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血练魔器

东海一虾兵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仙路修真最新章节!

    呯!!!

    凭空出现的巨大手掌在众目睽睽之下轰然而落,拍在了阴柔男子身上的时候速度不减的连带着他继续向着地面上压去,然后在一声巨响中溅起一片烟尘。

    让供奉们接连受伤,让护卫和江湖人士生不如死的哭嚎之声也就此戛然而止,众人不约而同的急喘了一口气,身上多以被冷汗所浸湿,心中升起了同一个念头:活着的感觉真好。

    抬眼望去,地面上的烟尘渐渐散去,一个凹陷进地面,与刚才巴掌一样的大小的浅坑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而之前主宰了一切的阴柔男子现在也正趴在这个浅坑之中,形状酷似一只被踩扁了的青蛙。

    “咳······咳咳······”

    一阵咳嗽声响起,浅坑中的阴柔男子颤抖着抬起了头,乌黑的长发已经沾满了灰尘,洁白的面容也被尘土所覆盖,又接着咳嗽了几声,将嘴中的泥粒咳了出来,连带着几滴鲜红色的血液。

    “是······是谁?出·······出来啊!”

    阴柔男子艰难的在浅坑中翻了个身,然而这个举动却好像加重了他的伤势一般,喉咙一阵涌动,鲜红色的血液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就是这样男子的手中依旧紧紧的抓着刚才让他强大无比的魔音轮,好像有着这件法宝自己就依然没有失败一般。

    此时的场中一片寂静,不论是黑衣首领和他的手下,还是另外的六个修真者,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愕然,眼看着这次的行动就要成功,翻开的底牌已经让对方陷入绝境,但是突然出现了的一个巴掌却让眼前的一切全都化为乌有,他们的思维还处于茫然之中,是幻觉吧?这一切不是真的!

    重山大阵内的众人也是集体沉默着,不过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期盼,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那位在关键时刻施以援手,更将阴柔男子重伤不起之人的真面目,这些期盼之中有项广,有老者,有护卫统领,有那对师姐妹,还有剩下的所有人。

    “出来啊!你到底是谁?出来啊!”

    阴柔男子脸上的表情充满了不甘,更有着一股执着,他想亲眼看一看那个将自己俯视众生的时候一掌拍落凡尘的人究竟是谁,见不到这个人,他就是死了也绝不会咽下最后一口气。

    吱呀···

    木门打开的声音在这寂静压抑的环境中慢慢的响起,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书库中一间房舍的门前,阴柔男子艰难的挺起自己的上半身,双眼死死地盯着声音出现的地方,抓住魔音轮的手臂因用力过度而鼓起了根根青筋。

    木门终于完全打开,一身士子儒袍,手上还拿着一本书籍的俊秀青年一个跨步,走出了那个让他在其中待了数天的房舍,然后用平淡的眼神将在场的众人扫了一遍,目光在师姐妹和阴柔男子的身上稍稍停留了一下。

    “是他!师姐,是我们前几天在醉仙楼碰到的那位公子,啊!我想起来了,当时他还向店小二打听什么地方的藏书最多呢,看来他早就在这里了。”

    当日性格活泼的师妹此刻满是惊讶的掩住自己的朱唇,用细小的声音向着旁边的师姐说道,而师姐也是暗中点了点头,看着俊秀青年的眼光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先生,这是······”

    “陛下,老臣从未在国子监见过此人,而且皇家书库没有容许是不会有人到这里来的,此人应该不是国子监的士子。”

    周彦看着俊秀青年的儒袍,还有他手中的书籍,脸上也满是诧异,但是还是如实的向着身边的项广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项广看着已经走了出来的青年,眼神中满是欣赏的眼光,向着身边的周彦回道:“朕倒是希望此人是国子监的士子。”

    周彦也明白项广所言出于何意,每一个修真者对于一个国家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更不用说眼前之人一掌就将威胁了他们性命的阴柔男子打成了重伤,实力上更是不言而喻,要是能成为大楚的供奉的对话,对于大楚帝国来说也是一件幸事。

    “可恶!你到底是谁?!”

