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路在何方

东海一虾兵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仙路修真最新章节!

    星辰说话的同时,握着魔音轮的那只手突然冒起了炽热的三味真火,开始灼烧手中的法宝,感受到了死亡威胁的魔音轮竟然自主的转动起来,阵阵尖锐的嚎叫声也随之传出,但是星辰冷哼一声,加大了手上的力量,原本将魔音轮包裹住的三味真火突然往上一窜,火光也比原来更加炽烈起来。

    魔音轮经过炽热的灼烧后终于禁受不住,颤抖中散发出了阵阵黑烟,一股恶臭也随之飘散开来,这股恶臭就像是被烧焦了的腐烂尸体一样,周围的人一闻到这股气味就忍不住的闭住了呼吸。

    呃啊!!!

    一道难听至极的哭嚎之声响起,好像是某种邪恶的东西被烧死了一样,星辰手中的魔音轮也化为了一团灰烬,随着其收回了三味真火后随风飘散。

    阴柔男子呆呆的看着星辰的空空如也的手掌,自己认为无人能敌的强**宝就这样被对方轻而易举的毁掉了,同时对方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你要是不用这东西打扰我看书,我也不会出手伤你,毁掉了这件要你命的法宝就当做是对你的补偿好了。”

    自己被一巴掌拍的半死就是因为使用了魔音轮打扰了对方看书?

    阴柔男子瞪大了自己的双眼,死死地盯着星辰,惨白的面容此刻被憋得通红,最终一口气没顺过来,一口鲜血喷出,眼睛一翻,脖子一歪,彻底了昏了过去。

    “居然感动的晕了过去,这家伙的心理素质也太差了吧。”

    星辰看着躺在地上的阴柔男子,摇头一叹,从其身边轻轻地走了过去,这时对面的供奉们也散掉了重山大阵,项广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了星辰的面前,然后表情郑重的躬身一礼,肃然道:“项广谢过仙长的救命之恩,此恩没齿难忘,仙长若有什么需要,项广但凭差遣。”

    星辰一摆手,随意的说道:“我只是在这里找些东西而已,救你们只是随手而为,谈不上什么恩情,现在书看完了,我也该走了。”

    刚想要离去,星辰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回过身了,上下打量着一身龙袍的项广,若有所思的说道:“对啊!你是皇帝吧,那皇帝肯定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了,我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一下。”

    项广一听心中暗喜,对方要是一言不发的离开,那自己还真没办法和他拉近关系,但是既然是有事情要问,那自己就要好好的抓住这个机会,将对方牢牢地和大楚帝国捆绑在一起,当即便恭敬的说道:“仙长有什么问题就尽管问,项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问个路而已······”

    一天过后,星辰一脸无聊的坐在一个华贵的大床上,周围几个貌美如花的侍女恭敬的站立在一边等候着星辰的差遣,这里是大楚皇宫中一处招待贵客的所在,星辰昨天在提出了自己的问题后就被项广邀请到了皇宫之中,而且还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不过却告诉他皇宫中存在着一位老祖宗应该能够解决他的疑问。

    “你们都下去吧,我不习惯被别人这样伺候着。”星辰一摆手示意周围的侍女不用呆在他的身边,就又一手托腮思考了起来。

    “喏!”

    轻柔的声音齐声响起,周围的侍女低身轻轻一福,然后默契的退出了星辰所在的房间,留下了一半的人站立在门外等候着星辰的吩咐后,其余的人慢慢的离去了。

    这些侍女都是今年新选入宫中的秀女,不论是容貌还是身材都是上上之选,项广为了将星辰留在大楚可谓是费尽了心思,离去的宫女没走几步就被人拦了下来,其人正是项广当初身边的老太监。

    “怎么样,星辰仙长可曾满意你们的伺候?”

    听到老太监的问话为首的宫女摇了摇头道:“星辰仙长说他不习惯有人伺候,看都没看我们一眼,就将我们赶了出来。”

    老太监一听,脸上不免有些失望的神色,觉得这位名叫星辰的修真者简直就是不食人间烟火,不过这也更是符合某些大门派中弟子的模样。

    “你们继续负责侍奉星辰仙长,他不要你们伺候也不用强求,不过仙长的身边要随时都有人候着,你们的任务就是满足仙长任何的要求,明白吗?”

    众宫女福身一礼齐声道:“知道了,魏总管。”

    此时星辰正一脸无趣的啃着手中的灵果,心中则是在胡思乱想着,一天前从刺客的手中救下了项广众人后,自己就向项广问了一个问题:凌元星上的人从哪里来?回去的路怎么走?

