祖宗一样供起来,何时被别人这样轻视过,顿时心中燃起熊熊怒火,一张老脸气的通红,雪白的胡子都差点翘起来,手上掐着一个印决,怒声道:“看剑!”

    飞剑经老者印决的催动,顿时像嗑了药一般低吟一声,咻的一声向着阴柔男子飞斩而去。

    “雕虫小技。”

    阴柔男子手指一动,自己的飞剑同样急速飞出,叮当一声与对方的飞剑再次撞在了一起,只是这次老者的飞剑经过印决的催动,力量上增加了不少,竟然将阴柔男子的飞剑撞开了少许,男子立马感觉到了自己的飞剑处于下风,眼神中闪过一丝怒色,手上同样捏起印决,继续与老者的飞剑缠斗起来。

    就在这两人比斗飞剑的同时,另外的四个老者和六个修真者也开始了战斗,其他的六位修真者没有阴柔男子那样修为,与对方的四人相斗在一起,一时之间倒是个旗鼓相当的局面。

    “无聊的战斗,比斗飞剑居然还要手掐剑印,不知道剑随意动,心剑合一吗?你们的飞剑都在哭泣啊,哇靠!那边的两位仁兄,法宝被你们使用成这样当真是出类拔萃啊!凌元星上的修真者要都是你们这种水品,本道爷也可以像叶问前辈一样,一个打十个啊!”

    星辰起初还挺期盼这场好戏,但是看到了场中修真者的战斗以后就觉得索然无味,打了个哈欠后就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回到自己手上的书籍中。

    “咦?居然有介绍海外修真者的信息,关于凌云宗的内容还挺详细的,看来大楚这个凌云宗的代言人也没白做。”

    星辰又开始寻找关于海外修真者的信息,而外面的战斗仍在进行,护卫们和黑衣刺客之间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双方死伤惨重,弓箭手已经被清理一空,而黑衣首领则带着自己剩下的手下继续与对方血拼着,战斗地点已经从屋顶转移到了地面上。

    刺客一方中也有着不少的好手,他们为了这次的行动准备了十几年,这次出动的除了招揽而来的江湖中人和修真者以外,其余的都是常年训练而出的死士,抱着都是不成功便成仁的念头。

    但是这样的战斗已经呈现倾斜之势,项广这次准备的同样充足,手下的实力也非同一般,人数上更是比他们更具优势,已经渐渐的将这些刺客围拢起来,不过黑衣首领的表情依旧漠然,他知道这场刺杀成功与否并不在于他们,而是在那七位修真者身上。

    不过刺客一方的修真者同样处于不利当中,除了阴柔男子还在和对面的老者继续战斗以外,其他的六个人几乎个个身上都带着伤,当然对方的四个老者也没有淘到便宜,不过阴柔男子的气息也已经有了些散乱,更何况还有着几位一开始就结成阵法保护项广的供奉还没有出手呢。

    “投降吧,只要你们说出幕后主使是谁,朕不但对你们的刺杀既往不究,还会让你们成为大楚帝国的供奉,享受荣华富贵。”

    阴柔男子轻瞟了项广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屑,轻声道:“投降?谁输谁赢还说不准呢。”

    “不识抬举,动手!”

    项广一声怒喝传遍了全场,之前一直潜伏在房间之中的军士与供奉终于得到了命令,纷纷撤掉了隐匿的阵法,从房间中冲了出来,将黑衣首领一伙重重包围起来,而那些之前的供奉也一个个飞到空中与,五名老者一前一后,将七位修真者同样包围起来。

    形势在一瞬之间急转而下,项广脸上已经扬起了胜利的笑容,看着天空中脸色阴晴不定的阴柔男子,慢声道:“朕刚才说过的话依然有效,是活路还是死路由你们自己选。

    阴柔男子看着自己一方已经陷入的包围之中,原本阴柔的面容已经透露出一股森寒,眼神突然变得果决起来,像是做了某些决定一样。

    “哈哈!哈哈哈!项广啊项广,你真的就这样以为胜券在握了吗?没有着必胜的把握,我们明知道是陷阱还会往里面闯吗?!”

    阴柔男子狂笑之中取出一件暗红色的轮状法宝,而他对面的老者看到这件法宝后脸色骤然一变,满面骇然的喊道:“魔音轮!是魔音轮!所有人结阵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