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1 创伤

遗忘之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网游之王者再战最新章节!

    无尽的思绪如同曾经所见过的那样涌入了自己的脑海,属于雪灵幻冰的意识已经随着过量信息的涌入而完全陷入了昏沉的状态当中,被放大的视觉、听觉、触觉等一系列感知此时也如同滔滔不绝的洪水,不断地从雪灵幻冰的每一寸神经中间冲刷而去。完全无法接受这种感知所带来的痛苦,紧闭起双眼的雪灵幻冰用力地蜷缩起了自己的身体,已经放弃了抵抗的精神洪流当中的部分记忆的碎片却是在毫无规律的翻滚与重组下,一次又一次在她的脑海中重复不停地大声播放着:“都是——你——的错——!”

    “为什么?为什么我看不到你们!为什么我看到的世界会变成这个样子!不,不要离开我!不要丢下我自己!”

    “看呐,这才是那个男人的真面目,他和他的同伴都已经将你抛弃了,为何你还在将希望寄托于他,而不是安心地留在我的身边?”

    “无论你位于何处,我都会找到你,并将你从无尽的深渊中带回来——你就当做是我对你的承诺吧。”

    仿佛连叫声都无法发出,雪灵幻冰用力地咬紧了自己的牙关,位于自己脑海深处埋藏的那些自己已经遗忘的痛苦记忆此时也如同被翻搅上来的黑泥一样,不断地从自己的眼前迅速喷涌经过。无法抗拒那些黑暗的记忆不停地肆虐着自己的内心,白发女子用尽全力想要封闭起自己的心神,就连那些翻涌上来的黑泥中偶尔夹杂的一些美好的回忆,也已经被她全部忽略过去了。

    “不……”

    曾经数度经历过此等惨痛经历的女子深知眼前这些画面的真实性根本无法得到任何的保证,雪灵幻冰甚至不愿意再去区分哪些记忆是外界杜撰编造的虚假,那些又是存在于她意识深处的真实:“我不会相信……就算你们抓走我,你们休想再改变我的内心……”

    唰。

    轻微的声音随后响起在了雪灵幻冰的耳边,放大了无数倍的这道沉重的呼啸声也让本就敏感无比的她再度提起了紧绷的心神,不断翻涌经过自己面前的大量回忆的画面与声音也随着这道沉重呼啸声的出现而出现了片刻的停滞,紧随而至的却是一道骤然透过无尽黑暗深处的一道亮光:“——”

    望着逐渐显现在这道亮光前方的那抹自己无比熟悉的灰袍魔法师的身影,雪灵幻冰那紧闭的心灵也跟着松动了一瞬:“段青!段——”

    为这一刻的松懈懊悔不已,雪灵幻冰向前伸出的手也骤然停留在了原地,嘴角仿佛都要渗出血来的她随后也紧紧地盯着那道亮光之下的背影轮廓,半晌之后才发出了自己隐忍痛苦之下的模糊低吼:“又是什么精神陷阱?你……别想骗我……上当……”

    “好了好了,别担心了。”

    就像是被拥入了某人的怀中,一抹温暖的感觉随着那道背影转过身来的动作与显露出来的熟悉笑容而笼罩在了雪灵幻冰的躯体周围:“不要害怕,我就在这里。”

    “——不,我不相信。”喃喃自语地说着这样的话,雪灵幻冰用力地摇着自己的头:“伪装和假象……你们的这种手段我已经见过无数次了!我不会再相信任何出现在这里的人!不会!”

    “若是心中没有可以依靠的信念,你还能如何立足呢?”依旧是段青熟悉的声音,来自前方那道身影所发出的语气此时也显得无比温柔:“自闭虽然保险,但不是什么根本的解决之道,若是你就此孤身把自己关在这么灰暗绝望的世界里面越陷越深——”

    “我可是会很困扰的啊。”

