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9 讨厌被威胁

萧瑟朗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最强监狱系统最新章节!

    救护车喀的停下,后门打开,车里魏若易第一个跳了下来。

    “情况怎么样!?”魏若易着急的问到。

    “开口之前先动动你的脑子,你非要等到它们完全锈死了之后扔到垃圾回收站整体报废么?都他妈撞成这样了,已经需要就地进行手术了,你还敢问我情况怎么样?!当然是快死人了!”

    汤焱依旧是无情而犀利的吐槽,然后冲着在一旁傻怔怔不明白这世上怎么还会有人用这种口气跟魏若易说话的医护人员大吼:“她胸大无脑,你们连胸都没有也无脑啊?我请你们来是让你们看戏的么?还不赶紧帮他输血?”

    那几名医护人员其实很不忿汤焱的态度,但是看到连魏若易被骂了都没吭半句声,而来之前他们院长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们一定要小心听魏若易的话,他们也就知道魏若易肯定是某位达官贵人之女了,那么汤焱还敢这么气焰嚣张,一定是比魏若易更达官贵人的达官贵人。

    所以他们也就只能忍气吞声的从车上手忙脚乱的把所有器材都拿了下来,很快就开始帮薛成刚输起血来。

    到了这个时候,汤焱才终于轻松了点儿,薛成刚现在失血过多,他必须等到他接受了一部分血液之后才能开始给他动手术,小腿的断面要处理,肺部也要进行手术。做好这些,薛成刚的命才算是彻底捡了回来。

    大概是医院不太放心,终于还是派了个外科大夫过来。

    那名外科大夫显然是有些不情愿的,但是是他们院长亲自叮嘱的,他也不敢不来。到了山下就看出又是一帮玩地下赛车的人,心里就更加不爽,等到上了山。看到现场的情况,各种不满就基本上到了一个临界点了。

    给薛成刚做了少许的检查之后,那名大夫又到车那边去看了一眼。回来之后大声问道:“刚才是谁在这里负责的?是谁找我们血库调血的?”

    汤焱懒洋洋的倚在自己的车头上,说了一句:“是我。”

    “你怎么帮病人截肢了?”那名大夫怒不可遏,“你胡闹些什么?你怎么能够随随便便就把病人的腿弄断了?我告诉你。这个病人我不接,我们医院也不会接。”

    汤焱斜着眼睛看着这个情绪有些过于激动的大夫,直接道:“你他妈有病吧?老子什么时候说要让你们接病人了?滚一边儿去,让你指手画脚了么?”

    “你……你……你说什么?”

    “你妹啊!汉语也听不懂?小狐狸,这种货留着也没什么意思了,直接扔悬崖底下让丫回炉重造吧。赶紧弹开啊,小爷我要开始给他动手术了。”

    那名大夫还想说些什么,这会儿也早就赶到现场的夏侯康以及姚勇的手下,早就一拥而上,直接把那厮给扔到了救护车上。可是那个大夫在车里哇哩哇啦的乱叫。夏侯康不耐烦,开了门跳上车乒乓五四的踹了他两脚,告诉他再敢喊一嗓子就真把他扔悬崖底下去,这厮才终于闭上了那张鸟嘴。

    “对呀,汤焱。其实我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你既然要等医院给你送血和其他手术器材,为什么就不能等医院来人,他们有工具完全可以把薛成刚完整的救出来……”魏若易显然也觉得那名大夫的话有些道理,忍不住还是问了汤焱一声。

    汤焱翻了个白眼:“你不懂这些也就罢了,他一个外科医生连这个都不懂。也难怪患者对医院都有刻骨仇恨,这帮傻逼医生根本就是在罔顾人命!”

    “怎么说?”魏若易完全无法理解汤焱的逻辑。

    “说个屁啊,还怎么说,老子现在没空跟你这种凡人解释,赶紧弹开啊,耽误了救人你负责?”汤焱显得很不耐烦,直接将魏若易拨开,走向了已经被放在了医院送来的担架上的薛成刚。

    “腿部的伤口处理好了?”汤焱问了一下那两名医护人员,之前他就吩咐了这两人帮着薛成刚把腿部的伤口以及身上的细小伤口都进行一些处理,该消炎的消炎,还包扎的包扎。

    “都弄好了……可是,你这是准备……”

    “废话,当然是准备动手术了,还能干吗?”汤焱满不在乎的蹲下身去,将自己的那个箱子拉了过来,箱子被打开的同时,那两名医护人员顿时觉得有些目瞪口呆,同时,也在一瞬间似乎就对汤焱的医术放心了起来,这箱子里,全都是外科手术的各种工具,虽然跟医院的不能比,但是用来做急救工作,是绰绰有余了的。

    略微检查了一下薛成刚身上的伤口,汤焱扭头又看着那两名护理人员,道:“这厮怎么还醒着?你们没给他打麻药?”