    身为一国之主的项广显然知道些什么,听到了星辰的问题后脸色一变,犹豫了一下才说自己的问题他没法回答,但是大楚帝国的皇宫中还有着一位一直潜修的老祖宗,自己的问题所不定能在那里找到答案。

    至于剩下的那些刺客,黑衣首领和他的手下显然都是些死士,看到刺杀行动失败以后,果断的选择了自杀,而那七名修真者,除了已经昏过去的阴柔男子以外,其余六人果断的选择了投降。

    已经在房间中呆了快一天的星辰,此刻有些无聊,这里不像青云峰,灵气稀薄的可怜,就连修炼进度上都会慢上不少,何况他现在的情况继续修炼也没什么用,炼制法宝的话又要花上不少的时间,再说这里也不是一个炼器的好地方。

    就在星辰打算出去转转的时候,布置在外围的阵法告诉自己有人正在向这边走来,正是将自己带入皇宫中的项广。

    起身打开房门,制止了门前想要向自己行礼的宫女,星辰静静的看着正向这边走来的项广。

    “呵呵,见过星辰仙长,希望没有让仙长久等。”

    当然让我久等了!不过这样的话星辰可不会说出来,同样微笑着问道:“怎么样,皇宫中的那位老祖宗知道些什么?”

    项广微微一笑,向着星辰说道:“老祖宗想要见一见仙长,有些话想要和仙长当面说。”

    星辰听到后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同样有些兴奋,那位老祖宗既然想要亲自见一见自己,说明自己这次找对了人,当即便向项广说道:“那就有劳皇帝陛下带路了。”

    大楚帝国的那位老祖宗隐居在皇宫深处的一坐山谷之中,整个皇宫依山而建,星辰在项广的带领下慢慢向着那处山谷走去,一路上星辰还看到了大楚的皇宫居然有着不少的防御阵法,细想了一下也觉得很正常,这里毕竟是大楚帝国的核心所在,又是凌云宗的代言人,存在着修真者布置的防御阵法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一路慢行终于到了那座山谷之中,星辰看着周围的地势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有趣,越往里走,山上的植被就越显得茂盛,星辰知道这是因为灵气的缘故。

    在项广的带领下,星辰很快就走到了一处由三间草庐组成的房子,周围还用篱笆围了起来,这里的灵气是整个山谷中最浓郁的地方,这处山谷中虽然没有灵脉的存在,但是还是存在的稀薄的灵气,而前面草庐上的布置也暗含着聚灵阵的影子,将周围的灵气聚拢在了草庐中间,以供那位老祖宗修炼所用。

    这时从草庐中走出了一位一身麻布衣,头发有些灰白的半百老者,虽然这位老者看起来并不起眼,但是星辰还是从对方的真元波动上面看出了对方的修为。

    “金丹后期的修真者。”

    星辰轻轻的一句话让他身边的项广目光一闪,来到这里的修真者不少,但是这位酷似少年模样的修真者却是第一个一眼就能看出老祖宗具体修为的人,心中对于将其招为帝国供奉的想法更加坚定了一分。

    “贵客临门,老夫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老前辈客气了,前辈年纪比小子大上许多,自然应该是小子前来拜见你才对。”

    星辰微微一笑,向着那位老者行了一礼,而麻布老者也是笑着看着星辰,眼神中满是欣赏,哈哈一笑道:“星辰小友年纪轻轻,但是修为却是让人看不出深浅,我项鹏这辈子见过的青年俊杰也有不少,但是今日见到星辰小友,却发现无人能出其右!”

    “老祖宗,还有星辰仙长,咱们还是进去说吧。”项广看着一老一少在门前就开始畅谈了起来,不由得有些好笑的催促道。

    “哈哈,倒是老夫招待不周了,星辰小友里面坐。”项鹏一看上去就是个豪爽之人,经项广提醒后立马将星辰邀请到了庐舍的院落中,在一个长桌面前做了下来。

    取出茶壶和茶杯,项鹏给星辰和自己各倒了一杯茶,至于项广,哪有祖宗给儿孙倒茶的道理。

    “听广儿这小子说,小友是在打听凌元星人的故乡,还在寻找回去的方法,难道小友和我们一样,也是从故乡出来的?”项鹏此刻的眼神稍稍有些激动,凌元星人的故乡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只有少数的修真者知道这件事,而项鹏正好是其中之一。

    “我的情况比较复杂,但是硬要说的话也应该是从故乡中走出来的人,以前在门派中修炼的时候就喜欢收集各方面的典籍,无意中发现了凌元星的情况和我记忆中的家乡很相似,就前来凌元星取证一番,项老前辈,凌元星上的人究竟从何时迁徙到了这里的,还有回去的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