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犯罪(求打赏)

夕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驭女时代最新章节!

    再次提醒,本书群号:297087953

    本章节有未删减版,请进群免费观看!

    ————————————————————————

    夏晨饿虎扑食般扑向那女孩,一把把她扔到床上。

    “啊……”女孩惊叫一声,连翻身往床下爬去,可才爬了两步,就被夏晨抓住脚踝一把拖了回去,然后整个身子压下。

    夏晨本能的朝女孩吻去,女孩拼命摇晃脑袋不让他得逞,同时伸出两只白嫩的小手欲推开他,可他的身躯如山般沉重,女孩怎么也推不开,只得大声呼喊:“夏晨,你醒醒,夏晨,你醒醒啊……”

    夏晨的意识已被滔天的浴火淹没,不仅听不见声音,也看不清楚东西,他只是本能的想要占有眼前这个女孩。

    见女孩闪躲,夏晨伸出两只铁钳般的大手固定住她的头,然后再次亲了下去,女孩被掐住头,再也无法闪躲,粉嫩的嘴唇很快被占有:“唔,夏……”

    女孩拼命挣扎,可她一张嘴,一条湿达达的舌头已经趁虚而入,这舌头粗大而火热,一进去就疯狂的追逐着她丁香小舌,并竭力的攫取着她香甜的津.液,她使劲叫喊可根本无法出声,嘴巴已经完全被覆盖住了。

    女孩使劲拍打着夏晨的后背,期望他能清醒过来,此刻他也明白夏晨可能是被下药了,以至于神志不清新,她想过用手机报警,但又下不了决心。

    这女孩正是小芳,她早就对夏晨有好感,所以才在那么多混混面前挺身而出,帮他求情,即使挨打她也从未后悔,何况昨天夏晨还答应要帮她父亲治病,她又怎么忍心让他被当成强奸犯抓起来呢?

    小芳从尝鲜楼辞职后就在这里上班,今天经理让她来2304号房间照顾一个喝醉酒的客人,她就来了,没想到竟在这里遇见了夏晨,还是失去理智想要疯狂占有她的夏晨。

    小芳拍打几下发现没用,就用手掐夏晨的后背,夏晨的上衣已经被自己抓成褴褛,小芳能轻易掐到他的皮肉,可一掐之下,却发现夏晨的肌肉坚实,她根本无法掐实。

    在小芳如同挠痒般的抓捏下,夏晨抬起了头,小芳以为他清醒过来了,连道:“夏晨,我是小芳啊,你还记得……啊!”

    夏晨起身后根本没听小芳说话,而是一直盯着她的胸部,片刻后更是抓住她的衣服用力一撕,小芳的上衣顿时破碎开来,只露出大片雪白粉嫩的肌肤。

    “夏晨,夏晨……”小芳已经泣不成声,面对疯狂的夏晨,她根本无力反抗,见自己衣衫被毁,更是双腿连蹬,把夏晨蹬的一个趔趄,她连滚带爬的躲到床头,抓起一只枕头朝夏晨砸去。

    夏晨一见到小芳裸露的肌肤,眼睛就更红了,下身更是昂扬欲裂,小芳逃脱后,他立马饿狼般扑了过去,枕头打在他身上连挠痒都算不上,他一把抓过小芳按倒在床上,三下五去二撕扯掉她身上的衣物,又一把扯掉她的内衣,在小芳的尖叫声中,他低头一口允住那殷红的蓓蕾。