    阴柔男子双眼死死盯着站在房舍门前的俊秀男子,眼神中充满了恶毒,他认为自己被对方一掌打成重伤是因为对方出其不意的偷袭,自己手中还有魔音轮,这件给自己带来强大力量的法宝定然不会让自己失望,一定要将对方给自己造成的痛苦十倍百倍的奉还在对方的身上。

    调动自身的所剩不多的真元,阴柔男子再次催动起魔音轮,将惨白色的骷髅人脸对准了面前这个自己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的可恶青年。

    火焰状的锯齿再次转动起来,惨白色的骷髅人脸张着扭曲的嘴巴哭嚎出了一道绝望的噬魂魔音,向着自己的目标轰然而去。

    音波呼啸而至,阴柔男子脸上挂着残忍的笑容,幻想着对方被噬魂魔音折磨的生不如死,然后化为血水被自己手中的宝贝吃掉的场景。

    呼啸而出的音波带着强大的破坏力冲向了青年,地面上的石板路因为经过的音波而寸寸断裂,最后被震碎成了一片粉尘,然后随着音波的路径一起狂涌而去,阴柔男子此刻又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

    然而他期待的场面却并没有发生,音波还没有接触到对方,青年身边一米方圆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屏障,音波撞在上面后,屏障就像是被打破平静的水面一样,荡起了一圈圈的波纹,将音波的力量消散掉,而青年却依旧毫发无伤的站在那里,阴柔男子这道必杀的一击竟然无功而返。

    “你······你究竟是谁?”

    阴柔男子自以为必杀的一击竟然毫无效果,顿时明白了自己被对方一掌打成重伤并不是因为自己粗心大意的缘故,而是对方的实力凌驾于自己之上,差距实在太大,顿时心里凉了半截,张了张嘴,语气干涩了问起了对方的身份。

    青年看了一眼被自己拍在地上的阴柔男子,一脚跨出,竟然在瞬间来到了其面前,十几步的距离竟然被他平平常常的一步走完,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这近乎于缩地成寸般的一步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我叫星辰,一个修真者罢了。”

    平淡的声音响起,告诉了众人他的名字,但也只是仅此而已,星辰看着地上的阴柔男子,目光转到了他手上那件暗红色的魔音轮,阴柔男子看到后眼神一紧,不由得抓紧了这件让他珍若性命的法宝,向后缩了一缩,仿佛这样就可以护住这件法宝一样。

    看着对方的动作星辰不以为意的一笑,俯身伸手抓向了那件魔音轮,阴柔男子想躲,可是却没有了躲避的力气,被星辰轻易的抓到了那件魔音轮。

    法宝一入手,星辰就感觉到了这件法宝的不凡之处,仔细的看了一眼之后,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残忍的炼制手法!好恶毒的杀人方式!居然快要诞生了自己的灵,这样下去都快进化成魔宝了,炼制此宝的人真是个疯子!”

    “还我法宝!”

    阴柔男子看到星辰拿走了自己的法宝,顿时急火攻心,口中再次突出一口鲜血,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夺回自己的法宝,却被星辰不耐烦的一脚踩在了地上。

    “蠢货!本道爷这是在帮你,要是继续使用这件法宝,你的下场除了被它给吃掉,没有别的可能!看清楚自己的手臂吧!”

    阴柔男子闻言一愣,下意识的看着自己刚才使用魔音轮的手臂,原本那几条暗红色的血丝现在已经变成了黑色的线条,而自己的这只手臂也渐渐的失去了知觉,皮肤也变得毫无血色,苍白的犹如尸体一般。

    “怎么会这样?!我的手怎么没感觉了?!”

    阴柔男子看着自己面前的星辰一脸惊恐的问着,星辰非常有耐心的回答道:“很简单,你不是这件法宝的主人,自然没有使用它的资格,它在吸取敌人的血液的时候同样也在吸取你的,这种用血炼之法炼制而出的法宝,除了原主人用特殊的方式进行传承以外,任何人都没有自由使用的可能,凡是用了的都要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