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阴冷夜枭子

东海一虾兵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仙路修真最新章节!

    项燕此时心中满是愤恨之意,他没有想到坐在这间雅间中的会是长公主星月,而另一边的就是他没有放在眼中的赵无忌,同时也想起来张掌柜之前说的那个护卫统领只是个随从罢了。

    “两个狗奴才竟然连长公主都认不出来,平白给我添了这次麻烦,不行,怎么着也不能在这时候出乱子。”

    心中将还倒在门外的阿龙阿虎骂了个狗血淋头,浑然忘了是自己让他们前去把人轰走,而且星月平时都是深居宫中,两个王府侍卫又怎么会认识。

    “本宫可当不得世子一拜,本宫只不过是一个父母没有管教好的小丫头片子罢了,世子还没有说如何处置我们呢。”

    星月的语气依旧充满了寒意,显然没有就此罢手的念头,而项燕听到了后心里也是一紧,看来这件事情是无法一笔借过了,但是绝对不可以让自己也陷进去,眼中寒光一闪,已经有了决断。

    “长公主何来处置之说,项燕听闻张掌柜说楼上来了一桌雅客,兴致盎然的想要结交一下,所以特命两位侍卫先行进来打一下招呼,难道是手下侍卫不知礼数,冒犯了长公主殿下?”

    项燕一说完,脸上怒色一闪,回身对着门外说道:“真是岂有此理!,胆敢对长公主不敬!将那两个大胆奴才带进来!”

    项燕命令一下,立即就有侍卫将半死不活的阿龙阿虎拖进了雅间之中,将二人跪倒在众人面前。

    “长公主殿下,可是这两个大胆奴才之前冒犯了长公主?”

    星月不知项燕为何要这样做,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哪知二人身后的项燕见到后却是立即双手一动,直接拍在了二人的脑后。

    嘭!

    落地的声音响起,阿龙阿虎的身躯一僵,然后无力的倒在了地上,七窍之中流出了鲜红的血液,顷刻之间就断了生息。

    “啊!”

    星月捂住嘴唇惊呼一声,她本来只是打算用这两个人找一下项燕的麻烦,但是没想到还没快开始问罪,项燕就将这两人当场杀掉,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长公主殿下,两位不知礼数的奴才已经被项燕施以家法,还望殿下切莫因为此事而怪罪项燕。”

    我勒个去!这小子不错,够干脆!够果断!看来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主,而且已经到了练气后期,马上就要筑基了,看样子身份不简单啊,星辰看着那位项燕干净利落的就杀了两名女手下,眼睛都没眨一下,心中暗道一声有趣。

    “既然这两个奴才已经身死,那此事就此揭过,还望世子以后管好府上的下人,不要丢了我大楚皇室的脸面。”

    “谨遵殿下教诲。”

    项燕又是躬身一礼,一脸听从教诲的样子,心中却是暗自恼怒不已,但是现在大事未成,自己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既然事情已经结束了,我们也就此离开吧,本来已经要走了,谁成想遇上了这事。”

    星辰知道好戏已经看完了,在坐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就站起身来招呼众人准备离开,当然了最后一句话是他特意说给项燕听的,果然说完后这位赵王府的世子脸皮忍不住抽了一下,倒是让星辰心中暗乐。

    “在下赵王府项燕,这位兄台面生的很,还未请教是?”

    项燕这时才注意到坐在主位的是一位不认识的年轻人,,显然这群人当中,包括帝国长公主,供奉院的供奉,都是以这位年轻男子为主,不由心下好奇,打探起了星辰的来历。

    “呵呵,在下星辰,刚到出云城不久,没什么名气,小王爷没见过在下也很正常。”

    星辰拱手一礼,算是打了个招呼,而这时项燕带来的人也到了雅间的门口,星辰心中一动,因为其中的一位老者竟然给了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

    项燕带来的客人中,一位让星辰感到熟悉的老者,一位倾倒众生的绝色美女,一个看上去有些粗俗的汉子,还有一位相貌英俊的公子哥,以及数名侍卫随从。

    老者身穿一件黑色的长袍,质地上看起来也是高档货色,雪白的头发被整齐的束在脑后,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略微深陷的眼眶和那只鹰钩鼻,外加上一副山羊胡子,整个人看起来阴冷无比,就连和他一起来的几位客人也都和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星辰在看那位老者的同时,阴冷老者也在观察着星辰,看着他的眼神奇怪无比,让星辰有些暗自警惕,因为这位老者的修为竟然和他一样,也是筑基巅峰,离金丹只有一步之遥,虽说以他的实力就算是金丹期的修真者都不怕,但是这世上古怪的东西多了,说不准对方就有什么厉害的手段,最为关键的就是自己从未见过此人,但是对方身上确实有一种让他熟悉的感觉。

