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大辽的麻烦,才将开始

迪巴拉爵士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讨逆最新章节!

    朝中。

    从皇太叔转变为皇帝,这个变化赫连春适应的挺快。

    帝王俯瞰人间,当恩威并施,这一点他做到了。

    先帝战败,崩与归途,他嚎哭相迎,几次三番晕倒。

    随后便是劝进,三次后,他才勉强答应继位。

    登基后,林雅等人平静了一阵子,随即就发起了试探。

    安插自己的人手,这是常事儿,哪里都少不了。

    但影响决策,这个比较操蛋。

    若是按照皇帝以前的性子,大概率会把林雅弄成肉干。

    可这里不是潭州。

    他也不再是那个皇叔。

    皇帝看着下面慷慨陈词的官员,莫名想到了潭州的那段岁月。

    虽说过的朝不保夕,但苦中作乐也有一番乐趣。

    “……先帝战败,北疆虽说损失也不少,可缴获颇丰,随即便能再度招募勇士,重组北疆军。而我大辽却人心惶惶,军心民心皆无,若是大唐顺势北征,危矣!”

    喷口水的是户部尚书蒋政。

    皇帝坐在上面,看着就像是一座肉山。

    肉山眯着眼,看看自己刚收拢的几个心腹。

    几个心腹满脸口水,方才被林雅一伙喷的失魂落魄。

    终究,还是少了人才啊!

    皇帝不禁想到了杨玄。

    那个年轻人手段了得,若是朕的心腹,想来,此刻林雅等人也无法得意。

    但,他如今却是北疆副使。

    成了朕的大敌!

    蒋政抬头,“陛下当亲贤人,远小人,否则,大辽国祚危矣!”

    ——陛下,你要擦亮眼啊!别走错路!

    这是挑衅!

    也是攻击!

    皇帝的眼皮子跳了一下。

    皇帝深吸一口气。

    他想到了杨玄,当初杨玄在太平时孱弱不堪,便是靠着装孙子,成功壮大。

    朕,忍!

    林雅等人相对一视,眼中多了喜色。

    一次胜利不足夸,但这是一个好兆头。

    一次次的压制皇帝,渐渐的,皇帝威严不再。

    到了那个时候,便是他们动手的时机。

    大辽,也该换个主人了!

    一个内侍进来,“陛下,长陵公主请见。”

    皇帝眼中一亮,“让她来。”

    他的盟友来了!

    林雅等人相对一视,都笑了。

    皇帝无奈之下,把一个女人当做是救星,可见昏聩。

    长陵一袭紫色长裙,缓缓进了大殿。

    许久未见,她的肌肤有些苍白,一双眸子却多了冷漠。

    先帝去了,她的地位越发尊崇,但实际上就是个失去靠山的女人。

    长陵行礼,“听闻朝中商议水利之事?”

    蒋政点头,“臣以为不妥。”

    “何处不妥?”长陵微微抬了一下下巴。

    蒋政笑道:“北疆大战,大辽败北,军心士气,民心皆丧。而北疆士气正旺,此刻有钱粮就该整军备战……其一,为先帝复仇,其二,提防唐军大举北上。”

    你是公主,为父亲报仇没意见吧?

    长陵看着他,“民心士气的振作,靠的是修生养息。吃不饱,穿不暖,哪来的军心士气?另外,为先帝复仇之说,混账!”

    蒋政一怔,“公主何出此言!”

    林雅挑眉,心道长陵这是在府中憋疯了不成?

    女人,就该嫁人,从此相夫教子,远离外面的纷争才是。

    长陵说道:“父亲驾崩前,可有留下复仇之说?”

    蒋政摇头。

    “倾国之战,务必慎之又慎,没有万全准备,什么复仇?是去自取其辱。”

    蒋政刚想开口,长陵接着说道:“大败之后,首当其冲的便是休养生息。

    接着准备大战,你以为大辽是那些部族?死伤多少都不在意……

    你去军中问问,此刻若是再起大军南征,有几人愿意?”

    蒋政自然不可能去问。

    “休养生息靠的什么?与民休息。让百姓放心耕种,放心放牧。

    耕种首要水利,把兴修水利的钱粮截下去军中,军中以为又要大战,军心惶然……

    水利不兴,来年若是天灾,一旦欠收,大军缺粮,你复什么仇?

    百姓手中无粮,大军就得去镇压……

    本末倒置如此,你,也配做户部尚书?”

    蒋政面色大变,反唇相讥,“女子不得干政!”

    这个蠢货……林雅暗自恼火。

    “父亲生前让我参政,你,有意见?”

