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路已断,欲离去

东海一虾兵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仙路修真最新章节!

    星辰的心中也有些苦涩,并没有和项鹏说明自己的情况,穿越是自己最大的秘密,而且他到现在也只是怀疑自己还是在原来的世界中,而不是穿越到了异世界,魂穿这样的事情纵使他成为了修真者,读遍了门派中的典籍也没有找到相关的记载。

    “凌元星的修真者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已经不多了,或许大多数的人都选择了去遗忘吧,呵呵,我已经有三百多岁了,很多的事情已经记不清楚,但是唯独这件事情被深深的记载了心里。”

    项鹏喝了一口茶水,脸上露出了回忆的表情,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当然我也是在这凌元星上出生和长大的,年轻的时候因为资质不错被凌云宗的一位长老收为了弟子,才从他老人家那里知道了这个秘密,我们不是凌元星上土生土长的人,都是从家乡经过遥远的星路迁移过来的,至于故乡的名字,师傅说那里叫九州。”

    九州!星辰听到后内心一震,端着茶杯的手也微微的颤了一下,不过陷入了回忆之中的项鹏没有察觉到这一点,而是继续回忆道:“那时好像还没有星球这样的说法,家乡也只是那个星球上比较大的一块地域罢了,上面住着的都是我们的先人,不过后来发生了战乱,整个大地都是尸横遍野,泥土都被鲜血染成了红色,天地之中到处都能听到凄厉的哀嚎,灵气也受到了污染,渐渐消散,不再适合修真,所以先辈们花费的巨大的代价才找到了凌元星,然后带着我们的祖辈们迁移了过来,从此就在这里安家落户,一直到了现在。”

    “那有人回去过吗?”这才是星辰最想要知道的事情。

    “回去?还怎么可能回得去,故乡前往这里的诸多传送阵在迁移结束以后都被先辈们一一毁掉了,星路早就断了,回不去了,或许那些修炼到了合体期的前辈们还有可能回去看看,但是我从未听说有人回去过。”

    路断了?!星辰听到了这个结果后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传送阵被毁了,路已经没了,那自己岂不是也同样回不去了?

    “怎么会将传送阵毁掉了呢?为什么要这样做?!”

    星辰的声音有些干涩,这样的结果让他看到了希望后,又一下子让自己绝望,心境一时失控的他就连周身的真元波动都有些混乱起来,不过他的心性在青云峰经过了长期的磨练以后已经是成稳异常,很快了就发现了自己的状况,立即闭目调息起来。

    项鹏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眼神中满是赞赏的神色,不过却又暗含着一丝遗憾,轻轻一叹后静等着对方调息完毕。

    真元的控制对于星辰来说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之前混乱的原因也只是因为自己的心境出现了问题,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境后,很快就调整了过来。

    睁开眼看着项鹏正注视着自己,星辰不好意思的一笑道:“一时失态,倒是让前辈见笑了。”

    “呵呵,小友好心境,我原本以为小友既然也是故乡出来的人,应该有回去的方法,现在看来小友是因为寻找回去的方法才来到这里的,倒是让小友失望了。”

    星辰经过了刚才的调整后已经暂时将之前的事情放下,继续笑道:“失望多少还是有一些的,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前辈还是和我说一些先辈们为何会将传送阵毁掉,断掉回家的路?”

    项鹏轻轻一笑,同时心中也有些惊讶于星辰快速的恢复过来,继续回忆道:“其实先辈们毁掉传送阵也是被逼无奈,因为当时在家乡并不是只有先辈们那一群修真者,九州之外的地方修真者也有不少,当时世俗中的战争不止发生在了凡人之间,就连许多修真者也参与到了其中,先辈们当时是反对战争的,但是更本没有用,而且在那些修真者当中还有着不少人是先辈们的生死仇敌。”

    “早在战争发生的当初就有先辈高瞻远瞩,当时家乡中的天地灵气本就已经所存不多,再也经不起大规模的战乱,所以就有人走出了家乡,在无尽的星空中寻找适合修真的世外桃源,最终找到了凌元星。”