    “打了,他不肯做全麻,所以只做了局部的。”

    汤焱看了看薛成刚,很奇怪的说道:“干嘛不让全麻?”

    “就算是死也要亲眼看着自己怎么死,我不想在昏睡中就再也醒不来了。”薛成刚勉强开口,汤焱哑然失笑。

    伸出手指轻轻的按了按薛成刚的胸口:“还感觉的到疼么?”

    薛成刚微微摇了摇头:“基本只剩下麻木的感觉了,没什么痛感。”

    汤焱拿起一把手术刀,轻轻的在他的胸口刺了进去,然后轻轻的拉动刀口,又问:“现在呢?”

    “有点儿痛感,不过不影响,你直接来吧!”

    汤焱点点头,吩咐那两名医护人员赶紧准备所需的酒精、药棉等等一应之物,这本来就是准备好了的,拿过来就行,汤焱熟练的就开始取用起来。

    又要了一卷纱布,汤焱直接塞进了薛成刚的嘴里:“不做全麻一会儿肯定还是有些感觉的,千万别动别叫唤,使劲儿咬住这块纱布!”

    薛成刚点了点头,汤焱手里的手术刀却是毫不犹豫的直刺了进去,很快,薛成刚的胸腔就被打开了,血肉模糊,之前还一个个围观的家伙现在全都背过了身去,再也不敢看这么催人尿下的场面。

    汤焱手法的熟练和其各种动作的精准,都让那两名医护人员很是佩服,从最初的怀疑到逐渐的接受再到现在直接就把汤焱当成是有几十年行医经验的外科圣手,甚至都开始有些啧啧称奇起来。

    半个小时转瞬即逝,汤焱也已经将薛成刚的肋骨复位,并且做了简单的固定,然后肺部的伤口也处理好了,这才将薛成刚的胸腔合了起来。

    “你们一个个都还呆在这儿干嘛,赶紧滚蛋,这边缝上就结束了,然后就得赶紧送薛成刚去医院。都他妈该干嘛干嘛去!”汤焱站起身,饶是他的身体,现在也感觉到双腿有些麻木,便靠在旁边的车身上,扭脸看到一大帮人正围在路上,将不宽的山道堵得严严实实,而且眼见着往下至少绵延上百米都是人和车,汤焱赶紧让他们把道路疏通出来。

    缝合伤口这种事就用不着汤焱来做了,那两名医护人员干的就是这种事,等到他们将薛成刚的伤口缝合完全,山道上的那些人也就集体离开了。

    指挥着医护人员将薛成刚抬上了车,汤焱也就懒得多问,直接驾车下山。

    魏若易看到汤焱的车下来,急忙上前询问,汤焱没跟她说多,只是从车里跳出来,指着不远处依旧面色苍白还没完全回魂的姚勇大声说道:“那什么,你叫什么玩意儿来着?今天这两场可就都算是我赢了,那什么,赌资别忘了,以后看到魏若易也记得躲着点儿走。”说完之后,突然意识到不对,急忙转头问魏若易,“小狐狸,话说这种时候我是不是应该说一句‘承让’之类的话,才会显得我比较谦虚?”

    要说之前的话只是让其他人瞠目结舌的话,那么这句话,则是让所有人顿时乐了。汤焱这脸打的太狠,姚勇的面子算是彻底掉在地上了。

    但是这些人也开始为汤焱产生新的担心,姚勇从来都不是什么心胸广阔之人,他找汤焱麻烦这事儿就算不上地道,现在汤焱赢了,那倒是也罢了,可是问题在于汤焱这么挤兑他,以姚勇的胸襟,他迟早还是要再找机会整治汤焱的。要是汤焱表现的客气点儿,给姚勇足够的台阶,这件事才有可能真正揭过去。

    何必呢,惹上姚勇这样的人,已经是流年不利了,现在又何必非要争这一时的长短?——这是许多人的心里话,其中包括魏若易在内。

    汤焱却是满不在乎,看到姚勇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干脆走了过去,小声对姚勇说道:“我知道你不服,更不爽,你是高高在上的公子哥,活在云里,我只是一个没爹没娘的草根,活在泥里。你想弄死我不难,可是我沾你一身泥你就一辈子难安。而且我估摸着我还不容易被弄死,这结果就有点儿不太好说了。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我,你知道吧?你说你一个活在云里的人,非要跑到泥里来跟我较啥劲呢?你说是吧?”

    姚勇差点儿一口老血喷死汤焱,尼玛你说讨厌别人威胁你,可是你特么现在就是在威胁老子!(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