    “啊……”小芳又惊又怕,使劲的推着夏晨的头,但根本没用,她只得用指甲使劲抓挠他的后背,可夏晨的后背湿热滚烫,她的指甲抓在上面直打滑。

    亲上了凸点,夏晨并未满足,他一只手攀上另一只雪白,一只手顺着小芳光滑的小腹往下滑动。

    小芳这才真怕了,她隐隐意识到某种可能性,但还是竭力的抵抗着,她用双手死死拖住往下滑动的大手,但那大手却丝毫无阻的划入那幽深河谷。

    “啊……”小芳虽然竭力压制,但下身电流般的悸动也让她发出了一声低吟,随即眼泪如决堤洪水般,疯狂的往下蔓延。

    夏晨不学自通,在上下都把玩了一会,就起身一把扯掉自己的裤子,只露出恐怖的雄起,小芳见到那物吓得惊慌逃窜,嘴里发出惊恐的叫声。

    夏晨再次一把抓回小芳,用力扯了几扯,她已是一丝不挂,分开她的双腿架在肩头,摸索了几下就向前挺动。

    小芳此时已濒临绝望,两条腿还是在卖力的蹬踢,身子如水蛇般扭动,妄图逃过这一劫,但这点反抗在夏晨面前形同虚设,她很快就放弃了抵抗,因为夏晨已经进入她的身体。

    只感觉如同撕裂般的疼痛,仿佛身子都被扯成两半,那物却依然往前往前再往前,仿佛有无穷无尽的长度,直到她疼的受不了了,大声呼救的时候,前行仍未停止。

    夏晨虽为初哥,但好歹受过岛国片的洗礼,略一试探已深明真谛,无师自通的耸动起来,下身紧密的包裹让他整个灵魂都在欢呼雀跃,浑身的细胞都在颤栗发抖,无边的快感传遍全身,让他整个人变得极度亢奋起来。

    小芳身为一个女孩子,又是第一次,不仅被人强行进入,而且还是个失去理智身强体壮的男人粗鲁的强行进入,她本来就身娇体弱,哪经得住这种折腾,没多久已是满头大汗,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拼命的咬紧牙关,期待这地狱般的时光早点过去。

    夏晨的动作越来越快,幅度也越来越大,一下下都尽跟没入,毫不怜惜的锤击着那片神秘的处女地。

    ……

    也不知过了多久,伴随着一声高亢的喊叫,夏晨颤抖的把生命精华全都注入到小芳体内后,才停止了动作,无边困顿袭来,他沉沉的趴了下去,只把家伙还留在小芳体内,一下下抖动不止。

    小芳已是面色惨白,她使尽力气也推不开夏晨,身体的疼痛架不住无边的困意,也就这么睡了过去。

    “咣咣咣!”

    激烈的敲门声,但屋里毫无反应,紧接着,房间门被钥匙打开了,几个女警冲进房间,一见床上情境,便已心中明了,她们把夏晨从小芳身上掰开,望见夏晨的家伙时都是心中一悸,又看看床上那猩红一片,顿时把夏晨八辈祖宗都骂遍了。

    最惊讶的莫过于一个漂亮的女警,她在夏晨翻过身之后惊呆了,捂着嘴不敢做声:“怎么会是……他?”

    “小曼,快帮这女孩把衣服穿上,你在干什么啊,小曼,小曼……”另一个女警拉了拉柳小曼的胳膊道。

    柳小曼这才回过神来,又看了眼夏晨的下面,才咬着牙啐了一口:“哼,夏晨啊夏晨,我真是看错你了,原以为你是个有情有义大公无私的男子汉,没想到竟是一个卑鄙无耻龌龊的小人,连,连这么恶心的事都做得出来!”

    几个女警帮夏晨和小芳穿好衣服后,带走了小芳,留下了夏晨,接着进来几个男警,他们拍打几下夏晨的脸,夏晨才幽幽醒来。

    他之前身体滚烫,意识不清,但和小芳做那事的时候越做身体温度越低,意识也逐渐清醒,直到他喷射出生命精华后,体温已经恢复到正常人的水平,意识也清醒了,只是无边困顿让他睡去而已,现在被警察这么一拍打,就醒过来了。

    “嗯,怎么回事?”夏晨望了眼房间,又望了眼一圈的警察:“你们要干什么?我犯法了吗?”

    “你当然犯法了,还犯了很严重的法,你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事了吗?”一个中年警察目露凶光,厌恶的说:“把他带走。”

    “做过什么事?”夏晨双手已被铐住,脑子还没回过神来:“我没做过什么啊,啊……难道,难道之前不是做梦?”

    夏晨一直以为是在做梦,在梦里他破了处男之身,非常的爽快,难道那不是做梦吗?

    他这才紧张起来,如果不是梦,那个女孩又是谁呢?

    难道,我真的犯了强奸罪吗?

    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