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上司潜规则的节奏?

红色有角的幽灵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洛丽塔教士最新章节!

    请多给评论和推荐~还有,警察叔叔!别抓我!我错了!

    ————

    脏了双手,我们可以去洗,那么…脏了心灵呢?

    “世界没有正义,所以我们就是正义,世界上没有公平,所以我们就是公平。”

    “洛丽塔教会为了实现以上两点而存在着,我们即是正义,我们即是公平,世界上的公平分为两种,正义同样分成两种。全面的正义与泛正义,我们的行为是泛正义的,广泛使用的正义的标准那即是我们的守则。”

    “守护规则,即使背负骂名也只不过是必须要经历的一部分,太平,只要我们去维护,那么就一定会拥有的。”

    “现在,欢呼吧!洛丽塔教士们!我们又一次的保护了和平!我们再次维护了已经破败不堪的人类的和平!”

    元首,瑞法莉拉这样说着,她是黑城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元首,由于女性天生的弱势,所以这位元首不得不尽可能的多掌握洛丽塔教会的力量,来得到能够抗衡自己政敌的力量。

    台下响起了激烈的掌声,每个洛丽塔教士都是一副样子,淡漠的不停地鼓着掌,对于她们来说,被拉拢已经是一种惯例了,除非拿出实质性的好处,否则洛丽塔教会只会给与最基本的帮助,例如保护和执行部分命令。

    洛丽塔教会的掌权者是第一代洛丽塔:奥杜因,据说她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前就是洛丽塔了,经过了漫长的岁月的积累,她成为现在已知的可以光靠念动力将一架卡车碾成粉末的三个洛丽塔教士中的一个,而且也是最强的一个。

    奥杜因走到了前台,她有着黑色的长直发与完美的绯色的眼睛,那种绯红色就像是无数种红慢慢重叠,有深到浅,从瞳孔的最里面到最外面,就像是一块宝石,完美的体现了‘无限’这个词汇的感觉。

    穿着黑色的教士服,带着黑色的皮手套,这位洛丽塔教会的掌权者唯一和其他教士不同的地方是,她带着一顶头盔,象征着龙的黑色铁盔。

    这个铁盔不大,也不累赘,更像是装饰品,它有着薄薄的一层黑铁箍住了头发,然后耳朵旁是巨龙的双翼,头部的正中央是一只盘旋着的黑龙。简直和那些精致的王冠有的一比,黑龙是完全由黑色的宝石组成的,而眼睛的红芒由最宝贵的红色宝石组成的。

    奥杜因身高并不算太高,即使在洛丽塔教士中也不算高的身高,却能给你一种巨龙俯瞰你的错觉。她的长相十分的可爱而且也很漂亮,但是相对其他的教士而言她这份可爱更加拥有一种威严的气质,她总是一脸淡漠的出现在教士之中,她对待敌人的手段十分残忍,但是对同属于自己人的洛丽塔教士却十分的温和。

    “我的元首,您何必亲自赶来。”

    奥杜因面对元首的时候,也只不过微微颔首,露出白玉一般的白皙粉颈,便抬起头重归于那种威严的神色。她面前是黑城的主人,是黑城的领导者,她也如此。瑞法莉拉没有生气,她知道自己生气了也没有用处,奥杜因论年龄可是她的数倍,而且论力量的话,更是一百个自己都比不上奥杜因,所以瑞法莉拉维持着良好的风范,伸出手。

    “我只想见见我们政府的英雄,英雄奥杜因,教会的神圣之手,教团之龙而已。”

    美目微微下垂嘴角微微勾起,瑞法莉拉露出了一个完美的微笑,奥杜因却一眼都没有看这个微笑,只是平淡的说道:

    “过誉了,我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教士罢了。”

