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一个巴掌

东海一虾兵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仙路修真最新章节!

    老者的一句魔音轮让在场的许多修真者面色剧变,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侵入灵魂的颤栗,听到老者的话以后,所有的供奉齐身飞到项广的周围,在原本的重山御阵上再加一重。

    “重山大阵!起!”

    随着众多供奉的低喝声,原本土黄色的山峰虚影再次绽放出光芒,范围也随之扩大,在山峰的周围又有几座山峰凝聚出来,防御的力量比之刚才强上了许多倍。

    这才算得上的是完整的重山之阵,此阵可以随着参与阵法人数的增加继而继续的提升威力,但是书库当中的供奉已经全部参与到了此阵当中,可是凭借着现在的防御能力,那位认出了魔音轮的老者并没有绝对的希望能够挡住魔音轮的进攻,毕竟这件法宝的名气太大了。

    阴柔男子对于脚下的大楚供奉的举动熟视无睹,只是一脸痴迷的看着自己手上那件暗红色的轮状法宝,整件法宝像是一个被压扁了的人脸,一个臂骨状的黑色握柄,周边有着暗红色的火焰状的锯齿,暗红色的主体中间有着一个惨白色的骷髅脸,骷髅脸整体狭长而扭曲,像是在绝望的哭嚎一样。

    “就这点人数的重山大阵也想挡住我魔音轮的攻击,老东西,你未免有些太想当然了吧?”

    阴柔虐男子嚣张的话却让老者面色一暗,这里的人只是听说过魔音轮的恶名,而自己却是亲身经历过魔音轮的恐怖。

    在一百多年以前,故土大陆上一个小型的门派中出现了一个天才修真者,他天资绝伦,修炼速度极快,而门派的长辈也对他非常的喜爱,将他当做未来的掌门来全力培养,这位天才修真者也非常喜爱他的师门,感受到长辈的关怀以后,更加的刻苦修炼,希望能够振兴门派,对得起长辈们的栽培。

    本来一切都再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往往悲剧就在不经意将产生,这个修真者所在的门派在有一天意外的发现了自己的门派下方存在着一个灵石矿,而且品质还不错,在灵气稀少的故土大陆上发现了一座灵石矿,对于这个门派来说意味着振兴的希望,但是这个灵石矿的存在最后却不知为何走漏了消息,为这家门派引来的灭顶之灾。

    故土大陆几乎所有的修真者都聚集到了这个门派的所在,就连海外修真者中也有不少的人想要份上一杯羹,这其中尤以三大门派的弟子为最,直接编织了一个莫须有的理由,然后就带领众多修真者屠杀起这个门派的所有修真者,而那位天才弟子也在绝望的怒吼中消失无踪。

    “此仇不共戴天!此恨铭记于心!他朝若我归来时,杀尽三宗弟子绝!凶魂助我成魔路,血染苍天屠众生!”

    天才弟子在消失之前留下了有这句蕴含着血泪的誓言,而在三大门派弟子的带领下,众人将这所灵石矿瓜分完毕,心满意足的飘然离去,至于那位天才弟子消失之前所发下的血誓,一个丧家之犬,没有人会在意。

    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了十年,而在这十年中不论是故土大陆还是海外的修真者都早已忘记了曾经有个门派因为一个灵石矿而被他们满门屠杀,但是有一个人没有忘记,不共戴天之仇,铭心刻骨之恨,他朝若我归来时,杀尽三宗弟子绝!凶魂助我成魔路,血染苍天屠众生!

    十年之后,故土大陆开始陆续的有凡人或者是修真者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经过多方的查探以后也找不到任何的踪迹,而且这样的事情还在接连不断的发生,失踪的修真者和凡人也越来越多,故土大陆逐渐被一股恐惧所环绕。

    这样恐惧的气氛持续的数月,故土大陆的修真者集体出动,开始查找原因,可是仍旧一无所获,敌人就像看不见的梦魇一样,压在众人的心头,沉甸甸的难受至极。

    几天后一个修真门派全员失踪,震惊了整个故土大陆上的修真者,周围的村落也同样是人影全无,门派之中除了战斗的痕迹以外,居然连一丝血迹都没有,故土大陆一时间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这样的情况被海外三宗的修真者知道以后也派遣弟子来故土大陆调查情况,然而这些弟子最终没有一人能活着回去,而人们也终于知道了凶手的真面目。

    当日发出血誓之人在消失了十年之后终于回来了,而当日所发的誓言也终于被人们所记起,“他朝若我归来时,杀尽三宗弟子绝!”