    阴冷老者同样警惕不已,因为他无法看清星辰的具体修为,看上去像是筑基期的修真者,但是在其身上还有着一种古怪的感觉,这让他想起了曾经遇到过的金丹期老怪物。

    难不成这小子已经修炼到了金丹期?老者想到了这种可能后却又被他果断的否定了,如此年轻的金丹期修真者,别说是在故土大陆,就是海外仙族也从未见过,估计是身上某件法宝的作用吧,不过还是要找个机会试探一下。

    不过老者虽然有心试探,但是现在并不是适合出手的场合,项燕邀请他们道这里来也是有着重要的事情商议,只能另寻机会。

    “原来是星辰仙长,仙长的威名本世子倒是略有耳闻,紧急关头救下了我大楚的皇帝陛下,项燕在这里代大楚皇室谢过仙长了。”

    项燕听到了星辰的名字后赶紧躬身一礼,做出一副感激对方救下了项广的样子,用以掩饰住自己眼中的寒芒和深深的仇视。

    “小王爷客气了,在下也只不过是刚好碰上罢了。”

    星辰笑着再次向项燕回了一礼,而一旁的星月却好似有些不耐烦一样,拉着星辰的衣袖就往外走,嘴上还说道:“感谢星辰哥哥的事情父皇已经做过了,项燕你既然有客人要招待,那我们也不打扰了,星辰哥哥,我们继续出去玩吧。”

    项燕继续微笑着躬身一礼道:“恭送长公主殿下。”

    星月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拉着星辰就快步而去,其他的人也是齐齐跟上,只有陈曦面色复杂的看了项燕客人中那位英俊公子一眼,继而转身离去。

    “哼!总有一天,你的地位会是属于我的,本世子会将你们狠狠的踩在脚下!”

    项燕看着离去的星月,心中怒吼,眼神中闪烁着凌厉的寒光,这样的眼神同样对着星辰,心中的恨意怎么也掩饰不住。

    “夜老,就是此人坏了我们的好事!”

    项燕看着星辰的背影,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恨意,面目狰狞,咬牙切齿的向着旁边的老者低声道。

    “少主切莫轻举妄动,此人的修为有些古怪,老夫也看不清楚,上次的行动失败,项广老儿已经起了疑心,现在所能做的事情就是静待时机,千万不能为了一时之气而坏了主公的大事。”

    “那位星辰真的如此厉害?夜老也没有取胜的把握吗?”

    项燕看着一旁的老者,眼神中有些诧异,老者是他父亲手中的一张王牌,修为高深,少有人能敌,除了皇宫后山中那位不知死活的老怪物以外,还没有谁能让这位老者如此忌惮。

    老者听到项燕的疑问后,脸上却是露出了傲然的笑容,腰杆一挺,一股凌厉的气势随之散发出来。

    “少主说笑了,老夫夜枭子几十年的名头岂会怕一个黄口小儿,先前只是因为注意场合,不能出手试探,待会过后老夫一定会寻找机会好好地秤一秤这小子的斤两,竟然将老夫的徒弟打成重伤,此事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

    夜枭子,故土大陆成名了几十年的修真者,筑基巅峰的修为让他在三大帝国中几乎横行无忌,而且心狠手辣,手段阴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正是当初被星辰打成重伤的阴柔男子的师父。

    “有夜老出手本世子就放心了,哎,想不到就连好不容易得到的魔音轮也毁在了这个小子的手上,夜老对上的时候还是要小心一些。”

    项燕的这句话是故意说给夜枭子听的,他知道夜枭子对于魔音轮一直都很重视,却在上次的刺杀行动中毁在了星辰的手上,这种不经意的挑拨就是要让夜枭子对星辰下死手。

    果然,夜枭子在听到了魔音轮后,眼神中寒意更甚,同时又痛惜无比,他对于魔音轮这件当年掀起一场血雨腥风的魔宝一直都是垂涎不已,只是因为魔宝的反噬才一直没有使用,好不容易找到了解决的方法,却被星辰一把火烧了个干净,又怎能不让他心生恨意。

    项燕看到夜枭子变化的神色后,心中暗笑,他知道夜枭子已经对那个可恨的星辰起了杀机,不过得意之情却不能表露出来,只好招呼众人选了另外一个雅间,至于星辰他们做过的这间,他是不会再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