    长陵看着蒋政,“陛下可有意见?”

    皇帝当然没意见,“长陵行事大气,可为朕的臂膀。”

    先帝没意见,皇帝没意见,你蒋政算个什么?

    长陵看着林雅,“左相可有意见?”

    林雅摇头。

    大辽不是大唐,相对保守的大唐都能出个女帝,大辽出个辅政的公主又算的了什么。

    长陵看向群臣。

    “谁有意见?”

    群臣低头。

    这位,如今可是先帝硕果仅存的女儿。皇帝以皇叔的身份继位,若是苛待长陵,天下人都会骂他狼心狗肺。

    长陵微微颔首,“如此,此后我当入朝,辅佐陛下。”

    皇帝笑道:“朕心甚慰。”

    长陵告退。

    看着她一步步走出去,殿内竟然鸦雀无声。

    长陵走到了殿外的台阶前,负手而立。

    父亲,这宫中,渐渐少了你的气息。

    落叶纷飞中,她缓缓低头。

    皇帝身边的内侍出来。

    大声道:“陛下旨意。”

    长陵回身,周围的内侍宫女回身低头。

    “长陵纯孝……为,长陵大长公主!”

    众人一怔。

    长公主是皇帝的姊妹,大长公主是皇帝的姑母……

    可当今皇帝按照辈分来说,却是长陵的叔公。

    这……辈分颠倒了啊!

    但皇帝乐意认个姑母,关你屁事!

    在大唐,兴许这个决定会被群起而攻之。

    但这是大辽。

    千年前,规矩?不存在的。

    长陵谢恩。

    回身。

    周围的内侍宫女行礼。

    “见过大长公主!”

    长陵缓步走下台阶。

    台阶下,两排内侍行礼。

    “见过大长公主!”

    长陵微微抬头,平静的看着宫中的天空。

    “免礼!”

    众人起身,“谢,大长公主!”

    ……

    成为大长公主后,长陵开始频繁进出朝中。

    她和林雅等人针锋相对,因为身份尊贵,加之手段了得,一时间,竟然止住了皇帝一方的颓势。

    皇帝投桃报李,赏赐不断。

    有臣子窥探帝王心思,上了奏疏,称大长公主乃妙龄,如今驸马陈秋变成了马夫,何不如赶走陈秋,重新给公主找一个驸马?

    皇帝龙颜大悦。

    “公主,宫中送来了名录。”

    詹娟一脸难色进了书房。

    长陵抬头,“什么名录?”

    詹娟把册子放在案几上,“是宫中为您寻的驸马……十余人,让您自行挑选。”

    长陵看都不看册子一眼,“告诉皇帝,宁兴的男人,不配!”

    这话传出去,引发了宁兴城中男人的愤怒。

    我们不配,那谁配?

    有人喝多了,提及了一个名字,“杨玄!”

    “杨玄又怎地?”

    “他的诗词令公主动容,你可比得上?”

    “……”

    “他从太平县县令一步步走到了今日,北疆副使的身份,你可配?”

    “……”

    当一个拉风的男人曾走进你的生命,再多的男人在你眼中就是俗人,庸人。

    这是一个文青男人的评价。

    詹娟喜滋滋的把这话转告了长陵。

    长陵在写诗,右手执笔,左手压住右手的长袖。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她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夜晚。

    那个男人在月光下,低头看着她,轻声吟诵出了这两句诗。

    在宁兴,每个人都把她当做是资源。

    先帝驾崩后,门前车马稀。

    那些人觉着她凉了。

    一个凉了的过气公主,谁在乎?

    可转瞬她又变成了皇帝的臂膀,长陵大长公主。

    “公主,陛下召见。”

    该进宫议事了。

    “更衣!”

    随后,护卫们簇拥着她出府。

    外面十余人,都是各家的管事或是仆妇。

    “见过大长公主。”

    众人行礼。

    长陵上马。

    “大长公主,我家小郎君人称宁兴小杨玄,俊美无双……”

    “大长公主,我家郎君文采斐然……”

    “大长公主……”

    长陵策马前行。

    那些话从未入耳。

    到了宫中,今日要讨论几个职位的人选。

    随即是一场争执。

    长陵在冷眼旁观,她的人马也跟着如此。

    柳乡看着自己的老板,感慨万千……当初他也曾犹豫过,想着投靠女人太丢人,可架不住能保住小命啊!

    在先帝驾崩后,长陵居于府中不问外事,他觉得自己成了无家可归的羔羊。

    但转瞬,他的老板就成了朝中最火的大长公主。

    这令人唏嘘不已的人生际遇啊!