    之后一年一度的迎新会和庆祝洛丽塔教会第五十一周年的晚会正式开始了,瑞法莉拉一直扯着奥杜因在谈话,而奥杜因明显有点心不在焉。

    “…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奥杜因有点懊恼的想,自己刚才走神了,在看今年刚完成训练和改造的洛丽塔教士。

    无奈下奥杜因只能承认:“抱歉,我的元首,刚才我走神了。”

    瑞法莉拉笑笑表示自己不在意,又重复了一遍:

    “我刚才说的,我将会在今年给洛丽塔教会再度增加预算…从四百万金镑增加到六百万金镑。”

    这个有点厉害了,奥杜因提起了兴趣,她已经见证过十个元首的上台与下台了,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像这样的,扔了那么大本钱到洛丽塔教会上。

    摸了摸下巴,奥杜因露出一个感兴趣的神情,问道:

    “增加那么多预算么?你希望什么?”

    瑞法莉拉笑着,轻描淡写的说道:

    “战争。”

    “我要把对反抗军的围剿上升到战争的态度和做法。”

    奥杜因没有任何意外的点点头:“这已经是一场战争了,今天元首回去就请带上两个教士吧,她们会负责保护您的。”

    瑞法莉拉端起桌上的酒杯:“合作愉快?”

    奥杜因点点头,拿起酒杯轻轻和瑞法莉拉的酒杯碰了碰:“合作愉快。”

    ——

    “菲丽丝教士?菲丽丝教士?”

    有点害羞的桑德拉不断轻轻喊着正在帮别人整理衣装的高级教士,而菲丽丝回头看了眼桑德拉,眼中闪过一丝惊艳:

    “怎么了?桑德拉。”

    桑德拉穿着雪白的长裙,被戴上了花环与抱着酒瓶,看上去就像是勾人心魄的小妖精一样,而这个小妖精还是一个菜鸟,在勾人的同时还保存着一种可爱的清纯。“我,我…”

    紧张的结结巴巴的,今天是五十一周年晚会,新人洛丽塔教士们要穿上漂亮的衣服抱着酒瓶为前辈们犒劳,这是一种交接的仪式,以示对前辈的尊敬与表达洛丽塔教士百无禁忌的特点。

    桑德拉是新人洛丽塔教士中最漂亮的,这一点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而且大家私下里也认为她的前途无量,因为那巨大的念动力几乎只要稍加锻炼就会成为另外一个最高级的教士了。

    不过这个最美的新人洛丽塔教士的头衔桑德拉真的不想要,起码菲丽丝到她家打趣她的时候,自己妹妹笑的前仰后合就已经足够让她郁闷了。

    “那个,我们是不是要那个…”

    菲丽丝一眼就看出来桑德拉的窘迫,这种窘迫是每个新手洛丽塔教士都有的,菲丽丝想起自己做洛丽塔教士的时候,被前辈们唬的可怜巴巴的以为都要卖身和被轮流发生_(:3」∠)_关系了。

    结果嘛…

    “不要担心啦,其实只不过让你们做做女仆,整场端酒就是了。”

    这句话说出来,旁边的新洛丽塔们也是一脸纠结,她们之前也是被各种各样的前辈吓唬,例如啊:周年会上面要跳钢管舞啊、新年会上面要给前辈们搂搂抱抱啊、周年会结束之后要去前辈的房间让前辈们释放压力啊……

    各种各样的版本……

    虽然被吓到了觉得很纠结,但是同时也庆幸着,大部分的新人洛丽塔教士都松了口气……

    由于洛丽塔教士每一年增加的数量都不多,所以以一年为一期,这一年改造的洛丽塔教士,都被叫做新人,要上周年会端酒的。

    菲丽丝满脸笑意的看着眼前那张纠结的小脸蛋,从自己的兜里面掏出来一条红色的丝带,轻轻地给桑德拉颈上绑上:

    “这样,就完美了,桑德拉。”

    “诶?”

    清纯的小恶魔+红色的系带做项圈!赛高!