    灰色魔法袍形象的身影随着回荡在天际的这句话音的落下而开始四散破裂,与之相伴的还有一只从破裂的虚像中间伸出的大手,完全无法躲避这只大手的雪灵幻冰也只能睁大了自己的眼睛,任凭这只散发着炽热温度的手掌中心按在了自己的额头上。刺眼的亮光随着巨大力量的撕扯而在视觉的范围中飞速前进,犹如黑洞的光景也将现实世界的夜色重新吸回到了这名白发女子的面前,浑身浸染着血污与汗水的她虚弱地移动着自己的眼瞳,半晌之后才将属于段青的那抹熟悉的面庞纳入了遮挡了半边天空的视野范围之内:“你……这是……”

    “呼,真是好险。”重重地出了一口气,怀抱着雪灵幻冰上半身的段青抹了抹此时正低下的额头:“要是再不把你从那种状态里揪出来,事情说不定会变得越来越麻烦呢。”

    “这里是……哪里?”全身似乎已经没有了一丝力气,雪灵幻冰躺在段青怀中的脑袋此时也没有半分可以移动的迹象:“这是……浮空岛?我……怎么……回来了?我们……什么时候——”

    “当然是我用传送符文把你送回来的啊。”伸手按住了对方挣扎着说出的话音,段青笑着点了点对方被皮甲和血污所包覆的胸口:“幸亏我早有预感,提前吧魔法符文打在了你的身上,不然最后意外发生的时候,这‘保险’根本就来不及生效呢。”

    “所以……说。”

    不断地移动着自己的眼瞳,雪灵幻冰那略显茫然与无神的双眼也跟着她气息的恢复而恢复了几分神采:“我……逃掉了?我不用……再……”

    “对,你不用再担心那什么奇怪力量的影响了。”笑着点了点自己的头,段青声音迅速地肯定道:“虽然你还是一直陷入在那个奇怪的状态里面,不过至少那股力量不会再影响到你了。”

    “……”

    重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雪灵幻冰再度闭上的眼睛久久没有睁开:“真是……太好了呢,我还以为,以为……”

    “没关系,还有我在这呢。”咧嘴露出的笑容变得越来越明显,段青一脸自信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无论是物理上还是精神上,我都不会轻易放弃你的。”

    “我在那个世界里再度看到了那些记忆。”

    借着段青的力量缓缓地坐起身来,雪灵幻冰将位于自己面前的深沉夜空与遍布在浮空岛边缘的高空景象纳入了自己的眼帘:“那些……不好的记忆,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那些事情,我,我本想忘记它们的,但是——”

    “无论是喜悦还是悲伤,那都是属于你的一部分。”有些小心翼翼地拍打着对方的后背,段青声音低沉地安慰着怀中的这幅瑟瑟颤抖的娇躯:“若是无法正视它们的存在,那就创造更多美好的回忆好了,你还有大家,还有青灵冒险团,还有相信你的那些朋友们……”

    “只要他们还会使用那种手段,只要我的身体和精神还是这副模样,这些回忆就会继续阴魂不散地纠缠着我。”少有地露出了恐惧与害怕的模样,雪灵幻冰动作虚弱地捂住了自己的脸:“我,我不可能战胜得了它们,我,我——”

    她的话音骤然消失了,与之相伴的还有段青用嘴唇堵住了女子声音的动作,长长的安静随后也在这片浮空岛的边缘地带持续了很久,直到那一声无法呼吸之下得到新鲜空气的解放声音齐齐地从二人之间传了出来:“呼,呼,呼,呼……这下放心了吗?”

    “你还有我。”

    他盯着雪灵幻冰依旧显得无措而又惶然的眼睛,声音缓慢而又坚定地重复道:“我不会让他们伤到你的。”

    “……”

    “好吧,我们用更加直接的方式探讨一下你的精神创伤吧。”

    摇晃了一下白发女子依然显得木然的样子,段青转而将一声叹息传向了深沉的黑夜:“虽然还未完全了解过你所经历过的这些痛苦,不过有关你的状态,我还是多多少少涉猎过一些。”

    “就比如所谓的感官通透、精神传感放大等状态——我在登陆世界与外界进行交流的时候,也算是听过那种可以回荡到天际中的雷霆声音。”说到这里的他再度翘起了自己的嘴角:“要是天天都在那种声音下生活,想必我也早晚都会疯掉的吧,究其原因,主要还是与虚拟真实游戏系统的最初设计有关。”