    柳乡见老板抬头,就知晓要开战了,赶紧清清嗓子,目光转动,心想为何没人给大长公主准备一杯热茶呢!

    可长陵却是看向了殿门那里。

    一个内侍急匆匆进来,“陛下,南疆来报,南归城失守。”

    殿内的所有争执都消停了。

    皇帝脸上的肥肉颤抖了一下,“人呢?”

    内侍说道:“南归城副将德长就在殿外。”

    “让他进来。”

    灰头土脸的德长进来了,看着宛若一个乞丐。

    “陛下!”

    “说!”皇帝的语气很平静。

    德长跪下,“南归城本一切尚好,可上月杨狗突然领军南下……”

    林雅目光炯炯,“多少人马?”

    德长说道:“一万余。”

    林雅看了长陵一眼。

    上次争执,长陵把那笔本来要拨去军中的钱粮给拦截了,若是杨狗大军北上,他就能打长陵的脸。

    “两军交战,杨狗令俘虏蚁附攻城,屡次不果……”

    “第二日,杨狗再度发动进攻,臣等怡然不惧,可北疆军却弄出了一等攻城利器。

    击发时声若霹雳,巨大的石块随即飞舞而来。

    砸在人群中,将士皆成齑粉。

    砸到城墙,整个城池都在颤栗……”

    想到当初的经历,德长的身体也在颤栗,“巨石之下,将士们再无士气。详稳随即出城决战……”

    长陵看看皇帝。

    皇帝点头,表示这个抉择没错。

    否则,就是坐以待毙。

    但杨狗弄的什么攻城利器,让所有人的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两军对峙,详稳亲自擂鼓,全军出击。”

    这是豁出去了,不管胜败,就是这么一下。

    无奈中的选择。

    “战了半个时辰,我军士气低落,唐军顺势反击,我军大败……”

    “何冲呢?”

    “详稳被俘不屈,被杨狗竖了杆子。”

    “什么竖杆子?”有人问道。

    “便是弄一根树干,把树皮拨去,顶端削尖,下面埋入地下,把人下裳脱了,就这么竖着,把谷道往下……放下去。”

    殿内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这是杨狗的发明,与京观一起,被列为两大恶行。”

    皇帝干咳一声,“那你为何能逃出来?”

    德长哽咽,“出战前,详稳令臣躲入城中,等杨狗走后,赶来宁兴禀告。”

    “躲在百姓中,倒也是个好法子。”林雅看了赫连礼一眼,何冲是他的人,此战表现的不错,虽败犹荣。

    “除去一些老弱之外,城中的百姓都被杨狗掳走了。”德长说道。

    “好狠的杨狗!”赫连礼终于露出了怒色,问道:“那你躲在何处?”

    “茅厕。”

    德长抹泪,“详稳让臣禀告陛下,他断定杨狗会很快掌控北疆。此人不是黄春辉,他会更激进……”

    皇帝眯着眼,“杨玄突然领军出击……这是想作甚?廖劲呢?”

    “陛下,鹰卫赫连统领求见。”

    一头披肩长发的赫连红进来,在众人的注视下行礼。

    皇帝还没换鹰卫大统领,让人很是好奇,也很是期待他会用谁来代替赫连红。

    “陛下,鹰卫报捷,刺杀得手,廖劲瘫了。”

    轰!

    殿内的气氛一下就炸了。

    “好!”柳乡不禁狂喜,等看到自己的老板神色漠然后,才发现自己失态了。

    赫连红说道:“刺杀成功后,为了躲避追捕,剩下的鹰卫一直藏在城中,等了数日,这才出来报信。”

    “难怪比南归城陷落的消息更晚一些。”皇帝的心情不错,“你做的不错!”

    从先帝驾崩后,赫连红使出各等手段,力保赫连春登基,随后更是令麾下频繁出击,清理皇帝的对头。

    这些姿态成功让皇帝留下了她,此刻刺杀廖劲的消息传来,赫连红知晓,自己,妥了。

    鹰卫大统领要么做到死,要么在离任时死,罕有例外。

    就在一片欢腾中,长陵讥诮的道:“一群蠢货,廖劲是猛将,执掌北疆只能守成。他执掌北疆,大辽的麻烦,才将开始!”

    皇帝龙颜大悦,当即重赏赫连红。

    赫连红谢恩告退。

    皇帝起身,今日的朝议就算是结束了。

    他走几步,突然止步回身。

    看着德长。

    “处死!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