    “现在,请我们的新人们登场了!各位前辈们,你们太狠了,我估计她们现在还害羞的不敢出来呢!所以,给一点掌声鼓励一下她们!好不好!?”

    主持人是被誉为黑城之音的节目主持人赛琳娜,她没有经过洛丽塔改造,但是却得到过奥杜因的私自改造,寿命的到了延长,这样的周年会她也举办过四十多场了。

    不过,她从来没有让洛丽塔教士们失望过,每次的花样都是不同的。

    这一次也是调动起了场面的热流。

    奥杜因看着也觉得挺开心的,这样热闹起来,一会喝酒才会放开怀,这样周年会上面她们才可以难得的放下教士的自律玩个痛快。瑞法莉拉也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台上的赛琳娜不断的调动着气氛。

    “好了!好了!你们的声音快把我压得和你们一样高了!”

    这句话引来了一片笑声和几个并不算太矮的洛丽塔教士的嘘声,赛琳娜再次做出一个手势:“现在!请出来吧!新人们,报以掌声热烈欢迎!”

    雷鸣般的掌声终于响了起来,奥杜因再次觉得自己当时把宝贵的资源给了点赛琳娜这个决定真的是物超所值…

    伴随着这些掌声,那些可爱的新人们一个个红着小脸蛋抱着酒瓶走了出来,最引人注目的是最后面的哪一个,象牙白的皮肤、黑色顺直的长发、淡灰色的美丽眼睛与让人无法挑剔的美丽容貌…连奥杜因看见了都有点失神。

    “喔喔!我知道了,这一次我们周年晚会的第一支舞应该谁来跳了!”

    赛琳娜作为老道的主持人的确知道怎么活跃有点僵的气氛,她也一瞬间就注意到了今年最美的一个洛丽塔教士。她开心的走到了末尾,拉住了那个最引人瞩目的洛丽塔教士的小手,把这穿着美丽白袍的勾人小妖精扯了出来:

    “嘿!美人,你叫什么名字?”

    这问话显得有点**,但是却十分好玩。

    桑德拉有点尴尬的,小声,十分十分的小声地说道:“桑…桑德拉……”

    “哦!是桑德拉!欢迎桑德拉教士!那么,今年谁要上来和美丽的桑德拉教士第一只舞呢?谁呢?”

    “天啊,没人反应吗?那一位勇敢的姬骑士敢上来抱抱最美丽的公主?”

    装作视而不见台下的欢呼和各种各样求交往的声音,赛琳娜老道的抱了抱僵硬的桑德拉并且在大家能看见的地方疯狂的吃着对方的嫩豆腐,这**行为一下逗乐了全场。

    “那么,谁呢?”

    不远处有一只和这些洛丽塔教士一样白白的小手举起来,是瑞法莉拉,元首。

    赛琳娜只能说道:“看来我们的元首大人有话要说啊,不过我警告你!警告您!我伟大的元首,如果你敢把洛丽塔教士中最棒的美人包入怀里你就等着教士们把你活剥了吧~”

    饶是瑞法莉拉也苦笑,黑城第一名嘴的确有点厉害,又一次逗笑了全部人。

    但是嘛,瑞法莉拉没有说什么话,只是从自己的座位下面拿出话筒,咳了一声之后喊:

    “奥杜因!”

    嗯?旁边的第一代教士立马转头看着她。

    “奥杜因。”

    元首再次重复了一次,而赛琳娜也一下子明白了,嘻嘻的奸笑了两声,也喊道:

    “奥杜因!”

    “奥杜因!奥杜因!奥杜因!”

    教士们也一下反应过来,一个二个坏笑的喊道“奥杜因!奥杜因!奥杜因!”

    这算被逼宫了吗?奥杜因哭笑不得的想,不过她也不愿意破坏这种气氛,于是秀了一把,跳到空中猛地用念动力将自己拉到了舞台上面。

    顿时,全场欢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