    “游戏发行商和虚拟游戏舱设计师大概也明白这种东西对普通玩家的危害性,所以才会在信号流量和游戏舱传输技术上做了一些保护。”手臂轻拥着雪灵幻冰的躯体轻轻摇动,段青声音悠然地继续说道:“而你为了学习意剑,学我一样去除了那些保护装置,后来又接受了自由之翼的药物改造,在虚拟真实游戏数据的精神传输接受性上大大增加了敏感性,所以——”

    “将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也有一份责任。”他再次低下了头,那带着歉意的目光也与雪灵幻冰抬起的目光对在了一起:“抱歉,‘意剑’这种东西,果然还是不要轻易传授的好。”

    “那是我当初的选择,也是我一直纠缠着你的结果。”终于再度发出了自己的声音,雪灵幻冰的眼中再度出现了几分神采:“没有你作为老师传授给我那些东西,我也不会拥有今天的实力,所以我是不会后悔的,更不会责怪你。”

    “只需要解决接下来出现的问题就可以了。”小口小口地再度喘息了一阵,雪灵幻冰的眉毛也跟着动了动:“不过……有关意剑的缺陷,现在似乎还没有解决的办法,对吧?”

    “没错。”叹息着说出了这个答案,段青随后也跟着苦笑了两声:“就算是表面看上去无碍,精神上的损伤也是不可逆的,已经被打开的空洞和缺口,似乎也没听说过有可以修复起来的可能。”

    “要么防止对方继续抓住这个缺口继续攻击你,要么花费更长久的时间来适应‘缺口’所带来的精神冲击——后者别说是你,就连我都觉得是天方夜谭一样的存在。”他用手贴着雪灵幻冰的脸用力地捏了捏:“所以在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之前,你我二人现在都是意剑的受害者啦。”

    “要想阻止那些人不使用这种方法攻击我们根本不可能。”凝眉沉思了一阵,名为雪灵幻冰的女子气息微弱地继续说道:“他们没有那种程度的廉耻之心,能使用的极端办法一定也都会用上。”

    “没关系,至少这一波被我打回去了。”段青指了指两个人所面对的浮空岛下方:“那个欺负你的家伙,也被我好好教训了一顿……那个人和你是什么关系?你们两个人认识吗?”

    “为什么会这么问?”

    “我与他交手的时候,那个家伙一直骂骂咧咧的说着话。”

    一直关注着雪灵幻冰的反应,段青声音随意地继续说道:“应该是之前被你教训过一顿的关系吧,他的状态和实力也不怎么样,所以为了从嘴上找回场子,他说了不少有关你的坏话。”

    “他是我的弟弟,楚明清。”眼光渐渐抬向了天空,雪灵幻冰声音缓慢地回答道:“也是我离开了家族之后,表面上继承了楚家继承人的人。”

    “……没了?我还以为你会顺着说一说你们之间的故事呢。”

    “……”

    “好吧,我明白了。”依旧望着白发女子的脸,段青若有所悟地板起了自己的面孔:“看来这一次揍得还是轻了呢!你等着吧,我以后见一次打一次。”

    “呵呵。”被对方的那副装模作样的面孔勾起了自己的低笑,雪灵幻冰终究还是暂时抛却了先前遭受的痛苦:“也不至于到这种程度啦,我只是……没想到他也会使用这种方法来对付我而已,而且……”

    “那东西不会对你产生什么作用么?”她回望着段青的脸:“同为擅长使用意剑之人,你是怎么克服掉这些副作用的?”

    “当然不会起作用,我可没乱喝过什么奇怪的药水或者受过什么奇怪的改造。”段青声音轻松地回答道:“至于为什么——大概只有我才是特例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学习‘意剑’的人有一部分也会产生像你一样类似的副作用。”

    “但就算是后来接受过改造的家伙,最后显现出来的症状也不会像现在的你一样严重。”他点了点雪灵幻冰的脑袋,再度回答的声音也变得无比低沉:“归其原因,应该还是因为你本身的身体素质有一些特殊吧。”

    “刚刚要不是我恰好在你身边、引导着你从封闭的噩梦中醒来,而是什么不怀好意的家伙的话,你的精神或许就真的被困顿到这个噩梦的创伤里,永世也翻不得身了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