    “为了不让其余的修真者发现凌元星,或许也是因为怨恨他们沉迷于杀戮导致先辈们不得不背井离乡,所以先辈们在完成了迁徙后就将家乡所在的星球上的古传送阵全部毁坏,彻底断绝了其与外界的联系,将那些修真者困在了灵气即将消耗殆尽的星球上。”

    我靠!够狠!星辰听到这个消息后内心竟然开始有些佩服起那位下定了这个决心的先辈了,将一帮子修真者困在一个即将失去灵气的星球上,让其自生自灭,这比一刀杀了他们还要残酷痛快,做这件事情的先辈也是个狠人。

    “家乡所在的星球本就十分偏远,带领我们完成迁徙的那位先辈更是将途中的传送阵也都毁掉了,同时严令后人在千年以内不准返回故乡,就这样一直到了现在,凌元星人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来历了。”

    赶尽杀绝啊!千年之内不得返回,星辰还没听说过有哪个修真者能够在没有灵气的星球坚持一千年之久呢,那位先辈也不知是谁,要是没有在修真界留下名号那未免也太可惜了,这次历练回去后一定要好好查一下那位先辈的消息。

    “原来是这样,回去的路早就没了,原本我还打算离开这里去找凌云宗那些海外修真者打探一下消息的呢,现在看来倒是没有必要了。”

    “小友要去凌云宗?幸好没有去,要是去了的话,消息打听不到不说,很有可能还会深陷其中,星辰小友,老夫知道的这些都是当初凌云宗的师尊他老人家告诉我的,就是在凌云宗为首的三大派中知道的人也不多,所以,海外那群修真者小友还是不要接触的为好。”

    项鹏一听星辰原先打算去和那群海外修真者打听,脸色不禁一变,他可是亲身体会了那群海外修真者是什么德行,同时也因为能够早一点见到星辰而感到有些庆幸,提到那些海外修真者是,眼神中还闪过一丝愤恨。

    “哦?前辈也是凌云宗弟子,却为何对那些海外修真者颇有成见呢?”

    星辰目光一闪,项鹏作为故土大陆的皇族,又是三大门派中凌云宗的弟子,却不想让星辰与他们接触,语气中还暗含着一丝愤怒与怨恨,着让他十分不解,同样的,金丹后期的修真者不在门派潜修,居然独自一人在这山谷中靠着简陋的聚灵阵聚拢灵气来修炼,这多少有些不正常。

    “凌云宗?哼!只不过是一群目中无人、妄自尊大的无情无义之辈罢了,老夫为什么会宁愿在这深山之中靠着聚灵阵来修行也不愿回到凌云宗,实在是老夫对他们失望透顶!”

    项鹏的话语中好似蕴含的满腔的愤怒,对凌云宗的怨念已经深入骨髓,星辰看对方的样子不似作假,知道其确实不想让自己和那群海外修真者有过多的接触,于是便好奇的问道:“还请前辈详细告知。”

    项鹏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有些愤懑的心情,向着星辰说道:“听广儿说当时有一位修真者使用出了魔音轮,众供奉皆不能当,最后才是你出手救下了他们,那件魔音轮也是被你毁掉的,那么你知道它的来历吗?你又觉得那件魔音轮发挥出真正的威力了吗?”

    星辰摇头道:“晚辈不是凌元星上的修真者,刚到这里不久就遇到了这件事,并不知道那件魔宝的来历,不过晚辈知道那件魔音轮受损十分严重,而是用魔音轮的那位修真者,修为不足,根本无法发挥出那件魔宝真正的威力。”

    “魔宝?是啊!那样的东西已经不能称之为法宝了,用魔宝来形容还真是合适。”项鹏听到了星辰对魔音轮的称呼后愕然了一下,不过立马就反应了过来,心有戚戚的点头道。

    “奇怪,修魔者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难道凌元星上以前出过修魔者吗?”星辰倒是被项鹏的说法勾起了兴趣,修魔他以前也只是在门派的典籍中记载过,知道那是一种与修真者对立的,却又极其可怕的存在。

    “修魔者?这我倒是没有听说过,不过入魔的修真者倒是有一个。”

    项鹏神色复杂的说出了一句话,那眼神中蕴含了恐惧、仇恨、以及一份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