    海外三宗的弟子来到故土大陆调查修真者失踪的事件,却遇到了那位得到了消息,已经坠入魔道的天才弟子的追杀,人们终于知晓的凶手的身份,而魔音轮的恐怖也第一次展现在了世人的面前,“凶魂助我成魔路,血染苍天屠众生!”天才弟子终于开始兑现当初的誓言。

    出去调查的弟子竟然悉数被杀,海外三宗震怒,继而又派遣了修为更加高深的弟子在派中长老的带领下,杀向故土大陆,誓要铲除邪魔而那位天才弟子也不在掩饰行迹,明目张胆对故土大陆的修真者展开了残酷的追杀,魔音轮的恶名也开始传播开来。

    三宗的弟子到达了故土大陆后和这位已经入魔的天才弟子再次展开了一番大战,结果却是以惨重的代价换来了对方的重伤逃遁,剩下的修真者也无力展开追击。

    天才弟子花了十年的时间刻苦修炼,早已成为了金丹巅峰的修真者,只差一步就可以碎丹成婴,厉害非常,三宗终于决定集体出动,带领海外修真者联合故土大陆上的残余势力对这位天才弟子展开了围杀,最终经过一番惨烈的战斗后,将重伤的对方围困在了一座大阵之中。

    被愤怒和绝望所包围的天才弟子居然在重伤的情况下碎丹成婴,突破到了元婴期,但是却也因此而走火入魔,在一声怒吼之中轰然自爆,拉着三位主阵的元婴期老怪和近百位修真者集体下了地狱,而法宝魔音轮也在那场自爆中下落不明,所有的人都认为它和自己的主人一起自爆了。

    这是属于整个凌元星的一场浩劫,但也是凌元星的修真者自己种下的恶因,因为一个灵石矿造成了数百修真者的陨落,故土大陆和海外修真者因为这个充满了羞辱的原因集体的选择了沉默,对于整件事三缄其口,整个凌元星的年轻一辈没有人知道曾经有个连姓名也没有留下的人,在这里留下了无言的恐惧。

    老者也是在那次战斗的余波中受了暗伤,结果无缘金丹,百多岁的人了到现在也还只是停留在筑基期,看着空中阴柔男子手上拿着的魔音轮,记忆中恐惧的画面再次闪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阴柔男子看着脚下已经成型的重山大阵,脸上露出了残酷的笑容,将手中的魔音轮对着下面一挥,一道血色的光辉洒落而下,目标居然不是重山大阵当中的众人,却是地上已经死去的刺客和护卫的尸体。

    血色的光辉洒落到了那些尸体上面后,尸体立刻有了反应,居然齐齐的开始软化起来,然后化作了一滩血水,阴柔男子看到后又是一笑,手中的魔音轮接着一挥,地面上的血水却像是受到了召唤一样,聚成一股飞向了天空中的魔音轮,落在了那只骷髅人脸的口中,而那只骷髅人脸也在众人惊恐的眼神下做出了吞咽的动作,咕噜咕噜的声响中将这些血水一饮而尽。

    此时地面上除了散落了衣甲以外,竟然连一丝血迹都没有剩下,干净的犹如刚刚打扫过的一样,老者看着眼前熟悉的画面,脸上泛起了苦涩的笑容,没错,以往失踪的凡人和修真者都是被这件魔音轮吃掉的。

    “呵呵!还没有吃饱吗?或者说你永远也吃不饱吧?”

    痛苦的声音响起,阴柔男子的脸上冒着冷汗,显然是在忍受着什么,此刻他握着魔音轮的手臂上正有着一根根暗红色的血丝缓慢的向上蔓延。

    “这就是使用你所要承受的代价吗?好像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般严重啊,项广,今天注定是你的死期,不过你不用感到寂寞,黄泉路上会有不少人陪着你的!”

    阴柔男子说完将手上的魔音轮对准了大阵当中的众人,将自己的真元输送其中,催动起了这件法宝。

    受到阴柔男子真元的催动,魔音轮上暗红色的火焰锯齿缓缓地转动起来,中间的惨白色的骷髅人脸居然开始变得生动起来。

    “所有人紧守心神,噬魂魔音要来了!”

    呜!呜!呜······

    诡异的声音突然从骷髅人脸的口中传出,这声音似女子哀怨的低泣,似野兽绝望的怒吼,似婴儿烦躁的哭号,声音传出后伴随着一股无形的音波撞向了守护着众人的重山大阵,轰隆隆的声响之中,重重山峰的虚影晃动起来,几位供奉齐齐突出了一口鲜血,神色有些萎靡。

    “坚持住!千万不要让魔音撼动了你的心神!”

    老者继续大吼,但是阵中的情况却是不容乐观,主持阵法的供奉还说,他们毕竟也是修真者,抵抗的能力自然强上不少,但是那些护卫和江湖人士却是惨了,一个个抱头哀嚎,那道诡异的声音就像是钻入到了脑袋里不停的搅动一样,让人痛不欲生。

    项广也是脸色惨白,腰间的玉佩此时正散发着奇异的光芒护主自己,身边的太监则小心的搀扶着他,这个不起眼的太监居然还是个修真者,至于周彦,早就在地上哀嚎了。

    “哈哈!哈哈哈!魔音轮的威力果然名不虚传,项广老儿!安心去死吧!”

    继续对着手中的魔音轮输送真元,一道噬魂魔音再次发出,撞向了下面的重山大阵,又有几位供奉口吐鲜血,阵内众人的哀嚎之声更甚,剩下的人脸色惨白,眼神中闪过一丝绝望。

    阴柔男子仰天狂笑,这种掌握众人生死的感觉让他迷恋不已,而那手臂上暗红色的血丝也在继续的向上衍生着,就在他想要一鼓作气的将下面的人统统击杀的时候,一道恼怒的声音突然响起,甚至盖过了他手中魔音轮所发出的噬魂魔音。

    “吵死了!你这只苍蝇!”

    一只巨大的手掌在阴柔男子的头上迅速凝聚而出,而后在其诧异的目光中轰然落下。

    <a href=>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